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shengqs

她让我正视前方,让我思考未来。真正的爱情,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凝视对方,而是手挽手,一起凝视未来和创造未来——Angela。
此虽她言,亦吾心声。厚颜自夸,英雄所见略同。

Telepathy · Chapter 23

Echo•L•Chen:

 


潘多拉的盒子


 


Chapter 23 生涩的罹难


 


纽约再度迎来一个寒冷的冬天,街道上铺满萧索的的色调,裹着大衣夹克厚棉服的各色人群穿梭来往,呵气成霜。在连续几日不见太阳的踪影之后,所有人都知道,第一场雪即将来临。


 


Anthony Marconi死于2011年10月28日,那已经是两个多月前的事情了,Reese和Shaw拼尽全力,只来得及从兄弟会首领Dominic的枪口下救回Carl Elias,至于Anthony,Root和Shaw共同的朋友,他隔着电话听筒,听着Elias用颤抖的声线,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予他死亡倒数,他满是血污的脸上刻满了同样的挣扎。


 


Scarface的挣扎不是源于对死亡的恐惧,相反的,那一刻他忘了自己,如果灵魂真的存在的话,那一刻他的灵魂穿越到直线距离几十米另一个房间的那个人身上,他切实感受到,当自己被用作威胁那个人的筹码的时候,那个陪伴了他大半生的人,作为他的师长,他的挚友,他的爱人,与他心意相通,在做出那个决定的瞬间,心底的煎熬之火究竟烧得多么炙热而凶猛,以致于一向泰然自若悍不畏死的人声线竟出现不可控的颤抖。


 


他们互为对方的弱点,这点对于任何感情深刻的一双人都不可避免,但他们两个江湖浴血的人,毕竟与常人不同,两人早形成默契,弱点作为弱点,退无可退,他们承认,但不屈服。


 


所以,在最后一刻,Anthony对Dominic最得力的手下说出自己的遗言——正如罗马人所言:我死而不屈。


 


以Dominic为首的兄弟会意欲扳倒Carl Elias的纽约地下势力,结果却以Anthony的坦然赴死与The Machine小队的介入而功败垂成。


 


Finch、Reese、Shaw,名义上是雇佣关系,一直以来,所有人都是为了拯救更多无辜的人而奋战,他们也知道一个人工上帝之父和两名前政府特工并不是万能的,但像是Dominic的死换来Elias的活这种史诗般的剧情,还是给每个人带来了震撼,冲击和反思。


 


他们此前与Dominic交过锋,却被对方的狡猾蒙蔽,从而没有掐断悲剧的源头,三个人的自责在Elias忍痛维持局面,镇压并清除兄弟会势力的行动面前似乎显得微不足道。


 


整个事件换一种方式去书写,假如Dominic在Elias还被关在牢房的前提下发难,不说Anthony以一己之力必定没有办法与之较量,届时不单会有两股势力的火拼带来的损伤,纽约的地下势力如果真的被兄弟会接手,在形成统一之前必然还有长时间的混乱,其中的连带伤害,也是无法预估的。


 


所以,这就是Root在机器授意下释放Carl Elias的原因,在可控前提下,将伤害等级降到最低。但光凭这一件事,并不足以让Root赢得Harold的信任,哪怕他也找不出更好的方式让局面像现在这样不至于糟糕到无法挽回。


 


Harold自己向Shaw承认,他对Samantha Groves是有偏见的,在他看来,Groves所有示好的尝试,都不过是屠夫自辩的借口。


 


哪怕是他创造的上帝最终选择了她作为信徒和使者,那也并不能代表他的选择。


 


➹➹➹ 


 


Root无暇自辩,她也不需要自辩,她忙着每一块能够决定未来走向的拼图,在寒冷的冬日,她躺在马路中央截停一辆运囚车,按照的指示救下偷车贼Billy,在最短的时间内装扮他,让他学习德国口音和签字,拿到至关重要的文件。


 


剃掉胡须,衬衫西服装点过的Billy仪表堂堂帅气过人,从天而降的拯救女神为了避人耳目将他逼退到路边停放的车辆上,两个人距离缩短暧昧无限,Billy心里一动,要不是她显得太过强大,他真想在这一刻不管不顾地吻下去。


 


“我被抓的时候你在哪?”


 


惊叹之余,他也只能用类似调情的语调感慨一番。


 


“斯通牧场精神病院。”


 


他没料到她真的能够给出答案,而那听起来一点也不像随口一说。


 


在每一块拼图的间隙,Root去找Shaw,有时带着牛排,有时带着伤口,她喜欢Shaw专心享用食物时像小动物一样迫切而认真,也喜欢Shaw帮她处理伤口时的专业和果断。


 


Shaw接受她,每一面的Root,全盘接受,永不过问。


 


