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shengqs

她让我正视前方,让我思考未来。真正的爱情,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凝视对方,而是手挽手,一起凝视未来和创造未来——Angela。
此虽她言,亦吾心声。厚颜自夸,英雄所见略同。

镜像(六)

林怀瑾:

(我得忙了回来有什么虫再修改。)


  Sarah怀孕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剧组。Amy把剧本卷成一卷,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神游太虚。几个得知这件事的编剧神情有些崩溃地拖曳着疲乏的身躯从她面前路过,宛如《行尸走肉》里的丧尸。她听说剧本因此做出了巨大的改动,原本安排好的打斗戏份都被删除,甚至影响了他们对之后剧情的编排。


  Johnathan的表情和大多数编剧一样,同样在绞尽脑汁地思索让Sarah的角色暂时离开的方法。Amy杵着下巴,远远望着扛着狙击枪的Sarah,好奇又不舍地想,她们会怎么分离,而Shaw与Root又要怎么分离呢?


  她一直认为Root是喜欢Shaw的,却说不定自己也不清楚这份情愫究竟有多强烈。


  她们要分开了。


  Amy忽然感到心脏一阵抽痛,她的眼神暗淡下来,在Sarah的身上徘徊。与此同时,另一个念头悄然从她的脑海里钻出。


  这样一来,那些梦境还会继续吗?如果她们都见不到彼此的话。


  想到这个可能性,她莫名地有些惊慌,嘴唇无意识地微张,低垂的眸里浮着眷恋神色。


  Sarah的脑子已经被几个月后即将到来的婴儿占据了,她想着要给孩子起什么名字,她之后的生活又会有多辛苦,又多满足。她和身边人分享着这份喜悦,注意力却被那道停留在她身上的目光攫取了。Sarah回过头,和Amy视线相撞,脸上的微笑也逐渐凝固。


  她又想起那个吻。


  接下来的几个月,她们都尽量回避着对方,一天天地说服自己接受离别的事实。剧组里的其他人都不明白这两位人妻究竟怎么了,但都识相地没有去提,毕竟,她们在剧里的交集也说不上多,只要拍摄Root与Shaw的剧情时仍旧能入戏就可以了。


  再说,Sarah现在是孕妇,没人想琢磨孕妇的心理活动。


  她们互不联系,直到第六集的剧本送到各自手里。Amy一页页地翻读完,满腹心事地和Sarah重新聚首。


  剧本的最后部分,可以说是她们走得这么久以来,唯一和“感情戏”挂钩的剧情了。Shaw在离开纽约去巴塞罗那当个首屈一指的盗贼,和留下来陪Root一起解决机器中选择了后者。


  哪怕这条路风险最高,哪怕最后她们都可能横死。Shaw明知自己可能面临的结局和惨状,还是选择一一接受。


  Amy和Sarah在纽约的街头漫步,并肩而行。


  “Thomas给出的选择很诱人,我差一点就同意了…”


  “但…?”


  似乎正在铺垫接下来的话,Shaw停住脚步,缓缓转身面向她。她也照着剧本写的那样,好奇又期待地回望。


  Sarah还在思索,逐渐地,仿佛考虑清楚了什么,唇角微微上挑,尔后抬头和她四目相对。


  “我想,这里还有我在乎的东西。”


  专属于Sarah的温柔目光聚焦在她脸上,Amy的心蓦地漏跳一拍,表情微滞。也许是演绎一个角色太久,尽管她有些失神,却还是恰到好处地接上了自己的对白。


  “所以你才来这里看我吗?”她露出一个抑制不住的甜蜜微笑,说话间,身形也有些得意地微微晃动。


  在剧本里读到这段时,她们都已明白,接下来要面临的是什么剧情。


  Shaw认清了自己的内心,对Root的态度也有所改变,而Root也在逐步陷得更深。照这个发展,等到分离那会,编剧说不得会为她们安排什么剧情。


  Sarah当时心事重重,例外地没有细细琢磨Shaw的心理,只觉得生活都要被肚子里那两位闹腾完了,天天拖着疲乏的身躯赶到拍摄场地。


  第十一集的剧本分下去以前,几位编导特意找两人聊了一会。大意是告诉她们,这次最后,Root和Shaw会有一段吻戏,并不缠绵、并不热烈。


  是临行赴死前的最后一次温存,对所有半真半假的调情的正式回应。


  他们希望这段吻戏对俩人而言不是一个问题。Amy和Sarah的目光在空气里接触,尔后又迅速缩了回去。


  出于专业,迎着编导和所有粉丝的期待,她们还是点了点头。


  “当然不会是问题,嘿,我可演过《拉字至上》!”Sarah打趣道,“别担心,我会多照看这个新人的。”


