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shengqs

她让我正视前方,让我思考未来。真正的爱情,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凝视对方,而是手挽手,一起凝视未来和创造未来——Angela。
此虽她言,亦吾心声。厚颜自夸,英雄所见略同。

What If I Give You A Ring

吃糖

蜘蛛:

肖根。糖。


这一篇是很早之前就开始写的,但因为太忙一直拖着,断断续续在写。


完全没想到今天竟然写完了【捂脸】。


因为间隔时间太长了,思绪也会断,所以内容大概会有些……质量问题……所以就感谢阅读吧【捂脸】。


【感觉我把你们酷炫的锤写成了一个内心想法很多的一点都不二轴的(并不)girl。。。OOC慎入啊总之!!




                                            




现在想来,你仍为自己三十二天前的那番表现感到自豪,那天的Root反而有那么点逊。


你记得当时你们在酒吧,Root站在吧台前喝着一杯马天尼,你在她旁边点了威士忌。你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和平时一样,你觉得很放松。当你们聊到Fusco的新发型的时候,你说那像芭比,然后自顾自地笑起来,Root脸上也挂着笑意,她总是会那样笑,在看着你的时候。


没有任何预兆地,她拿出一枚戒指放在你面前。你的眼睛刚好对着戒指上的钻石,而吧台顶上的灯刚好照在那颗钻石上,你得承认那一刻你确实被晃了眼,你因为芭比的笑话而上扬的嘴角也还没来得及收回。


哦,Root那天可逊了。她的拇指和食指捏着那枚小小的(但钻石的个头很大的)戒指,不停地转动,她没有先看你,也没有先说话,像是鼓足勇气拿出戒指之后就忘记了接下来该有的一切行为和语言。当然她也不会因此而觉得害羞,她脸色如常地盯着戒指,向你的方向微微低头,你看到她头顶柔软的头发被灯光镀上一层明亮的色泽,她另一只手撑着耳朵,指尖还在不停地摆弄耳边的发丝。


你猜她在试探你。要是你生气,说不定她就会把话一股脑说完。所以你才不会生气——这是让你感到自豪的第一点,你看到Root拿出那枚戒指的时候,你没有生气,更没有在她开口之前就想好拒绝的词。虽然你有点迷惑,不知道为什么会因为这一点而感到自豪,不知道为什么你没有生气、没有拒绝。你还忽略了一点,就是为什么Root会给你一枚戒指。


你确定这是Root耳朵里的上帝也无法预料的事情,但你忽略了Root就算再逊,她还是Root。所以你没有生气,不代表她无法继续。她终于抬起头看你,问你如果她把戒指送给你,你会接受它吗。


你内心小小地松了口气,就算你为自己的不生气而自豪,你也不确定如果她没有做任何假设而是直接说出“Marry me”之类的话时你还能够面不改色。她没有说露骨的情话,甚至没有轻佻暧昧的语调,她只是认真还有点怯怯地问你会接受它吗,像是餐厅的服务生在问你需要几分熟的牛排(你觉得这是最严肃的事了,如果非要打个比方的话)。


 


那天让你感到自豪的第二点,是你在Root直直看着你眼睛的时候,没有闪躲,没有用食指蹭你的鼻头,更没有转身离开。虽然你没有立刻回答她,甚至可以说你沉默了很久,久到你们都喝光了杯底的酒,但你没有闪躲。


这难道不值得自豪吗?


Root有耐心极了,她把问题抛给你,但却不着急要你立刻回答,你隐隐约约觉得她甚至根本没在等你的回答。她了解你,所以她知道不论是yes或no,你都不会回答,你不会在这件事情上有任何表态。更加可能的结果只是你给她一记白眼。


你确信你也了解Root。于是一个念头在你脑海里浮现,这让你不自觉地微笑了一下。你开口的时候果然看到Root眼里的惊讶,这是那天让你感到自豪的第三点。没错,尽管你确实不会说yes或者no,但你不仅没有逃避这件事,而且正在和始作俑者谈论这件事,这就足以超出Root的预料。你猜Root会有点失落,这一次她没能得逞。


在你们买完单准备离开酒吧的时候,你说,你需要一些时间考虑。


 


