tianshengqs

拖着摩卡杯的supergirl:

两只一趟AU世界回来,穿衣风格就这么改变了吗?

nicole那个开胸衣,小妹这个大外套,真的是你们自己的吗?

真的让我不得不遐想啊

还有小妹这个腰带,好不容易有一次腰带,不开船真的好吗?

算了还是不要期待了


附赠一张毫无惊喜的收视率图


官方的wayhaught AU (aka哪個世界都是互相吸引的wayhaught)

#狙魔女杰# #wayhaught#她们命中注定相遇相爱相守,不论在哪里。

wen:

剛在搜集wayhaught的gif準備更新的時候,


我才發現,原來好久沒寫wayhaught寫得那麼高興了~


有種久違的亢奮(?)


211像是進入了同人的世界,不過是官方寫的AU~


而且看到了wayhaught在哪裏都是會被互相吸引!! 還要是官方認證!!


所以看211簡直看得心花怒放啊~


(Wynonna對不起我知道你消失了~不過不要緊啦,這集大家都是在救你的)


那麼開始我們211的wayhaught研究啦!


(圖源: Tumblr)




是說看完之後我在湯上啊YouTube上看大家的留言,


多數都是覺得像fanfic,看得很高興


但也有相反意見覺得像fanfic所以不喜歡


我自己其實蠻喜歡的,


試想想,有多少劇會拍像同人的平行時空?


簡直就像自己寫的同人被官方拍了出來!!


由Kat和Dom演出!!!


其實真的很難得啊~


再說前面兩集被EA她們傷害夠了,


所以這一集像同人一樣補償了我覺得很棒~




回正題,Wynonna在上一集被消失了,


形成了一個沒有Wynonna的平行時空,完全沒有出現過的痕跡,只有不小心碰到獎盃的Doc記得。


首先要說說的是平行時空裏的人物關係。


雖然一開始就寫Waverly要結婚,但很高興是寫和Perry結婚而不是和Champ。


這說明了平行時空大家的關係是不同的,Waverly還是先和不那麼喜歡的人一起,但那人不一定是Champ。


可是讓她墮入愛河的始終是Nicole Haught,這是在哪個世界也不變的。


這真的好棒!! 你看看Rosita和Doc是如何?


所以說命中注定的wayhaught真的很棒~




那麼我們來看看AU的Nicole


(天啊~平行時空的Nicole是警長!! 不是Officer啦~)


Sheriff Haught在工作上依然非常能幹。


然而當快要中午12點的時候.....




Sheriff Haught趕緊裝扮一下~




12點




只見警長掩不住的笑意



原來是Waverly準時出現~


(再見穿Shorty's半截T恤的waves! *v*)






(oh my god, Nicole, you're so gay for Waverly)


這裏要讚的除了是為了見Waverly每天都點Shorty's外賣的Nicole外,


還有那麼準時的Waverly! 我覺得這已經不是專業能形容,大概Waverly也很期待送飯給Nicole?




我們再來看看愛能讓你做什麼www




W: Your regular chicken salad but I added pickles, do you like pickles?


(你一貫點的雞肉沙拉不過我加了酸瓜。你喜歡酸瓜嗎?)




呆了1.5秒的Nicole


N: Love'em


(超喜歡的)


哈哈哈哈這裏強裝瀟灑說超喜歡的Nicole好好笑~



不識趣的Lonnie走了過去問Nicole要不要酸瓜~


(你明明不喜歡啊?)


少年,you know nothing about love~


N: Well, I do now


(我現在喜歡了不行嗎)


哈哈哈哈為了不浪費Waverly一番好心強行收下不喜歡的的酸瓜,


Nicole你好偉大~~




那麼在211初次接觸的Wayhaught其實已經暗藏火花


準備結婚的Waves看到Nicole戴的戒指




Waves覺得Nicole的戒指很簡潔,她很喜歡




(喂喂喂,正常會這樣去摸別人手上的戒指嗎?w我已經感受到火花的開始)






Nicole表示可惜婚姻不是那麼像那戒指簡潔


平行時空的Nicole依然是和Shay結了婚,但看樣子也是分開狀態。




喔喔喔這裏好棒,你們看看Nicole在摸回Waverly的手~~! *v*


雖然她們的對話都是圍繞快和Perry結婚的Waverly


但不難看到Waves和Nicole非常凌厲的化學作用!




你們的眼神>///<


不過哪個世界也好,Haught也是默默地守候著Waverly啊,雖然還不是和Waves一起。




在湯上看到一個有點心痛Waverly的


就是說到她生日的時候


基本上Earp家的人好像都不記得Waverly的生日






雖然有那麼一點點像痴漢,但Nicole緊記了Waverly的生日。


Nicole把Waverly每一個細節都放在心上TvT好感動啊




接下來就是令人津津樂道的"I'd do a lot of things to you"


哈哈哈哈真的很有同人的感覺,居然拍出來了,效果還非常的好~好棒!


Waverly想Nicole運用她的權力去調查Iron Witch,但又知道這是要專業的Sheriff Haught犯法。


但我們的警長是非常熱心服務大眾(尤其是Waverly Earp)的! 所以她說她可能可以不小心去調查一下之類


Waverly聽後非常驚喜



W: You'd do that for me?


(你會為了我那樣做?)


N: I'd do a lot of things to you


(我會對你做很多事情)


W: For...for me?


(為...為了我?)


N: Yeah, that too


(對,那個也是)


噗哈哈哈哈哈哈Nicole!! 並沒有收回第一句話啊www


而且有點窘迫的樣子好可愛~~


然後Waverly這樣說




W: You know, Sheriff Haught, you always smell like vanilla-dipped donuts. They're my favorite


(Sheriff Haught你知道嗎?你總像香草甜甜圈一樣香甜。我最喜歡它們了)


Waves真的很可愛啊啊啊


這裏Waves還沒認清自己對Nicole究竟是什麼感情,但很明顯就是很喜歡她~


你看,無時無刻都看到Waverly對Nicole愛慕之心!




W: Oh, god! You're so cool, Haught.


到後面她們危機處處時,Waverly終於發現了她對Nicole是什麼感覺


還要是和Perry說XD



W: Also I think I'm gay? Call you later.


