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shengqs

她让我正视前方,让我思考未来。真正的爱情,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凝视对方,而是手挽手,一起凝视未来和创造未来——Angela。
此虽她言,亦吾心声。厚颜自夸,英雄所见略同。

【AASS真人坑】镜像(三)

林怀瑾:

“镜中缘,雾里花。最假的,才越心跳。”


第三章


第四季开机的消息迟迟未来,一众主演都在等候中回到了原本的生活轨迹,彼此毫无交集,只在偶尔参加的几场访谈节目中聚首,又以一顿饭为难得的会面画上句点。众人都熟悉了这份特殊的职业带来的关系,在片场,大家亲如家人,结束后,仍有各自的人生要过。


Amy的演艺生涯并不算短,足够她领会这种默契。但独自一人捧着新剧本钻研时,她又暗暗地抱怨起这种默契来。作为演员,她已经历过不少类似的分离,但这次分开,她却有种时间停在了和Sarah挥别那刻的感觉,除非回到原来的地方,除非见到Sarah,否则它就不再流逝。


但生活仍在继续。她把自己的另一项工作——全职太太的今日任务都完成后,便百无聊赖地翻起手机上不多的社交软件,试图跟进其他人的情况,或看看他们各做了些什么打发时间。


Michael终日陪妻子宅在家里,大概在拍摄期间太过深刻地感受到了纽约的寒冷,几乎不出外,但偶尔会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和妻子前往画廊,Amy觉得他戴着帽子的模样很可爱。吉姆的私人生活被保护得很好,媒体也给了足够的尊重,Amy只在和他的共同好友发上INS的照片里发现他的身影,逛了两圈,又退回好友列表。Amy颇为心虚地浏览了好一会儿其他人的页面,才点进Sarah的头像。


SarahShahi,她不愧是全剧组最活力充沛的一位,所有人都由于寒冷或其他原因龟缩在温暖的家里看老电影,只有她的热情和精力似乎从来没有消退过。趁着没有工作的间隙,她拉上Steve,把市里所有有名气的酒吧几乎扫荡了个遍,从一间嗨到另一家,甚至在清醒时还根据它们的有趣程度排了一个榜,名列前三的其中有两间都是著名的同志酒吧。最新的消息是,她把Steve推上了台,让他跳钢管舞。她的身影占据了整张图的三分之二,完美地挡住了舞台上的人影,故作惊讶地指着后方,附上一句:“猜一猜是谁在表演?”


Amy不可抑制地笑出了声。她贴着屏幕的拇指继续往上划,在Sarah亲吻Steve的相片上停顿。她垂下眼睑,感到索然无味,又慢悠悠地往下划动。


现在Sarah大概还和Steve在户外狂欢,也许正在和人拼酒……她猜测着,突如其来的困意袭上脑海,模模糊糊的,掩盖住缓慢流动的思绪。


Sarah刚刚步出最后一间酒吧,摇摇晃晃地扶着身边人的胳膊,拉开最近的车门就钻了进去。慢了半拍的Steve晃了晃脑袋,确认眼前的是辆出租车,才进车里,大着舌头慢悠悠地给司机讲了地址。


“Yahoo——!”Sarah在车里含糊地喊着自己的本名,这副嗓音再加上车里实在浓郁的酒气,逼得司机不得已地招呼二人开窗。Sarah立刻扭身摇下车窗,将脑袋探出窗外——随后开始高歌。她的心情愈发激昂,歌声也越发嘹亮,Steve忙把半个身子都快伸到窗外的她拉回车内,压低了嗓音,配合地给Sarah和声。司机闭上眼睛,直觉耳膜都在嗡鸣。


Amy撑着精神,在睡前替自己温了一杯牛奶,趿着拖鞋回了卧室。厅里突然传来短促的提醒音,她才想起自己又忘记拿手机了。


James发来了一条短信,解释今晚要和乐队其他成员排练,归期会晚一些,让她早点休息。温热的牛奶增强了她的睡意,Amy迷糊地回着消息,抵抗不住困意的浓烈,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Sarah和Steve向司机争论起谁的酒量更好,面红耳赤地冲对方喝倒彩,倒竖大拇指,司机识趣地闭紧双唇,尽可能地延缓呼吸。


争到最后,Sarah终于累得倒进Steve的怀里,呼呼大睡。Steve小心地搂着Sarah,腾出另一只手拍拍自己涨得通红的脸颊,神智还算清醒地给司机付了额外的小费。


“谢了,man,当了我们一路的听众肯定很不容易。”


“Well,我载过玩得更疯的。”司机耸耸肩,回身透过窗户看向憋着气努力把Sarah抱出车的Steve,视线从她怀里努着唇熟睡的Sarah移到他脸上。“你看着可比刚才清醒,我听到你们的话了,她挺厉害。”想起Sarah的狂野,他由衷的佩服道。“你也是,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可比一般女孩子难多了,不过,这样生活肯定也有不少乐趣。”