三十二天后——你不是刻意去计算日子,一个月零一天不就是三十二天么——你再想起那个晚上,你有点犹豫到底要不要认真地考虑。也许Root只是在开玩笑吧,虽然你也确实记得那晚她的表情里少了那种一点都不正经的、晃晃荡荡的东西,语气像个为你点单的服务员(还记得吗,服务员问你牛排要几分熟)。但从那晚之后,一直到现在,你再没有看出任何端倪,Root风情万种的脸又和以前一样每天都出现在你面前,和你说的每一句话都能听出调情的意味,你们昨天晚上还非常愉快。


没有变化,她一句也没提戒指的事。


还有一方面,其实你根本不大了解一枚戒指意味着什么——你当然知道那是一种表示,求婚之类的,如果你接受了,你们就应该订婚、结婚,那然后呢?会和现在有什么区别吗?你不知道。人为什么会突然有想结婚的念头呢?你不知道。反正你又没结过婚,也从没想过结婚。且不说结婚吧,谈恋爱这三个字在你接受Root之前,在你的认知里也只是冷冰冰的一个词汇,远不如性给你的印象来得深刻。而且说实在的,要是你不和Root暗自斗争的话,要你答应或拒绝,对你来说都没有任何影响,也就是说,如果谁拿十份顶级牛排作为交换条件让你答应或拒绝一枚戒指,你简直心甘情愿按照那个人的意思去做。


你真的不知道这种“交给对方一枚戒指”的念头从何而起。


 


也许是因为机器突然让Root跑到一个你不知道的地方而没有给你任何任务,你无所事事地看着周围的人,不自觉地把他们带入“married”的设定里,后来你想,你绝对不是在求证什么,你只是无聊所以做一些观察。


Reese走进地铁站的时候和往常一样,放了一杯煎绿茶在Finch手边,后者朝他局促地笑了一下,又立刻转回去对着电脑屏幕。你不是第一次知道Finch喜欢喝煎绿茶,也不是第一次知道Reese每天都会顺带帮他买一杯。但在你仔细看了之后,才第一次知道Finch会对Reese露出那种有点害羞的表情,而Reese竟然会回以一个咧开嘴的笑。——你假设了Root每天为你带那家纽约最好吃的牛排,然后你回她一个露出牙齿的笑。哦,gross。这不成立,因为就算不是每天,Root也会频繁地朝你投喂一些美食,你每次都给足面子吃个精光。你又假设了你每天为Root买一份她喜欢的沙拉或者别的什么,天,她可不止会给你一个露出牙齿的笑,所以这大概也不成立。


你本想再多“搜集”一些参考资料,以解决Root留给你的那个问题,但你发现,他们的行为几乎不具备参考价值。你敲了一下耳机,决定直接问Root。


Root在任何时候接起电话,都是那种甜腻的语调,她说,嘿sweetie,想我了吗。


你在说话之前突然想到,是不是你接受了那枚戒指之后,每天都会听到这种甜腻的问候,但你很快否定了自己,因为就算你不接受戒指,每次你给Root打电话,她总是这样自大地问你是否在想她。


而且你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似乎是第一次,你除了工作之外的事情,主动找Root。对,你将要谈论一些别的事情。你问Root那枚戒指代表了什么特殊的含义,她听上去有点惊讶,似乎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开始思考这件事,甚至好像她自己已经忘了不久之前曾认真地拿出一枚戒指放在你面前。她有点答非所问地说,它不会改变任何。


你们第一次“工作之余的电话”很短暂,你似乎没发现Root的答非所问,反而有点满意她说的,它不会改变任何。


你相信Root说的,因为你实在想不出来,Reese和Finch结婚之后,煎绿茶难道会变得更好或更坏?你接受了Root给你的戒指,牛排也不会变得更坏——当然要是它变得更好了,那简直好极了。牛排不会变,其他的也不需要变。你们的生活、工作、地铁站、Bear,都不会变,你也不需要再去适应新的什么。


而且Root说的不改变,也代表着她的不打扰。你知道这个,尽管Root一直在你身边,但她的不打扰对你来说是一件舒服而省心的事,你们不必花太多心思去考虑怎么相处。


那如果你不接受呢?你不知道。你想不出来这个问题的答案。


 