(還有我覺得我好像是彎的?回聊~)


哈哈Waverly一副"啊,不小心就說了"的表情


我們Sheriff Haught聽到後非常的高興~~




然後Waverly提出唯一可以救出Wynonna的方法,


就是把獎盃連同自己一起炸了


Jeremy聽到自己也要被炸死當然是不想~


(他沒記起Wynonna所以也不知道她們要幹什麼)


可是Nicole表示



"Where you go, I go"


好像看到了正劇裏Nicole說as long as you want me to, I will be by your side那裏


Nicole的堅定讓Waverly受寵若驚


然後Waverly決定要把全部東西炸毀的時候把Nicole拉過來,吻下去



無視外面的槍林彈雨,還有不知所措的Jeremy


就像世界只剩下Wavelry和Nicole兩人忘我地親吻。


雖然好像很老套但我其實很喜歡耶www



(可憐的Jeremy哈哈哈哈)


感覺就是雖然危機處處但有你在身邊就可以


而且不知道怎樣的我覺得拍得很美啊~


在AU裏踏出第一步的也是Waverly


這樣的設定很棒


然後Waves她們成功,回到了現實世界


Nicole看到Waverly馬上為之前所有事道歉,而Waves不讓她說,馬上親了上去


Tumblr上眼尖的小伙伴發現Waverly親上去後,


Nicole把Waverly摟了過來,讓二人更親密



好棒>///<




那麼就是官方AU的wayhaught~!


居然碼了那麼多字....圖也不小心越找越多


不過真的有點回到鬧劇前的感覺


這種關係才是我們喜歡的wayhaught


呼...可以安心睡覺了。

where you go I go

不论现实还是任何一个平行世界,她们都会相遇相爱相守,她们都属于彼此。

拖着摩卡杯的supergirl:

where you go i go....
想起了肖根的if you die i die too
还有拯救希望里
wherever you go ,i will go .
wherever you die ,i will die.here I will be buried.
这都是gay版的you jump i jump 啊!!!


无论哪个世界都可以为waverly放弃生命的小警察真的不能更赞了
无论哪个世界都会因为爱上小警察而放弃自己现有关系的waverly也不能更赞了!


kat采访有提到,很喜欢这一幕,即使nicole还和shae有着婚姻关系,即使waverly还有两周就要结婚了,她们还是会被彼此吸引,爱上彼此。。。
无论哪个时空她们都会找到彼此,相知相爱相守。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WYNONNA!!!” 章五:导师

aegon1993 (白灵):

Nicole C. Haught 第一次见到Melinda May时,Nicole 7岁、而Melinda May 则是34岁。


“家属禁止”


Great… Nicole已经在脑海里想像出老哥念叨自己的画面了…


“如果妳想要玩游戏的话,这栋训练大楼对街的转角就有个游乐场,你可以去那里玩。”

可是早就完成所有作业的Nicole实在觉得无聊、老哥Lincoln C. Haught又被叫去开会了… 更何况当Nicole一路晃到训练大楼时,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既然如此,何不趁这机会进去玩玩?)


小Nicole一边穿越各种自己叫不出名称的训练器具,一边傻傻地踢向各种她认为自己可以踢动的健身器材。结果却在一个比她想像中的橡皮球上踢到了铁板… 差点爆粗口,


“Shoot!好痛!” Nicole的手下意识的抚向自己的耳朵,(好险老哥不在,不然肯定又要扭我耳朵了…)


角落里摆满好几台跑步机,乒乓球台桌、网球场、排球场,甚至连羽毛球场都有!(虽然现在没有人可以跟自己玩…)

本来一脸失望的Nicole下一秒眼神终于亮了起来,

(太好了!我要试单杠!)


虽然花了一点时间,但是小Nicole还是成功地伸手抓到第一条单杠。她使劲地晃动小脚,让身体前后摆动,才刚放手要抓下一条单杠时却… 手滑了!Nicole惊恐地用还抓着单杠的那只手试图把自己拉起来,可是… 力气还不够大!

下一秒,Nicole突然感觉有一双手撑在自己腰上…

“Whoa! I gotcha!”



要不是那双手轻轻的把自己放在软垫上,不然Nicole肯定会照Lincoln教她的防身术胡乱踢一通。双脚接触地板后,Nicole转身、将在原地地看着刚刚救她的…女士。


(这位女士…好高啊~~)


黑色齐肩短发配上神采飞扬的棕色双眸,身穿干练的白衬衫与黑西装,胸前挂着一对黑色军牌项链,

“你没事吧,小朋友?”

“我,uh…”

“你…没受伤吧?” Nicole呆呆的让眼前的女士把自己转来转去、手足无措的搔头自语,

“老天… 我受的训练可没有跟我说要怎么照顾小朋友…” 女士把手放下来后再次把注意力放到眼前小女生身上,Nicole终于摇头以示回应,

“我没事。”

“太好了,” 大人歪头看着Nicole,下一秒朝小朋友伸出手,“我叫Melinda,你叫?”

“Nicole,” 她像个Haught一样挺起腰板,“谢谢你救了我,我刚刚手滑了。”

“别气馁,你再大一点就可以独自完成了。” 大人小孩握手后,Nicole思考自己到底该怎么跟Melinda说:她想要再挑战一次,她要向单杠证明自己!

Nicole回过神来才发现,刚刚Melinda在问自己几岁了。


“七岁半。不好意思、请问我可以再挑战一次吗?”

“胆子挺大的小家伙~” Melinda抬起头来评估了两人头顶上的单杠,“这样,你要挑战可以,但是我会在下面帮你。”

“我不用帮忙!” 小Nicole脱口而出,却又下意识的看向头顶的单杠…


(怎么单杠好像越来越高了…?) 下一秒Melinda突然笑了出来,

“怎么?” Nicole不服气地问道,

“没事,只是想到妳跟当年的我好像。” Melinda伸手指指单杠,

“如果妳还想再挑战一次的话,就快上去吧。” 这次Nicole小心地爬上梯子,伸手抓住了第一条单杠。


“你是我老哥的同事吗?” Nicole深吸了几口气后用全力甩向下一条 (虽然中间晃了几下…),靠着纯粹的决心,她把自己拉起来后又准备甩向下一条。

“我正想说为什么你让我想起Lincoln、原来是Haught家的人,”Melinda点点头,“没错,我跟你哥的确是同事。不过你哥哥其实是我分队下的探员。”

“你分队下的探员?那你就是他的老板吗?!”

