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shengqs

她让我正视前方,让我思考未来。真正的爱情,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凝视对方,而是手挽手,一起凝视未来和创造未来——Angela。
此虽她言,亦吾心声。厚颜自夸,英雄所见略同。

苏星柏。:

落雨洗刷沥青马路溅起的泥泞气味挤满了每一寸空气。雷鸣的巨响划破天际,震慑得屋里的摆设仿佛都有一瞬的颤动。


 


Root在橱柜前搜寻花生酱的动作停了下来,想起卧室里那个可爱却也恼人的小家伙,不由轻叹出一口气,抬手轻点植入耳后的新式芯片打开图书馆的私人线路。


 


“甜心,关于我们的号码…你查清楚她父母究竟是谁了吗?——我可有一星期没睡好觉了。”


 


通讯那头传来肉体重重砸上地板的声响,随后是Shaw略显疲累的嗓音。喘息声夹杂电流,一点点在她的大脑里蔓延,某些不可言说的画面随即充斥整个脑海。她微蹙秀眉,语气也染上几分委屈。“…也有一个星期没做爱了。”


 


“我正忙着找,Root。见鬼,他们雇了一军队当保镖吗?”


 


逐渐变小的雨声映衬得卧室里婴儿的嚎哭愈发地清晰起来,Root微努着唇,从鼻腔里发出一声无奈的软哼,将花生酱搁上柜台,擦干双手踏着高跟匆忙往婴儿床的方向赶去。


 


“找出来丢下她的那个混蛋究竟是谁,Sameen,然后一枪崩了他。”


 


睡眠不足使得她的意志都不太清明,只能昏昏沉沉地凭着本能从床里抱出啼哭的婴孩,接着小心后退几步,坐上松软的床铺。


 


上帝,真想就这么倒下睡过去…


 


Root打醒精神,轻轻摇晃怀里的号码。寻得安全之所的婴孩断断续续地抽泣几声,又缓缓陷入沉睡。


 


她低头凝视着对方安详的睡颜,悄悄松出一口气,然后单手撑着怀里柔软的小生命,熟练地踢开高跟,手脚并用地往床中央退去。


 


——那孩子几乎是在她后腰与床头板接触的当口醒过来的。哭声响彻整个卧室。


 


Root近乎崩溃地轻拍着婴儿的后背,低声哄她的同时,拖着疲乏的身躯往床头再靠一些,让脊背的重量完全抵在床头板上。


 


小孩子都是恶魔。


 


“我改主意了,亲爱的。抓到人后留个活口,我要亲手毙了他。”

评论

热度(20)

  1. tianshengqs一条废狐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