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shengqs

她让我正视前方,让我思考未来。真正的爱情,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凝视对方,而是手挽手,一起凝视未来和创造未来——Angela。
此虽她言,亦吾心声。厚颜自夸,英雄所见略同。

观测者(毕业撒花)

Noramyw:

“你拯救了我,Harold。”
John Reese站在另一栋大厦的楼顶,远远看着Finch。
他不是很擅长说这些,就像另一个男人也不擅长对他袒露心扉。




他们不交流这些,或者这是通病,就像Shaw只在临死前亲吻Root那样。
当然,他与Harold没有那种关系。




“你给了我一份工作,一个目的。”
Reese露出微笑。
“没有你我早就死了,所以如果非要死的话,就让我来吧。你好好活下去,经营自己的生活,我会给你祝福的。谢谢你,Harold。”




“Mr. Reese.”
John可以听见男人的颤抖,他看向那个男人,枪对着冲上来的特工。
一切就要结束了,他想。




砰——


Harold Finch不忍再看,他缓慢地移动脚步,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砰——
John Reese挣扎着,这回他并不留手,枪枪命中敌方的要害。




砰——
有狙击手,John几乎是立刻意识到了,但是似乎……




“John,别担心,上帝照看我们所有人。”
是Root的声音从耳机内传来。
在他面前的特工一个个倒下。




“另外,如果你要追求Harold,我不介意。”




“……”
John Reese现在真的更乐意专心对敌。
以及他算是明白了,Root之前对他的敌意,原来是因为她有恋父情结。




“上帝,谢谢你,Root。”
Harold Finch一瘸一拐地走了回来,他看见Root用并拢的双指,朝她敬了个俏皮的军礼。


这显然是从Shaw那里学的。




“战争要结束了,Harold。”
Root想要勾起唇角,但是并没有做到。
“她让我告诉你,再见。”




我们赢了吗,我们输了吗,我不知道。
Root默默地想,TM已经安静很久了。




“你们可以考虑退休了。”
Root接到了步履蹒跚的Reese,他多少受了点伤,Harold很快把他接过去,两个人并排站在Root身前,像一对相依相偎的企鹅。




“或许吧。”
Harold叹了口气,充满希望的。
“我之前从来没想过我们可以做到。”




“你应得的。”
Root笑了一下,骑上摩托车,戴上头盔。
“现在我要去接我的女孩儿了。”




“你穿了防弹背心吗?”
John Reese扬声道。


他还记得Shaw耳提面命地跟他说过,看见Root就要提醒她来着。




回答他的是一串尾气。




“她们会有自己的生活,John。”
Harold感慨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们也会有的。”
John微微笑起来,他感到内心安定,像是彻底卸下了重担。他失去过,找回过,痛苦过,沉湎过,现在,世界安全了,或许他已经赎完了所有的罪孽。


在他身边,Harold Finch同样笑了起来,是那种,Reese想,他在监控摄像中见过的,Harold在港口看见Nathan时的微笑——充满希望,信任,友人之间的默契。






Sameen Shaw很暴躁。
她一点都不喜欢Root单独行动这个主意,而且她肯定比那个女人更会用狙击枪。


Lionel Fusco缩了缩脖子。




“Root?”
Shaw问道,耳机那头不知道第多少次传来Root的那种哼哼声。
这是她答应Root出外的条件,Root得随时随地应答她,表现一下她还活着这件事。




“为什么你还没有求婚,说真的。”
Lionel Fusco真的忍了很久了。




“婚姻,那种垃圾?”
Sameen Shaw嗤之以鼻。
“我这是关心世界存亡,以及顺便关心一下同事。”




Lionel Fusco大大咧咧地翻了个白眼。




“我同意Sameen的观点。”
有声音从耳机传来。




“……你用了她的声音。”
Shaw立刻意识到这不是真正的Root,差一点就要动枪了,朝着地铁尽头的那团电线。




“三点钟方向。”
属于Root的声音没有给Shaw犹豫的空间道。


Shaw干掉了一个显然是来伏击他们的撒玛利亚人特工的膝盖,她看着那张脸,感到莫名的熟悉。


但马上,她转向那团电线。




“谁准你用她的声音的!”
Sameen Shaw感到一阵莫名的情绪,她下意识抓住了胸口。
她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加快了,仿佛陷入了另一个虚假的世界,这个世界是真的吗,Root是真的吗?




Shaw被人扶住了,Fusco担忧地看着她。
是真的,Shaw想,这个世界是真的,她感到头脑胀痛,所有的世界都是真的——




地铁停了下来。
有一个棕发的女人砸碎了地铁的窗户,翻进来,把属于她的特工拉入怀里。




“……”
Lionel Fusco走到那个被撂倒的敌人面前,把他拷起来。
“你有不说话的权力,但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真帅气,Lionel。”
Root朝他眨了眨眼。
而Shaw忙着对她上下其手……地检查有没有伤口,以至于并没有注意到。




“她用了你的声音。”
Lionel感觉自己听到了小学生告状。
他忍不住暗暗发笑。




“我知道。”
Root抚摸着电线。
她的目光非常温柔。




Harold,你看,我们的神她有多好,死而复生的第一件事就是完成她对我的承诺——不管如何,让Shaw以为我活着。




“不过你是怎么发现的?”
Root疑惑地道。




“Harold告诉我,你很向往婚姻。”
Shaw理直气壮。
尽管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听见TM用Root的声音就能敏锐地感到不同——或许是因为Root的声音要更令人恼火,所以更有辨识度吧。




“……我当时是讽刺来着,你真的认为我会在意那种东西?”
Root张了张口。




“谁知道。”
Shaw翻了个白眼。
“你居然还看《理智与情感》那种书……”




“Sam,那是Harold的……”
Root解释道。




“拜托了,Root,她在向你求婚啊!”
Fusco忍不住插嘴了。




“……我没有。”
这回轮到Sameen Shaw解释了。
“Lionel,我会揍你的,你给我记着。”




“如果你接下来还有空来找我的话。”
Lionel Fusco抓着犯人下了车。
那个男人犹不死心地看了Root一眼,仿佛在确认她居然真的活下来了。




Shaw喊了声停。
她走到那个二流杀手面前,突然抬枪射击了他的心脏。
“总觉得这么做很爽。”




“……我得把他扔到牡蛎湾去。”
Lionel Fusco摇了摇头。
他认命地走了。




“那可不好,我们现在是好人了。”
Root撅起了嘴,比起责备更像是撒娇。
Shaw看她一眼,突然踮脚将她拉入一个火热的吻。




END
观测者就是那个杀了Root的人,他能影响世界的进程是因为,Root就是这个世界的关键啊。
没想到吧嘻嘻嘻。
以及炼金世界那对已经订婚了,只要主世界的Shaw不回去搞事,人家就继续甜甜蜜蜜地开着飞船环游世界直播秀恩爱了。

评论

热度(144)

  1. FAQ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
  2.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