“我其实是他的队长、不过你也可以那么说。”

“所以…你说什么Lincoln就做什么…?” Nicole挂在半路上,上下打量了走在旁边的Melinda。单杠旁边的大人感受到一对小眼睛的注视,不禁笑出来的回问,


“怎么?小家伙、你手酸了吗?”


(手… 确实很酸,) Nicole艰难地抬起头,瞥见自己已经接近单杠尾了…

(我可以办到…我真的可以办到!!) “我没事,” Nicole继续晃动身体、抓向下一条单杠,Melinda持续地跟在下面。

“如果你是我老哥的队长…这表示我也可以为神盾局工作然后当队长吗?”

“从你还吊在单杠上来看、我确信你的毅力在未来妳可以做任何妳想要做的事。” 喘又满身是汗的Nicole终于把自己晃到最后一条单杠,“好,” 她转过头满意的看着另外一端的单杠,“那以后我也要为神盾局工作。”

“然后当队长吗?” Melinda鼓励的笑了,

“Maybe,” Nicole脱力地双手双脚爬下单杠,“我需要把自己训练得更好更强,” “可是Lincoln说过我不该出现在这训练大楼里…”

“Doctor Haught是对的,你可能会突然伤了自己。”

“我是不是闯祸了?” Nicole望向大门口,想像老哥念叨自己的情景… 


(妈妈咪呀!)


“我想这一次我们可以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 Melinda看了看手表,“我想我没记错的话,你哥哥的简报会议应该已经结束了、他应该在前往探员餐厅的路上。” “我听说了今天餐厅提供的甜点是薄荷巧克力冰淇淋,来几球冰淇淋庆祝你对单杠的胜利如何?”

“好啊,我想要冰淇淋!”

“好极了,然后我得向上级报告来训练场安装密码锁,以防其他小朋友进来伤到自己。” 说完Melinda向Nicole伸出自己满是厚茧的手以示邀请,

“来吧,你的胜利冰淇淋正在等着你。” 一大一小两人肩并肩地向基地住宅区前进。



因为Doctor Lincoln C. Haught的原因,导致Nicole所受的正规教育都是片段式的、她小时候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神盾局的基地中长大的。每次刚住在基地中一小段时间、又得跟着Lincoln驻扎到下一个基地去。她也没办法跟其他在学校认识的 “朋友” 说老哥是个高阶探员… 只能边造出一些军方家属的老套借口。好在在各个基地里,Nicole学到的一切都是她认为最有用的知识技巧。


整整10年的时间,除来在学校接受正规的生化学教育、其余的时间Nicole跟在各个探员后面,从他们身上学习一切情报人员需要熟练的技巧。


九岁:从Pat Gunner身上学到该怎么精准的掷出飞刀,


十一岁:从驻扎在慕尼黑的Dr. Jane Foster身上学了宇宙空间学理论,


十三岁:第一次手握探员配备手枪打了第一发子弹。

其他探员们则是教了她该怎么拆解炸弹(理论上啦…希望未来不会碰到拆炸弹差事)、防身术还有其他零零总总Nicole认为远比正规课业有用的技巧。


十六岁:生平的第一堂驾驶课是在神盾局犹他州分部的障碍场上练习的。


十七岁:第一次驾驶雪佛兰的Corvette做了44岁Melinda的司机,往返神盾局英国伦敦跟布莱顿分部。


原本探员们还会对经过的Melinda跟Nicole都会低声细语… 黑色探员服还有T-shirt跟雪洗牛仔裤成了强烈的对比。师生两人照样忽略自己招来的眼光,久而久之、所有探员们也习以为常了。


“WYNONNA!!!” 章四:为了大家

aegon1993 (白灵):

(时间点:手术后15分钟)

当Nicole从手术室被推出来时、Waverly根本没有机会好好看看自己的警察女友… 本来跟在主刀医生后面想说会比较有心理准备、就算刚到病房时已经哭过一遍了、可是,病房布帘一拉、Waverly又觉得有只无形的手紧抓着自己的心、压着自己喘不过气。

映入眼帘的是,全身布满电线的Nicole就这样躺在病床、身旁围绕着各种医疗仪器… Waverly甚至一度怀疑躺在床上的是不是她的警察女友…


Have a nice time hurting the people you love…


她试图靠近Nicole,可是却被设备给挡在中间… 扶着病床走到另外一边好不容易再次看清楚手术后的Nicole。


她爱的Nicole就这样躺在病床上,红色短发就这样散在头旁,要不是她鼻子里插着医疗管线连接到一台呼吸器协助她呼吸、胸口包扎着纱布、贴着各种电线监测她的心跳、还有粉碎性骨折的双手就这样打着石膏地放在身旁。她平静地就像在睡觉一样。

Waverly一手顺着那头原本该是柔顺的短发、可是现在却渐渐地被汗水给浸湿、眼睛不禁溢满泪水地再次往下看…病床被子底下的她穿着病人袍、衣袍底下还可以些微看见Willa那一枪造成的的瘀青… 本来Waverly并没有注意到医疗仪器发出的声音,但是现在…好像每一台都在制造各种声音朝自己蜂拥而来,她再也控制不住地流下愧疚的眼泪。


Have a nice time hurting the people you love…


(我又有什么资格那样说Nicole、要不是因为…我,) Waverly放手抓了一旁的访客椅移到病床旁,轻轻地擦干Nicole被汗浸湿脸颊,

“宝贝… 你醒过来好不好?我还有好多事情想要跟你说,还有好多个第一次要跟你完成…”

Wynonna, Doc还有Dolls都站在门口温柔地看着Waverly坐在Nicole病床旁边,Earp家姐姐不知道该怎么小声措辞以免让Waverly更担心Nicole的伤情… 

“医生没有跟Waverly说Haughtstuff体内的寡妇毒素吧?” 两位男士都摇了摇头,分别表示他们要去追踪罪魁祸首黑寡妇Mercedes… Earp家姐姐很是挣扎地考虑要不要告诉Waverly… 刚刚Haughtstuff在小妹被自己的恶梦吓醒之前,额头被毒素疼到冷汗直流的向自己地请求…


