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shengqs

她让我正视前方,让我思考未来。真正的爱情,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凝视对方,而是手挽手,一起凝视未来和创造未来——Angela。
此虽她言,亦吾心声。厚颜自夸,英雄所见略同。

Demon(二十八)

Noramyw:

Root现在在Shaw的怀里了。


她懒散地亲吻Shaw的下巴,用那种令人讨厌的、高高在上的态度,长长的棕发像海藻一样缠着年长女人的身体。她的眼睛柔柔的,有一点倦,也有一点感情。Shaw收紧手臂,把她搂近,然后考究似地盯着Root。




Root绝不害羞,绝不退缩,这方面她比任何人都要勇敢。


Shaw想笑,因为这是她的勇敢的小恶魔。




“我想念你。”


Root说道,就像是在说什么强力的咒语。她讲话总是带着鼻音,颤颤的,是那种被她的粉丝狂热追捧的招人喜欢。


Shaw没有回答,手指撩起Root的长发,抚摸她通红的耳朵根。




“我知道。”


Shaw吻她,心脏在胸腔里一下又一下稳稳地跳动。Root当然想念她,几乎像只雏鸟一样依恋着她,一趟又一趟地从学校里跑出来。就算她是个爱到处乱跑的活泼性子,也负担不起这种疲累。她这么做实在是不理性。




就像是她觊觎Shaw的感觉那样不理性。




“Zoe说让我挑下一个剧本,明天早上九点的会面。”


Root贴近Shaw,呼吸Shaw肩膀的空气。


她的身体是软的,暖的,滑的,让Shaw的手掌有最高级的享受。




“你做得很好。”


Shaw笑起来,她就知道Root是个擅长多重任务的小家伙。与此同时,她继续运用自己的手,自己的腿,自己的嘴。


Root的身体纠缠着她,让Shaw有很快活的感受。




“如果不干这行,你会想做什么?我知道你有医学院的经历,但是你多半不想回去?”


Root喘着气吻Shaw。


她的胸口就在Shaw的掌握之下,起伏的弧度越来越大。




“比起救人,我更适合杀人。”


Shaw捏了下Root的臀,她喜欢在床上这么做,咬Root,捏Root,亲Root。Root从来不会拒绝,Root会对她做同样或者更加恶劣的事情。她们像动物,像野兽,每一次亲热都更接近对方,每一次亲热都留下更深但会复原的痕迹。




“但你的问法很奇怪。”


Root为这句话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


她伸手,让Shaw咬她的手臂,让Shaw舔舐她白皙肌肤下的青色血管。




这是人间极乐。




“我在考虑退休计划,Sameen。”


Root叫她,用那种叫猫或者叫狗的亲昵语气。


“你知道我赚了多少钱了吗,亲爱的?”




“认真的?”


Shaw顺着Root的身体弧度抚摸下去。她当然知道Root赚了很多钱,她也知道从Root参演第一场电影开始,就有数不清的人倒数着她成年的日期,窥伺着她。如果Root不想干了,Shaw觉得自己大概也挺高兴。




她本来就不擅长分享。




“有一点儿。”


Root皱了皱鼻尖,露出半真半假的神色来。


“你站在我这边?”




“我有别的选择吗?”


Shaw翻了个白眼。


她什么时候不站在Root这边了?




“有啊。”


Root吻她,浅浅的那种,吻一下就躲在一边的那种。


然后她笑,那种无忧无虑的,漂亮至极的笑。




Shaw疑问地挑起眉。




“你永远有别的选择。”


Root一本正经的。


“就像是泰坦尼克号的结尾,Rose嫁给了别人。”




“我明天得和Zoe说一声,让你少看这些爱情片。”


Shaw翻了个白眼。


她把Root抓回来,用她喜欢的方式深深吻她,直到Root像只被抓住后颈的猫一样乖。




“晚了,我已经都看完了。”


Root撅嘴。


“而且都模仿过几遍了,烂熟于心。”




Shaw无话可说。


于是Root笑起来,仿佛觉得这样的她分外可爱似的抱过来。


这恶魔的亲近和疏离都没有什么逻辑可言,任性的像被捧在掌心的公主。




“说真的,Sameen,你想过退休生活吗?”


Root问她,脑袋搁在Shaw的胸口,头发一团乱。


“一栋郊区别墅,几条狗,草坪还有花园?”




哪儿来这么无聊的公主。




“没有。”


Shaw摇了摇头。


“不过你很烦。”




“我一直这样。”


Root仿佛被夸奖了,扭着胯,像个别扭的孩子。


“如果说我想要......”




“真的?”


Shaw捏了捏她的脸,然后吻她的眼睛。这很神奇,Shaw是头一次这么喜欢并习惯于亲吻一个人的各个部位,好像Root的身体是某种强力的磁铁。




“假的。”


Root耸肩,于是她的锁骨越发明显,线条好看的要命,足以杀死一排摄影师。


“或者,等到我四十岁会想要那些。”




“现在,我想要......”


Root拉长了声音。




“你。”


“我。”




Shaw早就料到这是她调情的把戏了。


不过Root猫儿一样瞪大的眼睛着实令她愉悦。这只小恶魔真的以为她比年长的人聪明很多吗?她错了,大错特错。




Shaw不仅知道她有多依恋自己,也知道她那颗小脑袋里大部分的邪恶念头。


Shaw拥有她,从头到脚,从身体到灵魂。




“我知道你在仓库里设下了陷阱。”


Shaw咬住Root的耳朵,慢条斯理地舔她。


“你这是在向整个警察系统进行挑衅,Root。”




Root愣了一下,然后发出那种错愕的、畅快的、真实的笑,她的头皮发麻,指尖颤抖,每一根血管里都充斥着罪恶和欲望。


神啊,Shaw实在太可爱了。




“你真是太了解我了,宝贝。”


“我最讨厌被人威胁。”


“更讨厌有人伤害你,我的意思是,除我以外。”




TBC


Harold:一片好心喂了Root,唉。

评论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