  “当然…不是问题。”Amy露出招牌式的笑裂——极少有人知道,她这种略显夸张的笑,实则是出于她强烈的羞赧,她不能…或者说害怕面对太多的人,这会让她紧张,手足无措,所以在很小的时候,她就养成了这么一种习惯,被打动时,条件反射地闭上眼,自我欺瞒眼前无人可见,没有人会发现她。每一次采访谈天,在小心翼翼抛出酝酿的段子时,她都觉得自己像是博弈的赌徒。她闭上眼睛,直到观众爆出掌声才敢睁开。


  这次她是为了掩埋眼里所有复杂的情绪。


  聊完了,Sarah站起来,轻轻握住她的手。“走吧,Amy,我们去对一下戏。”


  她知道Amy的心事,所以每次采访,她从来都是帮助她逃脱那种饱受探寻眼光的困境的人。


  在Sarah的身边,她就前所未有地放松,即便阖眼,也是因为知道Sarah会替她解开所有的围。


  她们的剧情有几天都是分开拍的。Amy对着空气说台词,假想这是Root在和Shaw对话,而Sarah坐在车里,想着这天之后的分离。


  导演和她悄悄约好,第五季就返回剧组,他会给Shaw一个盛大的回归,用一整集铺满她的剧情线。在这之后,他们瞒着其余人拍摄了一小段Shaw坐在车里的视频,准备把它插在以后的剧集里。


  Amy自然毫不知情,她重复着剧本上的内容,已经晕乎得分不清自己究竟在演哪一段戏。哪部分是模拟,哪部分是真实。这种恍惚的感觉让她回想起那些奇特的梦境还在的日子。


  知道Sarah怀孕的消息后,她就没再有过那些梦。拍戏的空隙里,她愈发地思念起梦境里无忧虑的俩人。


  和所有人预想的并不同,需要作主动的Sarah却是二人中最紧张的那个。她挣开Root的手,返过身有些责怪地盯着她,尔后,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Shaw揪住Root的皮衣,倾身贴了上去。Sarah知道摄影机的方位,也知道怎样借位最好。她鬼使神差地偏倚了方向,吻上Amy的下巴。


  Amy的嘴唇碰触着Sarah高挺的鼻梁,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显眼的口红印。她们分开,剧组的人望见Sarah鼻子上的红印,不禁哄然大笑,化妆师赶忙上前擦掉痕迹,导演摆摆手,示意她们重来一遍。


  再一次,Sarah虽然吻到了她,却因为用力过度,撞到了她的鼻尖,疼得她不禁闷哼出声。Sarah连连抱歉,伸手试图去摸Amy的鼻梁,又在碰触前陡然缩回手。


  “很疼吗?”她小声问。


  Amy捂着鼻子,颤音显得有些委屈,但脸上仍挂着笑意。“有一点…”


  于是再下一次,Sarah就抛开脑袋里所有纷杂的念头,视死如归般吻上了Amy的唇。她忘了自己问过借位的事,忘了摄影机根本拍不到她们的接吻,发狠地吮吸着Amy的双唇——这个吻终于提醒起她,此次会是她们今年的最后一面。又或许…不止今年。她的神情流露出不应有的哀伤,眉头微微蹙起。


  Shaw推开Root,冲向墙壁的按钮。


  这集结束后,她们各自收到了几个采访,要谈一谈对于这次吻戏的感想。Sarah以养胎为由拒不接受参加任何节目。少了她,Amy无从推却,只好习惯性地对所有要求点头。


  “关于那个吻?”


  “啊,它很棒,但可惜的是我们只亲了三次。”


  Sarah听着电台里Amy遗憾的语气,不由露出一丝笑意。揣摩了会,她拿出手机,给其中一个想采访的记者回了电话。


  “Sarah:我是Amy的初次!”的新闻迅速发上各大网站,Sarah在采访里不计其数地反复提起自己参演过《拉字至上》,以此挡掉不少对她与Amy那段吻戏的八卦问题。


  没什么不同的,没什么特别的,我也不是头一回亲女孩子。


  这是她的回答给所有人的印象。同样的,也是她给Amy的印象。


  难得上一会网跟进时事的德州女演员僵在原地,两手握着手机,眸里浮现出几分苦涩,失神地注视着网站里Sarah不甚在乎的回答。


  锅里的汤开始沸腾,翻滚着溢出锅盖,流淌到磁炉上。滚烫的汤在电磁炉的表面蔓延开来,漫过所有按钮,逐渐滴上地面。


  Amy忙把手机搁到一旁,慌乱地点着电磁炉的按钮,却猝不及防被热汤烫了一下手指。她条件反射地将灼痛的指尖送上唇边,梦境与现实里Sarah的所有温柔表现就都跃上了她的脑海。


  她的内心泛起一阵酸涩,于是紧紧抿住唇,试图把这种情绪连同她对Sarah的思念一同压下。


  流动的汤触发了电磁炉的保险装置,沸腾的咕噜声停息下来。


  啪嗒。


  水滴落在地。

评论

热度(24)

  1. tianshengqs一条废狐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