“AH!!!” 本来正在孕妇小眠的Wynonna突然听到病床传来好大一声痛哼后轻手轻脚地把Waverly的头枕在访客躺椅上、试图不要吵醒baby girl后,站在来定时检查Nicole伤情的主刀医生旁,


“她怎么样?” Wynonna看着Nicole被寡妇毒素疼的眉头紧闭、脸色惨白,快速转头向医生说,

“快给她打止痛跟镇定剂!” 然而主刀医生居然给自己奇怪的眼神,Wynonna翻翻白眼地找出自己的探员警徽,证明自己.. 不是来闹着玩的。等医生离开病房后她立刻把注意力转回到Nicole身上,因为红发警察发现了Waverly也在病房里,正在压抑她的痛哼、试图不要把Waverly给吵醒…


“Wy… Wynonna,如果情况恶化的话…” Wynonna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挣扎想要把字组成句子的Nicole,

“这还不叫恶化?!” Nicole稍稍地笑哼、挣扎地调整呼吸,

“就这一次Earp、让我说完好吗?”

“到紧要关头时... 我不想成为大家的负担,我、我也不要医疗机器支撑我的生命… 而你我、都清楚知道Waverly不会就这样放手让我离开,” Wynonna皱皱眉头听出了Haughtstuff言语下的暗示


(时间到的时候,我要妳拔掉我的维生系统…)

“Nicole,请不要叫我做这种事…”
“求求你、我知道我可以相信你。妳、妳也是她唯一会原谅的人…” Wynonna叹了口气,“好吧、我答应你,”
“谢、谢谢你。”

“但是现在,你需要止痛跟镇定剂。这样寡妇留在你体内的毒素会流得比较慢一点、Jeremy,Dolls跟Doc已经带着刚刚主刀医生从你伤口静脉抽出来的血液带回BBD去研制解毒剂了…” Wynonna鼓励的说,一旁的主刀医生带了药剂回来,准备打在局长代理人吊的点滴里,

“为了Waverly、为了Nedly、为了大家… 天杀的、甚至是为了我,尽你所能地撑下去好吗?大家都在想办法…” Wynonna试图让气氛轻松一点、摆出了自己最可爱无辜的puppy dog face央求,

“你不会丢下我,就这样让我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去酒吧喝酒吧…?” 

只见在药力作用下,Nicole缓缓地把眼睛闭上睡着了。


******
(时间点:手术后30分钟)

“Earp!” 去而复返的Nedly沿着医院长廊而来,一手抓着他的牛仔警帽、另一首抓着一小小叠资料。“Officer Haught现在怎么样?” Wynonna摇了摇头,
“老样子,刚刚她被痛醒后、我叫医生给她止痛跟镇定剂了…” Nedly叹了口气,“看起来情况比我想像的还要糟糕…”
“我已经通知了Officer Haught在华盛顿D.C. 的家人,他们说会派她们的人还有药品过来协助,” Nedly伸手把手里的那叠资料交给了Earp家姐姐,

“这是我手头里跟Officer Haught有关的有限资料,你看完后交给Waverly看看吧,这样你们也好有些准备…” 说罢伸手戴上警帽后便要转身离开病房,丢下满脸疑惑的Wynonna回去执勤了。
“Nedly, 等等!什么叫有限资料?什么机密安全等级7啊?还有你上次说的Triskelion又是什么?”

“嘿,Baby girl…” 虽然手里拿着跟Haughtstuff的相关资料让Wynonna很想偷看自己喝酒伙伴到底是谁… 但是基于礼貌,Wynonna还是压抑下自己的好奇心,回病房把资料递给了Waverly。

“Nedly刚来过、留话说他们警察的工作程序要求他联系Haughtstuff的亲属过来。他已经联系上了,说他们会派人还有药品过来看Nicole…” Waverly接过了资料,

“Nedly说这些有限资料先给我们看,让我们好有心理准备。” Waverly看了封面,才正想问Wynonna却立刻被姐姐给打断了,

(什么叫 “有限” 资料?)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那句 “机密安全等级7” 是什么意思吧?” Waverly点了点头,Wynonna只能耸肩回应,

“Beats me… Nedly也没有跟我解释、所以我也不知道,” 说完后抓起放在一旁的厚外套,

“我去帮Doc还有Dolls追踪黑寡妇好让Jeremy研制解毒剂。” Waverly无神地听着姐姐说话,视线完全没有从Nicole身上移开过。Wynonna安慰地伸手拍拍baby girl的肩膀后就离开了病房。

(他奶奶的… Faux-cedes!除了我没有人有资格折磨警局里的人!)


虽然Waverly并不想把眼睛移开Nicole,可是下意识地,眼睛还是不尤自主地看向被自己放在一旁的那叠资料… Waverly不禁下意识地对自己说,

(好奇心杀死一只猫…好奇心杀死一只猫…好奇心杀死一只猫… 呸呸呸~)


可是回头想想,Nicole很少对自己说她的过去… 既然Nedly说要自己看这些资料好有心理准备,那现在看Nicole的过去应该…没关系吧?Waverly伸手抓过放在一旁的资料,封面有着一个老鹰的圆形盾徽、盾徽下面标示着:

Nicole J. Haught

机密安全等级7


“Dud,”

翻开资料夹后Waverly发现了里面掉出了一条项链,她好奇的弯下腰捡起来后,才发现握在自己手中的其实不是条项链、而是一对… 黑色军牌?Waverly翻过第一个军牌、上面刻着:

Haught

Nicole, J.

Feb. 12. 1991

S.H.I.E.L.D.

The Cavalry


Waverly皱眉头的看向第二个军牌,

Haught

Nicole, J.

Feb. 12. 1991

S.H.I.E.L.D.

Bio-engineer.


