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shengqs

她让我正视前方,让我思考未来。真正的爱情,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凝视对方,而是手挽手,一起凝视未来和创造未来——Angela。
此虽她言,亦吾心声。厚颜自夸,英雄所见略同。

【肖根】善终

一棵只会嘤嘤嘤的Tabi🍀:

时间轴:513过后


     Shaw接受到了一个新号码.
     说实话,她很庆幸TM的存活.这使得她能够再次频繁地突突突人,而不是去干那该死的正职.
     什么“种种花,除除草,好好生活”,都见鬼去吧.
     只不过,有一点让她十分的不满.
     甚至说是愤怒,厌烦.
     便是TM整天用那颤巍巍的小奶音在自己的耳边喃语不停.音色,语气,都该死得像极了那个人.
     更过分的是,她好几次因为这熟悉的嗓音产生了难以抑制的反应.这使得她异常恼火.
     “该去消消火.”她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然而每次都只是上演了一场刺激的刹车游戏.
     她似乎再也无法做到和其他人产生关系.
     久而久之,她放弃了挣扎.成为一个“好女人”,没有夜店,没有将其他什么人带回家.飙车喝酒突突突,然后回家睡觉.这便是她的生活.
     没有她的生活.
     “Fuck you,Root.”她再一次咒骂道.
     “Oh,sweetie.”柔软的嗓音总是略微上翘,“该处理新的号码了.”
     “拜托你,能不能别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讲话?”Shaw不满地微锁眉头,同时粗暴地翻看着新号码的信息.
     “我认为,你会喜欢.”
     Shaw并没有回答.她不想用过多的言语来反驳机器.
     她也无法反驳.因为这实在是...太过于矛盾.
     或许,她该承认,她喜欢Root软儒的声音在耳边回响缠绕,但前提是,那个人得是她.
     而不是一台机器.
     她不想再纠结这些.当务之急,是解决刚蹦出来的号码.
     “Sweetie,你应该快一点.我们无法确保号码的安全性.”
     Shaw给了她一个白眼,从武器仓库里拿出自己的宝贝.
     “Bear大男孩,想出去逛逛吗?”她揉了揉Bear的脑袋,露出少有的笑意.
     “抱歉Sameen,这次你可不能带着它去工作.”或许是为了抑制Shaw的再次发怒,TM连忙道,“这次的号码...怕狗...”
     “Damn it!我很确定这次任务结束后我需要休假.我很确定!”


