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shengqs

她让我正视前方,让我思考未来。真正的爱情,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凝视对方,而是手挽手,一起凝视未来和创造未来——Angela。
此虽她言,亦吾心声。厚颜自夸,英雄所见略同。

【肖根/短篇】观察

寒秋不知寒:

【TM视角,钝刀,个人觉得不是很虐……】


    皮衣,耳机……
   
   
   
    当一个人身上出现本没有的东西,而当那些东西又变成了那个人的衣着习惯时,就该注意到是否有什么地方变的不同了,又或者早在那之前就发生了不同……
   
   
   
    TM观察着Shaw.
   
   
   
    如果以Shaw作为样品来推测整个人类,这样的方式是不够严谨的,理由自然是Shaw作为二轴,她只能算人类中的极少数群体。
   
   
   
    但TM还是可以从她的身上,发现人的共性。虽然极其困难,但是却是可以的。
   
   
   
    当她得知消息的时候,除了因为身体本能而流下的那滴眼泪外,事实上,TM没有探测出Shaw有任何伤心的地方。
   
   
   
    同样的,他的父亲虽然看着镇定,但TM却可以从微表情,行为举止以及各个方面中分析出父亲的难过。但是作为几个人中和模拟互动界面最为亲近的Shaw,她确实没有感觉她有一点点难过。当然,原因她也是知道的,因为Shaw是第二轴人格障碍。
   
   
   
    自从她的模拟互动界面Root和执行人Shaw碰到一起的时候开始,她就可以察觉到不同。不仅是一个人,两个人都变得与之前不那么相同。但正是因为Shaw是二轴,她才更加不明白。但这很正常,就像再完美的代码也会有瑕疵,再完善的系统也会有漏洞,智能如她,同样也会存在不明白的地方。不过,她会学习,并且最后会解决不明白的地方。AI并非完美的,没有谁比她自己更明白这一点,不然,为何她会使Shaw被抓而束手无策,不然,她为什么连自己的模拟互动界面都救不了?她只能当一个观察者,她可以思考,但只有人才能将想法付诸现实。
   
   
   
    如果Root的行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是可以理解的话。其实,Shaw的行为和那个称之为情感的东西很像,但这才是她最为不明白的,因为Shaw是第二轴人格障碍,二轴怎么可能会有感情呢?
   
   
   
    一开始,她们的相遇,她是看得到的,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她。
   
   
   
    同样的,也是她促成了她们第一次合作。但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根据当时现有的数据,她可以轻松得到Root + Shaw=完美完成任何任务。并且,当她把这个提议告诉Root的时候,她也表现得十分兴趣盎然。
   
   
   
    接着两人之间的发展,似乎带着点意外却又发展的如此意料之中。她无时无刻不观察着事情的发展并计算出无数个支线,直到现实也顺着其中一条线并变为了现实。
   
   
   
    在谈及她们两人之前,她还想先谈谈Root,她的模拟互动界面,或者说前任模拟互动界面。
   
   
   
    在那个人出现的时候,即便是她的父亲,也只是以它来称呼自己。那个人是第一个用她来称呼自己的人,虽然她劫持了自己的父亲,甚至她知道这个自称为“Root”的人危险系数究竟有多高,她还是选择她作为自己的模拟互动界面。
   
   
   
    TM的眼睛遍布每个角落,马路、街角的摄像头,电脑、手机的摄像头,她暗暗观察着所有人。正因为如此,Root有着常人没有的特质,TM清楚的明白这一点,就凭着她不停的监控着无数人的经验。最后也证明着,她并没有看错,这个人类和她有些常人没有的默契,即便是他的父亲。他的父亲创造了她,他很了解她,Root也很了解她,另一个方面的了解。
   
   
   
    剑有双刃,人有双面,Root大概有无数面吧。但无论在何种情况下,Root在面对Shaw的时候,都是最放松的状态,当然,骗Shaw然后插针的那次不算。
   
   
   
    Root除了旁人外,对待她的父亲是特殊的,对待她是特殊的,连带着后来对待Reese也是特殊的。当然,对待Shaw也是特殊的,但这种特殊是和别人不一样的。
   
   
   
    Shaw更为简单,她只对Root特殊,毕竟不是谁都可以从她手里拿走她的食物,但Root可以。
   
   
   
    这让她更想去弄明白。她们之间,她曾做过无数次计算,在她观察的足够久后,在她模拟两个人程度都高达90%以上后。而结果,总是那么殊途同归。她们之间每次碰撞,总是能爆发出惊人的火花。
   
   
   
    结果,她可以根据两人的行为推演出来,但是她却并不明白个中原因。回到最初的问题,为什么具有反社会倾向的Shaw会产生如此变化?
   
   
   
    两人无论从什么方面都是十分契合,如同,当没有鞘的锋利匕首,遇到正好能够插入的刀鞘。Root可以完完全全接受Shaw,而她身上常人不理解的地方被视为她的优点。她不需要做什么改变,她就是她,而她爱的就是这样的她。
   
   
   
    两个人会产生爱情是因为人体会汾泌出多巴胺和羟色胺,羟色胺会让人暂时失去理智。这个原理,她倒背如流,但作为AI,她永远也无法体验到这个过程。可缺乏触发这一必要条件的Shaw为什么会如此呢?
   
   
   
    她看着Shaw蹲在地上,眼睛盯着Bear,准确的说应该是Bear嘴里那双白兔拖鞋发呆,另一双在Shaw的脚下。如果Root还在,她该是微笑着环住Shaw,身体的重量全都压在Shaw的身上,而接下来,Shaw会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即便她并没有觉得不耐烦,但却也不会推开Root。
   
   
   
    人类真的是很神奇的生物,她想。即便看似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似乎不到最后一刻都不能完全下定论。
   
   
   
    她从人类身上学到了很多,她也有人类无法比拟的计算能力,但即便她再怎么模拟,似乎总是少一些东西,或许,在未来的某日,她终能明白。
   
   
   
    她看着Shaw穿上皮衣,带上耳机,手枪熟练的插在后腰,担起另一个人想做的事情。
   
   
   
    但,可能有些东西她永远也学不会。
   
   


   
   

评论

热度(49)

  1. tianshengqs寒秋不知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