“S.H.I.E.L.D?” Wavery疑惑地低语,真的把注意力转到放在资料夹里的资料后,Waverly不禁苦笑了出来,“还真的是 “有限” 的资料…” 因为里面只有三张纸,一张是再正常不过的调职表格,而另外两张是… Nicole的毕业证书,


Nicole J. Haught

麻省理工学院

生化工程博士学位:Class of 2009 毕业



Nicole J. Haught

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

作战学院:Class of 2011 毕业


******
(时间点:五年前,Nicole Haught 21岁,所在位置:Agent Hill’s 外勤办公室、地点:机密)

“Agent Haught, 请问S.H.I.E.L.D. 的全名是什么?” 刚刚出完外勤的Nicole自信的向顶头的副局长Maria Hill笑了出来,

“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

“那么这个全名对你来说又代表什么?” 虽然刚刚的微笑稍稍拉扯到自己在外勤时眼角得的刮伤,但是这个问题…Nicole还是花了一点时间想了一下,

“意思是我们是最后的防线… 捍卫着我们的世界跟其他更怪的世界。我们尽其所能的压下那些诡异新闻,而我们做不到的话、我们出动以保护那些还没有准备好的平民。”


“WYNONNA!!!” 章三:”WYNONNA!!!”

aegon1993 (白灵):

“求你了,” Waverly的视线在她两位姐姐身上打转。“我爱她…” 哀求中透露出那不容忽视的痛苦和恐惧。她从来没有当面对Nicole说过,至少没有大声说到让她的警察可以听见。可是、这是第一次她开口承认、看进Wynonna眼里的纠结。


(Wynonna不会就这样让Willa开枪… 会吗?)


Willa继续倒数,每秒好像比原本要来得短…


Waverly感觉到她们的未来每秒都在流逝,她们的命运系在一跟枪管面前,随时都有可能夺走… 这几天她开始认知到发生在她生命里最好的事。


“好,”


简单一个字,Waverly感觉到自己被各种情绪淹没,她并没有认知到自己姐姐在说什么,她只看到Nicole眼里的放松… 她说服了Wynonna以炼狱镇的世界末日交换了红发警察的生命,她一点也不后悔。直到一声枪响响彻警局办公室… 子弹硫磺的声音伴着Nicole的身体因为近距离子弹的后座力撞在门框上后软绵绵的倒在地板上。


“不、不、不,” 即便膝盖因为礼服的珠宝装饰压得生疼、Waverly哭着快速跪到警察的身边把她翻了过来。当下她立刻发现了… 深蓝色制服下快速被猩红色的液体染得更深… “不!” 几乎听不到的低语、加上制服扣子被扯开的声音… 她看见了制服底下那件原本应该是白色的T-shirt被弹孔涌出的血液给快速染红。


“你为什么没有穿你的防弹衣?!”她哭着把手压在Nicole受伤的胸口,她可以感受到指间下的心跳… 越跳越慢。


Nicole看着Waverly… 巧克力色的眼眸失去了原本该有的神采、挣扎着想要在咳血间把字组成句子… “我早就知道… 爱上妳… 会是我的死节。”


Have a nice time hurting the people you love…


******

(时间点:手术后15分钟,)

“Nicole!!!!!!!!” Waverly吓得从躺椅上弹了起来,立刻感受到Wynonna把自己揽在一个压死人的熊抱里…

“Oh baby girl!你醒了!” Waverly转头发现… 她在医院里?!她晃了晃头、眨眨眼之后发现Doc也在… 自己真的在医院里… 她转回把视线看回Wynonna,“Nicole… Nicole人在哪?我刚刚梦见她被Willa的子弹打中了!” 她问道,


Wynonna看向Doc又悲伤地看回Waverly,“Waverly…” 她温柔地说道,Waverly慌了。“她在哪里?” 她看见Doc眼睛瞥向了旁边围起来的布帘后又回到Wynonna身上。Waverly的心沉了下去,


她脚麻地快速跳下椅子伸手拉开布帘,发现…她根本没有心理准备面对布帘围着的那位。


******


(时间点:手术前两小时,)

警局里的沉默就像一只无形的手掐着Waverly的喉咙… 现在已经离她向Nicole发那九条“夺命连环call”的短信、从她的回讯发现自己警察女友出事情时,已经过了… 多久?

两个小时之前Waverly从Shorty酒吧快速跟Rosita说再见后冲进了警局,


“WYNONNA!!!!!!!!!!!!” 


撕心裂肺地哭吼差点没把怀孕、馋嘴正想要吃甜甜圈的姐姐给吓掉在黑章局办公室地板上。好加在姐妹默契没有在小妹泪流满面时让Wynonna听不懂baby girl在说什么… 

听完Waverly的哭求后Wynonna立刻把甜甜圈放回盒子里、跑去找Nedly请求警力增援寻找她们目前处于 “失踪状态” 的局长代理人。


每一秒就像永恒一样… (Nicole… 你在哪里?) 下一秒Waverly抓起手机,

是Wynonna来电… (拜托,请跟我说你找到Nicole了…)


“嘿Baby girl,我跟Nedly还有其余警力已经搜到镇上的边界、找过所有可能的地点… Nicole都不在,” 

“不可能… 一定还有地方没有搜过…” Waverly脑袋里快速的旋转,思考Nicole还有可能在哪些地点… 她花了几秒才听见Wynonna说道,

“你知道… 她家我们还没有搜过…” Waverly立刻抓起车钥驶冲出警局,“我现在立刻赶去,你们跟在后面、还有快点打119 !!”


乍看之下,Nicole家外面平静的没有任何打斗痕迹。可是为什么Waverly感觉有只无形的手紧抓着自己的心、压的自己喘不过气?伸手推开大门之后、浓厚的血腥味让Waverly吓傻的站在门口,她转头后立刻发现了那血腥味的源头… 


Nicole… 


自己心里早已原谅的Nicole、


可是自己却气在心头上、拉不下脸向她说“我原谅你”的Nicole、


就这样失去意识地倒在自家门口…


残破的身躯软绵地靠在门框上、右手在失去意识之前肯定是在试图阻止伤口血流、左手软垂在身旁,胸口有两个弹孔、嘴角还有着干掉的血迹。身边还Nicole自己的配将、更讽刺的是她的手机停在自己送的那一封nasty message…


“不、天啊… Someone help me, please!!!” Waverly哭着手足无措地扶着Nicole软垂的身体、听见外面传来阵阵的脚步声,

“我们在这里!” 

