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shengqs

她让我正视前方,让我思考未来。真正的爱情,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凝视对方,而是手挽手,一起凝视未来和创造未来——Angela。
此虽她言,亦吾心声。厚颜自夸,英雄所见略同。

【肖根】the Day She Came Back(试阅)

谟禾:

正剧向


好像很久没有更过肖根或者更过文了


前几天又回去重看了一遍剪辑,感觉肖根还能再战20年。




【具体戳这里】








“这两个月以来我一直在关注几个案子,”瘸着腿的男人一瘸一拐地将几张照片贴在了玻璃板上,“被枪杀的州议员,证券公司的总经理,普通财政公司的技术人员,还有退职的前特工,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


“Decima.”


“没错,他们当年都跟Decima有过接触。”


“你的意思是Samaritan的残党在清理过去的罪证?”


Finch沉默了好一会,在电脑上敲敲打打,最后将电脑屏幕转向了Shaw:“我原本也是这么以为的,可总觉得这些暗杀的手法十分熟悉,直到昨天有人黑入了我的电脑,到最后所有代码都变成了一个词。”


“你也会被人……”Shaw有些不可置信地多看了男人一眼,却在把视线转向屏幕的时候把话咽了下去。


“root.”


Shaw感觉被人在脸上狠狠地揍了一拳,她看到了桌子上露出一角Root的照片,显然Finch曾经考虑将它贴上玻璃板最后又放弃,她轻轻地扯出了那张照片,一声不响地放入了自己大衣的口袋。


“Ms. Shaw,我很抱歉。”


“但无论这个模仿犯是谁,她一定掌握着远超我们想象的信息。”


Lance安安静静地开着车子,这是Shaw难得地没有和他争夺方向盘的时候,Shaw在一旁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有没有睡着。


这不像是她。


无论是上车前略显不安的Shaw,还是现在无意识地捂住自己大衣口袋的她,这都让Lance觉得陌生。他不认识照片上那个漂亮女人,无论是那个男人还是自己的搭档,谈论到这个女人的神情都是他没有见过的,他只能猜测这也许是他们原来的同事,也许已经牺牲了?


进入堪萨斯边界时Shaw睁开了眼睛,她皱了皱眉头,把手从自己口袋上拿开。小腹的伤口还在渗血,可她没什么心情去关注这个。


“Shaw,你不打算谈谈吗,关于这次的任务。那个男人,我以为他早就归隐了。”


Shaw送了他一个白眼:“没什么好谈的,你自己跟来的。”


“你前几天刚受了伤……”Lance暗叹了一句自己总是好心被当驴肝肺,“我们都一起出生入死半年了,你还是不信任我吗?”


“我不相信任何人。”Shaw迅速回了一句。


Lance一时语塞,还想再说什么。


“好好开车,做好准备,这估计是个陷阱。”


 


Shaw料得没错,他们果不其然地走进了一个陷阱,当他们根据Finch反追踪出来的坐标到达目的地时,小旅馆的房间里只剩下一台还在自己不停地输入代码的手提电脑。


小旅馆内没有监控,代码是经过加密的,the Machine在他们走进房间同时翻译出了代码上的信息:“多谢你们给我带来Harold Finch的位置,祝好运。”


“Shaw,这是个陷阱!”


“Sameen,我联系不上FATHER。”


耳边两个声音同时响起,Shaw手心有点湿润,从一开始的暗杀事件吸引注意,到黑入Finch的电脑,最后为了找到Finch给他们设下陷阱,这个人的举动已经不仅仅是在模仿那个女人了,简直就是……


“Root.”


 


Sameen Shaw一直生活在模拟之中,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我以为我已经回到现实之中了,这模拟简直是蠢爆了。”


“Sweetie,你知道我一直在这。”


“我警告过你不准用她的声音。”Shaw咆哮出声,她恨透了这个东西,可她无法把她从自己的耳中拿开,也不想拿开。


Sameen Shaw曾经很少做梦。


但现在却无法从噩梦中逃离。


直到现在。


“Shaw?”


 


Shaw以为说过再见之后自己再也见不到那个女人。她已经很久没有再去她的墓前与她说话,也很久没有刻意去辨别耳朵里的声音究竟是来自那个女人还仅仅是the Machine的“恶趣味”。


可站在身前的人还是让她有那么点生气。


首先她给Finch下了药,瘸腿的老年人虚弱地靠在轮椅上(Shaw还有那么点怀疑他是主动跟她走的)。再者她打伤了Lance,这个向来以自己反应能力迅速自诩的男人只差一点就被枪子穿过脑袋。而最让Shaw生气的原因,大概是最后一个:这个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手上的枪口却还在冒烟的女人明显已经不认识她,或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了。



评论

热度(73)

  1. 祝星谟禾 转载了此文字
  2. FAQ谟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
  3. 小熊猫抱南瓜谟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