渐渐地,Root愿意相信,Sameen Shaw这个人,不会太过受善恶观的约束,Root的出现不会让她心里不安,虽然作为真正的Shaw,并不能理解不安这种情绪。




Root比任何时候都要忙,但是在2011年的最后一天,她和Shaw重逢的纪念日(那个烟花流动的夜晚,在肯尼迪国际机场,她与一个散着头发的小个子女人擦肩而过,她当然在那一瞬间就意识到,那是她的橙汁少女,穿越十二年的岁月与浮尘,再次出现在她的生命里),纽约中央广场,洁白的雪花安静地降落,她一身黑衣已被白雪覆盖,黑色毛线帽子上的雪积了厚厚的一层,在她错觉自己血液即将结冰的那一刻,Shaw像一支锋利的箭,划破人群,直直地、缓慢地射向她这个靶心。


 


Root在Shaw走近后露出一个大大的、干净的笑容,带点欢喜、带点忧伤,这是Shaw熟悉的Root,不管在旁人眼中Root作为黑客、作为雇佣杀手多么狡猾和邪恶,可在Shaw眼里,她不过一直是个努力扮演伪装成熟的孩童。


 


“Harold的上帝今天没有指使你从刀锋下拯救关键人物吗?”


 


Shaw望向她的眼神漆黑如深渊,说话时一贯的面无表情,睫毛被融化的雪水打湿,鼻尖略微发红,和她同色的帽子上一层薄薄的白,话音落完,性感的两片红唇抿成一条线,双手插在口袋里,略微仰头直视她,似是无声的质问。


 


“你知道,Sameen,哪怕是为上帝工作,也应该有假期的呀。何况,2012年就要来了,我想跟你一起迎接。”


 


Shaw摇摇头,Root故意模糊重点,她对自己每天面对的危险浑不在意,好像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伤疤都不值一提。


 


“你我都知道节日和仪式向来与我们无关,Root。”


 


Root伸手掸落Shaw肩头的雪花,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欢快一些:“所以,Sameen,在这个全美庆祝的节日里,除了你的身边,我无处可去。”


 


➹➹➹


 


Root跟在Shaw的后面,沿着雪花铺就的白色长毯往Shaw的公寓走,临近傍晚,好多商场店铺都已经停止营业,她们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尚未关门的小超市,买了满满一推车的红酒,香槟,烈酒,海鲜披萨,半成品鱼类,意大利面,水果,爆米花,巧克力,还有好多小孩子才吃的零食。


 


付账的时候,Root从一堆食物后面挤到Shaw的前面,抢先递给收银员一张信用卡,在Shaw翻脸前赶紧讨好地笑:“你出房间我出食物,足够公平。”


 


身材肥硕的女收银员扫了一眼气场暧昧的两个人,眼底露出一点了然的、善意的笑。


 


两个大的购物袋分装,Shaw主动拎了重的那一个,Root识相地没有跟她争,Shaw已经转身往外面走,Root冲收银员眨了眨眼睛:“Happy New Year~”




收银员还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笑:“Have a good date night~”


 


高级寓所27层,Shaw加热披萨和各类半成品,Root负责洗水果,醒酒,她们都不爱规规矩矩地在餐桌上用餐,一张格子床单铺在客厅地毯上,吃的陆续登场,落地窗外的霓虹闪烁,两个人简单冲澡,换了宽松舒适的睡衣,光脚,歪在地毯上吃东西。


 


谁都不谈目前的形势,Shaw仍然作为Harold的得力干将,奔赴在拯救无关号码的日常;而Root浪子回头,在人工上帝的指引下生涩地拼凑蓝图,希望在灾难来临的时候攒够取得胜利的砝码。


 


Shaw喝很多酒,但Root知道她不会醉,在Shaw大口撕咬一块披萨的时候,Root把玩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把苹果、橙子、芒果、草莓、火龙果全部切成方方正正的一小块一小块,和车厘子、蓝莓混合到一起收入一个大盘子里,倒进浓稠的酸奶和巧克力碎,搅拌均匀,挖一整勺放进嘴里,她象征性地手舞足蹈几下,毫无意外,惹来Shaw的一个白眼。


Root却呵呵地笑出声来,她连一杯红葡都没有喝完,却感觉有了醉意,Shaw开一瓶香槟,把在冰箱里冻好的葡萄丢进去,漫不经心递给Root。


 


“泡沫塌掉之前喝下去,记得吗?”


 


Root愣了下,下一秒笑得更欢:“我更记得葡萄的用途。”她灼热的视线在Shaw身上游走一圈,不怀好意地舔了舔嘴唇。


 


“烟花还未绽放,而我们有一整晚的时间,相信我,你精心准备的那一大盘水果一粒都不会浪费。”


 


Root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是谁说不稀罕仪式的?”


 


“是谁说一起迎接新年的?”


 


酒精在胃里、在血液里快活地流淌,Shaw感到淡淡的情绪,她知道那来自于谁,闲适、惬意、慵懒,她唇角扬起一个轻微的弧度,看着Root玩弄自己半干的长卷发,霎那间有种错觉,那就像,她们这十几年,从未分开过。


 


Shaw改了主意,她抽一张湿纸巾,仔细擦干净唇和手,用冰香槟漱了口,含了两粒冻葡萄,一步跨过格子床单,把Root推倒在地毯上,嘴里含糊不清地吐出一句。


 


“第一轮在这里,就并不耽误我们看烟花。”


 


——TBC——




本来想写Root削水果,汁液饱满,结果忘记了,哈哈哈。

评论

热度(73)

  1. tianshengqs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