“求求妳…撑着,撑着…” Waverly感觉到有股力把自己从强行Nicole身边拉开,

“NO!!!! 我不会再丢下她了!”

“Baby girl!你快点放手让医护人员评估她的伤!”转头一看,原来是Wynonna跟Dolls跟还有Doc试图把自己拉开来好让Nedly还有医护人员可以靠近Nicole。

“四发子弹,两发在腰间、两发在胸口。” 其中一位医护人员抬起Nicole试图清空局长代理人的呼吸道,

“把她扶正,”

“我探不到心跳、” 听到这里,Waverly瘫软地试图从姐姐的怀里寻求安慰,

“动作快、她已经失血过多了,” Waverly只能无助地看着Nicole被抬上担架送进了救护车


Have a nice time hurting the people you love…

 

******

(时间点:手术前五分钟:)

Earp家姐妹、Dolls还有Doc一路紧跟在Nedly的警车还有救护车的后面快速赶到了医院。Waverly才刚跳下车就听到Nedly对已经待命在急诊室门口的主刀医生说明Nicole的伤情,主刀医生边听边向身旁的助手下达指令。


“伤口时间约两个小时前、近距离四枪、两发胸口、两发腰间,”另外一位急救人员接着说,“心律过速、失血过多导致的低血压,我们已经尽快赶来了。”Waverly跟在后面听着眼泪又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一次四发枪伤情况不乐观,但是请放心我们会尽全力救治局长代理人。”


“Baby girl,”Wynonna伸手拉住下意识想要跟在Nedly后面进手术室的Waverly, “里面是医疗重地,你不能进去…”

“可是,”Wynonna伸手托住小妹的脸颊,擦去她脸颊旁的泪水,

“我知道你很害怕,但是你要相信医生们一定会尽全力救Nicole的,好吗?相信我、也相信他们…”


“插管治疗,把病人的衣服剪开。”

“探索性开胸还有剖腹手术开始,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取出卡在局长代理人身体里的四发子弹。”


Wynonna叹息的看着艰难地枕在自己大腿上的Waverly,转头看向灯还亮着的手术室…后又看向站在一旁焦急等待的Nedly、最后看回自己跟Nicole的Baby girl… 


(Nicole已经进去快四个小时了吧…?)


虽然自己是Earp家诅咒的传人,但是现在照样不信神不信邪的Wynonna不禁向所有神明的祈祷……


(Haughtstuff 不值得就这么离开…虽然前一阵子自己对她说了很不好听的话,我们Earp家对她亏欠太多了…) Wynonna温柔的顺着小妹的头发、安抚把自己哭到睡着的Waverly。


******

(时间点:四小时的手术完成)


“叮” 手术中的示意灯好不容易暗了下来,Waverly立刻从姐姐的大腿弹了起来、跟在Nedly后面冲到一脸疲惫的主刀医生面前、看到脸色死白的Nicole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

“她怎么样?” Nedly焦急的紧抓着他的警帽,

“伤势很严重,腰间的两发子弹分别打穿了她的胃还有其他器官、还有胸口的那两枪很靠近心脏。” 

“我们已经尽我们所能的进行抢救,可是… 情况还是不乐观,我们无法中和她体内的毒液、以至于我们无法进行更进一步的手术。” Waverly不敢想像她的Nicole这几天经历的一切… 只能麻木的瘫在手术室外的地板,


Have a nice life hurting the people you love…


“还有什么是我们能帮忙的?” Wynonna起身问到,主刀医生叹了口气后把注意力转到Wynonna身上,

“我们可以让她在这里舒服点,” 主刀医生转回Nedly,“但是局长你得做最后决定要不要用life support支撑她的生命,” 

“你的意思是说…已经没有任何事情是我们可以做的了?” Wynonna不可置信的问,

“我的意思是说,你们必须尽快通知她的家人过来…” 突然一阵小声地低语传进所有人的耳朵,只见Waverly哭红的眼睛看着所有人,

“我们就是她的家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很抱歉…” Waverly爬起来到主刀医生面前哭着问到,

“我可以看她吗?”


“可以,但是我不保证局长代理人会醒过来…” 主刀医生向Waverly示意跟在他后面后,Nedly转身对Wynonna说道,“我得去通知她在华盛顿D.C. The Triskelion 里工作的家人...”


“The Triskelion?? 名字听起来好高级...那是哪里啊??”

“WYNONNA!!!” 章二:说曹操曹操到

aegon1993 (白灵):

这几天… 要说自己没有一秒后悔那天、愤而丢下身后的爱人从Shorty酒吧离开,是假的。


*******

当用力甩上酒吧大门后、Waverly眨眨眼才发现自己…居然就真的这样把Nicole落在里面…

“Don’t follow me, Nicole!”


环顾四周、半醉半醒的Waverly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在夜晚时刻、不被酒精发力给绊倒的爬回自己Jeep的驾驶座上,双眼迷濛地低头看着手中已经被Nicole摸到有毛边的信封袋。


(检验报告…已经送到她那里这么久了…如果我没有这样“意外地”拿起她的背包,她还打算瞒我多久?) 


这个信封袋里,装载着原是自己这一辈子的骄傲。但是现在,这里面写的一切、一张纸、甚至是一句话… 就可以轻轻松松的把自己认知的一切给推翻。


(我到底…是不是个Earp?)


Waverly伸手把信封袋翻面,看着已经被小心细致拆开的封口… 也只有Nicole才有耐心这么细致的把信封拆开,除了Gus阿姨还有Doc,其他自己认识的人都喜欢暴力撕开,特别是老姐… 说什么暴力撕开…才有快感??


(现在,要到哪里看这报告?又或着,要看吗?)


Waverly想到刚刚Nicole给自己的警告 “一旦看了结果、你就回不去了,” 不禁苦闷的笑出来,还是回家吧…


回家?依照刚刚Nicole的反应、她连报告都不用看、就可以知道自己血缘上并不属于她自认 “爸爸” 的女儿、更不是Wyatt Earp的子孙,那又何必要回去那里呢?


回Shorty去?刚刚又赌气地厉声警告Nicole不要跟出来、现在就这么回去碰上她…自己情何以堪?