——————————————————


     这次的号码,是一位女性,资料很少,几乎没在网络上留下什么不必要的痕迹.
     普通的上班族,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似乎是再常见不过的一类人.
     “我不知道这样的女人到底有怎样的危险.”Shaw尽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此时她正在新号码工作的百货便利店里观察着情况,身子微靠在货架栏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把玩着刚从货架上拿下的狗粮,思忖着是否该给Bear改变一下伙食.
     “Sameen,认真点?”上帝又开始在耳边絮絮叨叨.
     “拜托,已经观察了这么久了,我实在想不通这样的女人怎么会成为威胁.干净的工作和薪水,准时上下班,不去夜店酒吧,手机也没有接受到什么可疑的讯息.电脑...她几乎不用电脑,我喜欢这一点,比某些不靠谱的宅客好多了.”说到最后,她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过分用力地扫荡了几包狗粮后去号码所在的收银柜买单.
     “你是...新搬来附近的住户吗?这两天才见过你,新面孔.”号码小姐友善地笑着搭话,手中的工作也未曾停下.
     “啊...是的.”被突然的对话吓了一跳,Shaw略有些不自在地回答,“刚搬来两天.”
     “这里环境很好,祝你生活愉快.”
     “谢谢...”
     十分让人喜欢的女孩.
     Shaw出了便利店,忍不住再次回头看了一眼号码小姐.
     “Shaw?”
     “啊...没什么,只是在她身上...”
     闻到了一股味道.
     十分熟悉自然,令人舒服.
     就像是......
     “不可能.”她立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Shaw?”机器在耳边询问着,“你还好吗?”
     “十分好,就是有点无聊.”Shaw不想谈及这些.准确说,她不想将自己的情感表达给别人看.
     她也强迫着自己不再去关注这些.毕竟自己唯一关注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于是,她专注于工作,专注于TM给的号码.
     “等等,看来我们的号码小姐要提前下班了.”
     此时,收银柜旁的员工已经换了一位.经过Shaw一段时间的观察,这位号码小姐从未迟到或者早退过.
     “或许,真的有什么异常.”
     眼看着目标离开百货店,Shaw赶忙跟了上去.
     目标脚步匆忙,仿佛是在追赶着什么,或者说是被什么追赶.她的手不自觉地揪紧了衣服.她拿出了手机,发了一条消息.
     “我接下来该怎么做?”
     “来我家.”
     眼看着目标上了车,Shaw也赶忙开车跟上.
     她总感觉有些奇怪,不知为何.
     一路上沉默,连TM也不同于平常地一言不发.
     当目标下了车,Shaw到达了目的地,心中的异样顿时爆发了.
     眼前的建筑是自己熟识的.在之前模拟的时候,她被带去过这个地方,之后也多次独自经过这里,但终究没有进去.
     因为那里充斥着一个人的味道.
     那里是Root的家.
     “Fuck.”Shaw狠狠地砸了一下方向盘,熄了火下车直接奔向那栋建筑.
     她似是知道了什么,明白了什么.
     被侵入的目标的手机又接到了一条消息. 
     “你可以走了.”
     Shaw没再去管所谓的号码了,她明白了一切.这是一个该死的小疯子引自己去找她的局.
     和自己之前在模拟时假装杀害百货店的店员一样.都是为了引来自己想见的人.
     “该死的Root.”
     从上车的那一刻,TM便没再说过一句话.想必她是知道这件事的.
     说不定,是她和Root联手起来......
     Shaw奔向那个房间.手紧紧地握作拳头,手臂上隐隐可见青筋.她的额前渗出了点点汗珠.她不想承认,但必须承认,她在紧张.
     “Root!”
     门没有关,Shaw冲了进去.干净整洁的家,一看就是有人居住的痕迹.
     她没有得到想象中应有的回应,眸光一沉,小心地等待着.
     从卧室里传来一阵窸窣声,Shaw立即跨步赶去.
     熟悉的房间,她来过.她曾经还发表过对这个房间的赞赏,那时房间的主人回以不正经的调情.
     “想要搬进来吗?”
     不,或许是再正经不过的询问.
     Shaw停下了脚步.眼前的一切让她觉得沉闷,她甚至不敢大口地呼吸.
     床上,是自己想见到的人,但却不是自己想见到的状态.
     Root半躺在床上,瘦弱的身子呈现出病态的孱弱.她的皮肤更白了,仿佛许久没有接触过太阳.她的手臂上密密麻麻可见的针孔,足以表明她这段时间过的是怎样的日子.
     她明明提不起劲了,却还要逞强地笑对眼前人.
     “Did you miss me?”


——————————————————


     Shaw没有去问Root怎样活下来的,又是怎样一个人生活了这么久.
     她比自己想象中还有耐心.耐心地照顾她,等着她一天比一天更有活力,一天一天逐渐回到原来的Root.
     原来自己并非那样易怒,那样没有耐心.
     “Sweetie,我依旧是那样喜欢你扮医生.”Root笑着凑近,呼出的热气混杂着些许药味儿.
     “离远一点.”Shaw嘴硬着,却不得不伸手稳住对方的身子.
     “我没你想象得那样弱.或许,我可以理解为你想与我接触得更亲密些.”
     Root这次直接坐在了Shaw的腿上,垂眸瞧见自家爱人微红的耳根,满意地笑了.
     她俯身,轻轻吻了吻发烫的耳垂.
     “Root!”
     “Sameen,很难想象,我们都活着,且能如此平静地度日.”
     安稳的日子,对她们这样的人来讲是奢求.就像Root曾对Finch说过:
     “我这一生,早就不期待善终了.”
     有现在这样的生活,她们还渴求什么呢?
     “Sameen.”Root难得乖顺一回,俯身含住爱人的唇瓣.
     “能够与你共度此生,便是我的善终.”
      You  are  my  safe  place.
      All  the  time.

评论

热度(78)

  1. tianshengqs绝不咕咕咕的Tab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