Fusco要求婚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他最近约会了一个律师,然后很快陷入热恋,甚至疯狂到冒出求婚的念头。


他在地铁站和Reese讨论餐厅地点的时候,外出任务刚归来的Root饶有兴致地加入了他们,你偷偷瞟了一眼Root,发誓从她嘴里听到的那些餐厅名字真的太容易记住了。另外,你觉得满脑子求婚念头的Fusco真是没救了。


 


三天之后,Fusco捧着Finch帮他订的花,准备去他和律师的晚餐。你看着他没有系到底的领带和被Bear咬过的裤腿,突然有了一种感受。


你在想,要是换了别的人送你一枚戒指,你会怎么样。如果Root知道你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除她之外)的人居然是Thomas,她可能会炸了巴塞罗那。这并不是说明你对Thomas有什么别的感情,而是上一个对你似乎有什么感情的人大概就是Thomas了,之后你们太忙了,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你甚至偷偷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变丑了,总之之后少了很多围在你身边的人。你把这怪罪于Root,在和她搞在一起之前,你也许每往回数三天就能找出一个可能会送你戒指的人,不过这个主意实在是糟透了,别说那些你从不流连的人,哪怕是Thomas,想到他可能拿出一枚戒指,你直接摇了摇头,像是要把那个场景努力驱赶出自己的脑袋。


可Root不一样,她已经拿出了那枚戒指,你不仅没有摇头,还做了三件让自己特别自豪的事。你猜这是因为Root是个疯子。这不就是你总是和她搞在一起的原因么?Root是个疯子,她和他们不一样。


你喜欢极了Root那样子。


你不知道不接受Root的戒指她会怎么样,你又会怎么样,但你知道,除了Root之外,你不会再接受别的任何人的戒指。


这就简单多了。


 


你多想了那么一点点。你想象着Root像Fusco那样笨手笨脚急急地跑来赴你的晚餐,她大步跨进餐厅,拉开椅子,坐到你对面的时候你还能听到她小小的颤抖的喘息,但她用手整理了头发,拿起菜单的时候立刻变回了那种完美的样子,你会想,没错,这就是你所了解的Root。


你甚至还有了一些你羞于启齿的念头——比想象Root来赴你的晚餐还要羞于启齿的念头。你觉得如果那个领带没有系到底、被Bear咬住裤腿的人是Root——当然这不成立,你只是在假设——如果那是Root,你想你会愿意在她出门前帮她整理衣领,抚平褶皱。而且你知道这样的事情会一直发生、不停重复、每天每天,在你和Root以后的日子里。


你突然有点羡慕Fusco,这让你有点坐立难安。


 


你想你的一生,大概从来没有追逐过某一样特定的、属于私人的东西,因为你不怎么在乎,也不怎么需要。你也从没有想过要长久地拥有什么,从你选择了你现在所做的工作那一刻起,或者更早一点的时候,你就不觉得你能够长久地拥有什么。你无法感知孤独,你比一般人要更容易习惯冷清的住所和一人份的刀叉、牙刷、毛巾,你也许不需要陪伴。


那又是从什么时候起,你开始发现有时醒来能感受到萦绕在你周围的除你之外的气息、床有时变得拥挤、你有时不会独自在家、有时很久不说话。你什么时候开始感受到这些事情的温度,然后慢慢习惯,并且觉得不错的呢?


你心里隐隐地知道,你需要拥有给你这种温度的来源。你有了想要霸占这种温度的欲望,你想要一直地拥有,你不愿意它被夺走,或是属于别人。


 


就是在某一天,那个念头击中了你。


 


当棕发女人急急地推开餐厅门大步向你走来,拉开椅子坐下然后用手整理头发的时候,你朝着她笑了。


当她拿起菜单,目光停留在沙拉那一页的时候,你说,你可以接受她的戒指,条件是她也接受你的。于是你把那个绒面——或者缎面或者别的什么材质,你不知道,你把那个小盒子从她举起的菜单下塞到她面前。


Root那天可逊了。那是你第二次见到她哭。

评论

热度(106)

  1. Carsictianshengqs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的求婚梗
  2.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蜘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