躲到BBD办公室去?可是在路上、或是在警局里一定会撞见刚刚那位让自己气得火冒三丈的女朋友… 


(还有什么选项…) Waverly只觉得脑袋越来越沉,

(以上的选项…)

(似乎都不可行…)

酒精发力的情况下,Waverly就这样怀抱着检验报告,在自己Jeep驾驶座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之中、Waverly只感觉突然一阵夜晚冷风吹进驾驶座,一双强壮的手臂将自己从座位上抱起来,自己下意识的把头安枕在这精瘦的肩膀,闻着这…好熟悉的体香,


(是谁?让自己有这种安全感?)恍恍惚惚之中、感觉到自己被移到后座舒服躺下,又被盖上一件厚实温暖的外套… (为什么这件外套质感自己好熟悉?算了、还是睡觉吧,)


几分钟的车程一路顺畅开的Jeep突然震了一下停在一旁。下一秒,Waverly感觉到一双手先确定自己的保暖,才将自己从后座抱了起来,自己又把头放回那精瘦的肩膀里,


“Hey,Wynonna… 我送Waverly回来了…”

“Hey, you! Wow, Waverly这是喝了多少啊?” Wynonna下意识地想要伸手接过自己的昏睡Baby girl、啪一声、Earp家姐姐小声哀号一下… 是被打了一下吗?

“你这孕妇,放手啦,还不去帮我开她的房间门?” Wynonna小声抱怨后以一个孕妇可以跑最快的速度上楼。Waverly感觉自己从原本这个精瘦怀抱、被换到另外一个厚实肩膀就被这样的抱上楼回到房间。

“嘿,你要不要进来坐坐?我给你弄杯威士忌暖暖身体吧?” Wynonna问,

“不了… 我先走了、她最近应该不想见到我…”

“诶?!发生什么了,你们小俩口不是都天天黏在一起的吗?”

“等她醒了、你..再问她吧、我先走了…”

“诶,等等!那你的车呢?你该不会打算就这样走回镇上吧?要不要我找Dolls…?” 

“不必了,如果你觉得他准备好之后,帮我把这份纸条给她…”

“喔…喔、好…” Wynonna摸摸鼻子,看着眼前把Waverly送回的这位,落魄的转身离开了自家农场。


******

“Hey,不好意思打断… 你们刚刚在讨论的话题。刚刚收到通知,有人发现了一具尸体。” 


Waverly费尽好大的力气、才没有再Dolls身上爆发,可是她也没有想到... 俗话真是说的好… “说曹操曹操到”。敲门声进来的就是这几天自己一直在躲的人…

还是那身黑色警用战术服、勾勒出了衣服底下常年训练的精瘦体型,红色短发衬托出了那原本坚毅阳光的脸庞… 可是现在,这张脸却只有悲伤跟疲倦可以形容。。。


“喔,你确定不是你偷了那具尸体把它藏起来,因为你自认为你有这个权利去做这个 “不该是你做决定” 的决定吗?” 才刚说出口,心理深处已然后悔、可是还气在心头上的脑袋却挺开心地看到Nicole一口气哽在胸口、僵在自己面前。


“为什么Nicole要偷尸体?” 天真的Jeremy才刚说完被瞪的乖乖闭嘴,

“你认为这尸体是黑章局地案子吗?”

“我认为这是 ”我们“ 所有人的案子…” 

(你当然会说是“我们” 所有人的案子…控制狂)


******

“你难道没有看到她弟弟的尸体被烧的体无完肤?!” Waverly转身面向…看似被Beth气得牙痒痒的Nicole,“你没看到那尸体就这样躺在那边的桌上?!” 她完全没想到做为警察的Nicole、竟然会这种Gardener 家的悲伤时刻对Beth挑衅…


“有时候谎言…也是种仁慈,”


只见Nicole转身、把Beth地还给她的纸杯放在一旁的办公桌上,

“Yeah, sure… 去他的 “谎言也是种仁慈” 这种说法。” Nicole费了好大的劲才接着说道、“我在你身上试过了… 看看我们两个,” 自己的警察女友就像泄气了一般…


(为什么两人再也不像从前地有默契了?)


“Waverly,还记得那位我跟你说过的女生、Tucker绑架之后带到你房间的那位?他想要那个女生就是你!” Nicole压抑的双肩不住地颤抖,

“相信我,如果你当时在场、看到他眼神里的疯狂,你绝对不会…” Waverly朝Nicole踏了一步、早就听不下去她话语里的 “控制” ,

“你知道我绝不会做什么了吗?”

“我不会再向你倾诉心事了…”


******

“Bibbity boppity boo~~”


“他们提供七种不同口味的气泡水、我不知道你喜欢哪一种、我的手又太小、只能拿了草莓、柠檬、还有小黄瓜口味…” 身穿比基尼泳衣的Waverly小心的平衡手中的三个杯子,小心翼翼弯下腰把它们放在Rosita跟自己选定的温泉池旁 

“诶?他们没有提供白桃口味的吗?”

“哎呀,他们真的有白桃口味的…” Waverly不禁心里咒骂了自己、(喔太好了,我又得再去拿一次),自己正想踏出温泉池、但是Waverly却感觉到Rosita阻止自己、“我只是开玩笑的~” “嘿,你可真让我上当了!”伸手递给Rosita其中一杯,


(为什么我感觉有点尴尬?Waverly快想些话题聊!)

“你觉得冷吗?” 才刚说出口,Waverly真想赏自己一巴掌,
(这是什么奇耙话题啊?!) Rosita才刚啜饮一口、差点没被Waverly的问题给呛到,

“我们…在热水池里、我觉得热。。。”

“那我去帮我们拿些厚毛巾吧,”

“Waverly,” Rosita不禁笑了出来地阻止Earp家小妹又爬出水池、稍稍皱眉地听着她持续念叨着自己内心的对BBD还有黑寡妇的担心,“虽然我也到镇上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我想确定一下… 这是你的招牌个性吗?Cute but annoying?”

(Nicole… 从来不会对我说我让她厌烦…) 


“抱歉… 我想、我还是让你一个人独处吧,” Waverly 叹气地说道、再次试图离开水池,可是又被Rosita给阻止了,

“听着,我发觉你需要冷静下来、而我发现喝香槟是最好的方法,” “就这么一晚,让你自己放个假~” Rosita递给Waverly一杯香槟,试图帮助Earp家小妹好好享受打折的水疗按摩。


******

“这不可能!” 好像在酒精之下、所有话题都变得百倍有趣,Waverly现在只觉得坐在自己面前的Rosita… 一定是在跟她开玩笑,“三个!你有三个博士学位?!” 

