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shengqs

她让我正视前方,让我思考未来。真正的爱情,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凝视对方,而是手挽手,一起凝视未来和创造未来——Angela。
此虽她言,亦吾心声。厚颜自夸,英雄所见略同。

Have You Seen Her(六)

不负责声明:

1、真人坑预警!真人坑预警!真人坑预警!

2写出来不是为了给人制造麻烦,圈地自萌,勿扰真人——同样适用于作者君和读者们,请务必牢记。

3、如果引起不适和不喜欢请立刻关闭,评论区是接受有建议性、创意性的想法以及大力赞美作者君的地方,不接受指责、恶语相向和各种撕bi,希望写文的和看文的都是安静善良美好的小天使。

4、要诚实面对内心,别说没有幻想过这类真人坑。So,如果想要指责和恶语相向,请看第三条,立刻关闭是明智的选择。

5、全文是在歌声中完成的,配合食用,味道更佳:Turing Page by Sleeping at Last(Dom的五章)Perfect by Ed Sheeran(Kat的五章);You Are The Reason by Calum Scott(两人的五章和内心纠结);As long as you love me by Sleeping at Last(最终抉择)。

6、写文的时候经常会受到现实的影响,各种情绪起伏。所以,这个系列的文,大概是作者君写的最艰难、质量起伏最大的文。以后,作者君就不作死了,再也不写真人坑了。除非,作者君写的真人坑变成了现实。

7、因为有些话用英文表达感觉更好,所以是中英文交汇的。作者君英文烂,请原谅。错别字请见谅。

8、加粗的文字要么是迷妹的评论,要么是内心独白,Lofter没有斜体字,只能请大家自行辨别了。

9、欢迎评论和点赞,希望知道你们的看法。

10、端午节礼物,一天发五章。

 

 

 

       她笑了,发自内心的笑容,这一周的第一次。

       Kat看着Dom的背影,忍不住被她的笑容感染,她略略松了一口气,勾起了嘴角。她知道,Dom身上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能够感受到。只是她并没有想要倾诉的欲望,自漫展回来后,她们就突然忙了起来,她们没有时间,没有时间坐下来坐在一起,认真交流。她很担心她,但是现在不是时间,或者说最近总找不到合适的时间。

       就像现在这样。

       Kat仍旧有些不放心,但她不想打扰她和别人的对话,而且没有时间让她走过去细细询问,助理在提醒她应该去拍和其他人的对手戏,她只能略不安的离开,还好这个世界上有cellphone,people can use it。

 

       “Are you ok?”

       Dom的手机在震动,即便不回头她也知道,这是她在担心,她总是那么细心,能够第一时间察觉自己的情绪。

       这让她想到209播放时,她发给她的短信“I’m scared”。几乎是消息发出的瞬间,她就打来电话。

       她是个很好很体贴的人。在看到有不理智的粉丝对自己口出恶言的时候,她直接跑来看自己。

       Dom仍旧记得打开门看见她时的惊讶和感动。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把自己紧紧的搂在了怀里。想要通过这动作这体温,给自己保护,给自己支持。那确实很有效,make me feel batter.

       She always take care of me,always make me feel batter.

       她再看了一遍短信,每一个单词,每个字母,都透着对自己的担心和关心,那么温柔那么体贴,神奇的抚平了她的焦躁和紧张。她叹着气,抚着装着手机的口袋,安心而放松的靠在椅子上。

 

       忙碌了一天的拍摄终于结束了,可惜的是今天没有时间再和她交谈。Kat站在自己的拖车门前,盯着对面的拖车门发呆。门缝里透出小夜灯昏黄的灯光,那么微弱又那么温暖,如此的矛盾和复杂。

       就像她们。她们是那么的近又是那么的远。她们那么近,就隔着一道拖车门。她们又那么远,没有合适的时间和空间能够交谈。虽然只是一周却仿佛度日如年。

       2:41,她放下左手,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白色的雾气在冷夜里环绕着她略带惆怅的脸。她再低头看了一眼那微弱的光,沮丧的转身推门。

       趴在门后的Dom屏住呼吸,透过门上的窥视镜,目不转睛的盯着夜色中的那道身影。她看着她原地驻立,她看着她凝视和叹气,她看着她转身推门。

       门关上的同时,她们不约而同的重重的叹息。

 

       她能够感觉到她一直不开心,心事重重,也能够感觉到她在躲自己。

       她并不想把事情想的那么复杂,也不想那么自大,但是她真的能够感觉到她在躲自己。

       Kat躺在床上,已是深夜,却毫无睡意。满心满眼都是Dom满含深意的眼神,脑海里都是她不自在躲开对视的画面。

       这并不是现在才有的,只是最近变得越发频繁和明显。她担心她,但是又不愿意逼迫她。

       也许是自己太过入侵她的私人空间,让她感到不自在?

 

       Kat忍不住想到漫展时的have you seen her。

       她盯着自己的手掌,有些埋怨自己。埋怨自己总是控制不住想要触摸Dom的手。可是她在窘迫和害羞,需要支持和安抚,她没办法视若不见。

       她觉得很苦恼和困扰,自己是个很自制的人。即便和再好的朋友也没有这样的问题。

       或者,是能够控制住的,只要自己时刻注意。

       她想起自己说起性格中的Type A时的窘迫,想到善解人意的Dom放在她膝盖上轻抚的手指。那个时候她就克制住了,虽然不那么成功,她还是抬起了手想要去触摸她的手。但是在最后,她通过换腿的动作,压制住这种渴望,忍住了没有抚摸和握住她的手。好吧,虽然后面她不停的在自己的腿上抚摸,想要留住和回味她的手指手掌在自己的腿上留下的温暖和触感。

       这是一次并不太成功的尝试,但是至少她努力的尝试了。

       她抬起手捂住眼睛,忍不住再次叹气。这不过是自己安慰自己的说辞。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如此渴望和一个人有肢体接触,仿佛皮肤饥渴一样。

       I really want to touch her,so badly.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