“严格上来说,我有两个博士学位:电机跟生物化学,天文那个只是个线上课程证明,” 


(嗯,我好像从来没问过Nicole的学位…) 


“难不成你有个科学家老爸跟一个模特妈妈??” 

“没有,他俩都是平常人。” 

“你功课这么好、想必他们非常骄傲!” Rosita叹了一口气,“他们很久之前就离世了…”


(beep beep~)

“我说你啊… 你不是早该就回她讯息了?” Rosita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的Earp家小妹,回想那天自己就这样看着被Waverly丢在酒吧里失魂落魄的局长代理人。

“不!不可以现在回她!” Waverly稍稍慌乱地打断Rosita, 

“她就是一直想要我回覆!真的超级控制…” 稍稍酒醉的眼睛瞥了眼荧幕,根本都没有仔细看的又把手机推的离水池更远。

“我很认真的试图不要看,但是我很确定我看见短讯里有很多个 “对不起” 诶~“ 眼尖的Rosita试图帮Nicole说说话,

“我知道,可是这些都不是因为一件t-shirt而起的争吵…” Rosita回想起那晚似乎看到Nicole的背包里露出的一节信封角,

“那个文件袋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里面每个字都在跟我说我过去的人生一直围绕在谎言上… 所以那些原本关心我、爱我的人根本都在对我说谎…”

“Wow, 我来到镇上第一次听到你这么说话…”

“什么口气?”

“倔将…” (听着怎么好像个挑战?)

“好!” Waverly转身再次拿起手机,快速地打出一连串字…


Dear Control-freak,“诶…” Rosita听着Waverly边念边打字,感觉不太妙… 

I will talk to you when I want to talk to you.“你这样…?”

Until then, have a nice time hurting the people you love.“别!我不是叫你、别送出去!Okay… Yeah…” Rosita不禁叹了口气、看着Waverly握着手机就这样僵在原地

“我的天… 我做了什么??”  


(什么时候我竟然变得这么冲动了…?)


“你倔将过头了… 但是我想Nicole应该会理解的…”

“Nicole把报告藏起来是对的… 我真不该看那检验结果…” Waverly握着手中的手机、“我搞砸了,我们原本是那么美好…” 这时酒杯下肚的Waverly已经感觉眼睛不具焦了。边听Rosita解释香槟气泡的科学原理、迷蒙的双眼好像看到另外一张脸浮现在眼前… 

“I want to have more “first” with you…” 脑海里熟悉的声音就像在控诉自己一般… Waverly下意识地靠向前,试图安慰眼前这张红色短发、满是悲伤疲倦的脸庞。

But… why? 两人双唇靠近的那一秒、Waverly却没有熟悉的感觉… 

仔细睁眼一看、Waverly才发现自己… 竟然亲了Rosita!!!!!!而且Rosita也回吻了自己?!

Waverly慌张的退开,“我跟Nicole在交往、”

“而我跟Doc在交往…” Rosita说道,“我… 我想我该去换衣服了。”


(我竟然就这样丢下Nicole跟别人 “第一次” 泡温泉)


******

自从跟Rosita从水疗度假回来后… Waverly没有一秒在后悔那天、愤而丢下身后的爱人从Shorty酒吧离开。她转着面前的装着樱桃的真空罐,听着Rosita在地下室乒乓响移东西时、不禁又回想起当时Nicole给自己的忠言,

“相信我,如果你当时在场、看到他眼神里的疯狂…” 


(我到底加添了多少痛苦疲倦在Nicole身上?) Tucker的声音又魔音穿脑似的响在Waverly的脑海里。


“他才不是你的朋友,我真不敢相信你就这样让她说服你堕落…”


“Waverly,别跟我说谎。这镇上只有我们两个才是好人。其他的都只想要改变我们、怪罪我们、逼迫我们成为他们的棋子。” Waverly想起自己当时害怕的恳求,

“请放我走。”


“我又怎么会放你走呢?” Tucker毛骨悚然的声音不禁让Waverly心里向能给自己安全的警察女友求救,可是… Nicole却在那一晚被自己狠心给落在Shorty。


******

“我想我是个亡魂混血。” 当Waverly那一秒说出自己这几天藏在心里的重担时,她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轻松,“Wow, 这是我第一次大声的向、任何人说出这个秘密…”

“就连Nicole也是吗?” Rosita好奇问到,Waverly感觉到一盆冷水就这样倒在头上、(那封该死的短信!!)

“喔,我的天!Nicole…” “我竟然送出了那种短信!” Waverly叹了口气 “他会需要个人空间的…” Rosita翻了翻白眼,

“我说你!去他的个人空间!你现在就得到她面前把一切解释清楚。我可以跟你保证、你给她个人空间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Waverly看向Shorty外面已经升起的阳光,“你觉得他起床了吗?”

“我想你那工作狂警察现在应该是在做她例常的训练。但是我相信无论你什么时候去找她,她一定会为妳敞开家门的。” Rosita鼓励的朝Waverly点点头,伸手抓了刚刚两个人一起清空的酒瓶后就给Waverly空间,


Waves:“Hey sweetie-pie,你起来了嘛?我想跟你碰面聊一聊可以嘛?”


Nicole:“对不起,Earp。这阵子我觉得好累,等我想跟你谈谈的时候、我自然会跟你谈。在那之前、我们都给彼此一点空间好嘛?”


Waves:“等等,Nicole! 我这几天已经想清楚了、”


Waves:”请给我解释的机会,有些事情我真的得当面跟你坦白!”


Waves:“你现在在哪里、你家嘛?”


Waves:“我五分钟后开车去你家找你?”


Waves:“还是你人已经在警局了?”


Waves:“请别跟我说你已经在警局了、因为这样我没办法跟你好好交心坦白…”

Waves:“哈搂~你有看到我的讯息吗?如果有看到的话,求你回我吧”


Waves:“等等,你是谁?Nicole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