“是啊,她很厉害。如果她知道你在和么评价她,一定会很高兴的。她对这些有着非同寻常的热爱,派对、辩论,一切让她被重视,闪闪发光的东西。”Steve宠溺又无奈地笑笑。


司机没等他说完便开车走了。Steve费劲地抱起Sarah,小心翼翼地吻了吻她的额头。“和你在一起…我永远不会无聊。”


Sarah朦朦胧胧地,只觉身体离地,在微微摇晃,还未做任何猜测,梦境就随着呢喃时唇角稍稍弯起的弧度轻轻漾开,拉扯她的意识沉浸其中。


梦境是潜意识的反射,梦主所见的一切,都只是她欲望和记忆的映射。忘记是哪个搞心理的名人说过的了。进入角色前Sarah挣扎着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反应胡思乱想琢磨了一番。


噢,她想起来在哪看过这句话了:盗梦空间。


混沌的意识沉降下来,变得稳定,清明。再能感知时,她已经站在德州一间小酒吧的门口了。与现实里醉醺醺的状态正相反,她思路清晰,并明确地知道自己为何而来。她的视线从门口熙熙攘攘的人群脸上一一扫过,在离街道最近的地方发现了Amy的存在。


“嘿,Amy。”Sarah兴奋地朝她打招呼,示意她过来。


或许因为她们本身就是关系相当不错的同事,梦境的发展十分顺利,尽管二人的性格在外人看来大相径庭,她们仍成了彼此最好的朋友。Sarah奔放的性格令Amy的母亲颇有微词,但由于她在Amy面前一直表现良好,也没有阻拦过。


“滴滴——”床头上的手机振动着,把还在睡梦中的Amy拉回现实。她迷迷糊糊地起身,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James抱回了卧室,这让她有点分心,没有注意屏幕的来电显示就摁下了接听。“嗨?”


“Amy?”Sarah的嗓音不若往常的清亮,有些低哑,带有吸引人的魔力。Amy联想到了对方的角色,但语气更温柔些。她不自觉地攥住盖在身上的被子。“是的?”


“希望我没有吵醒你。”Sarah的重重地舒了口气,“开机的时间定下来了,编导们想让我们先聚一聚,用他们的原话:‘联络感情’。Well,Michael也会到,Jim说他要过去接你,你待会有空吗?只是见一见,不是很正式的。”


“啊…是的,我有时间。”


“我…呃,我还有点事,得先挂了,到时见。”电话挂断的时候,Amy觉得自己好像听见什么东西碰到墙壁的闷声。


Sarah扶着墙站好,胡乱地把手机搁到洗手池旁,又伏到马桶前干呕起来。浴室门被敲了两下,Steve关切的声音从外头传来。


“你没事吧,Sarah?昨晚又喝太多了吗?”


“我不知道,老天,昨晚干什么我都不记得了。”Sarah叹了口气,靠着墙壁歇息。“我唯一有印象的只剩昨晚的梦了,我觉得好像是面试的事。这是暗示我最近工作量不够吗?”


“别操心梦了,需要我带你去医院看吗?”


“Nah——对付宿醉我有经验。”Sarah摆摆手,慢悠悠地爬起身。


……


Amy坐在床上,双腿自然地屈起,让剧本靠着膝盖立在身前。她尽力想将注意力集中到台词上,但视线却不由自主地瞟向一旁横躺在她的床上,笑容微妙的Sarah。


Sarah得到了一个新角色,却极其神秘地不愿意与她分享,她漫不经心地浏览着台词,在脑海里搜索起所有当下热播的电视剧,但似乎每一个角色Sarah都有扮演的潜力。


她忍不住用被褥下的趾尖碰了碰Sarah。“有什么有趣的,Sarah?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得到了什么角色,我以为你不是说,试镜成功就让我知道的吗?”


提到这个——Sarah的眉毛上挑些许,神情有些意外。她把枕在脑后的剧本拿出来,微弯着脊背挡住Amy的目光,极为快速地浏览一遍随手翻到的页面,又闭紧了双唇,转过身来,企图蒙混过关。


“Umm…你知道,就是个简单的角色,某个主角的女朋友,出场戏份不会很多,经历些这样那样的事后大团圆结局,之类的。”


Amy歪歪脑袋,神色了然。“Come on,Sarah.我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青少年…”说到这,她的两颊有些绯红。“你得告诉我,怎么了?”


Sarah露出妥协的神情,但仍不准备把剧本交给她。二人对视了会,她松口道:“好吧,你知道那部叫《The L world》的剧吗?”


Amy诚实地摇摇头。


“老天,你真的什么都不关注。”Sarah无奈地垂下头,在心里纠结一阵,又抬起脑袋,晶亮的黑眸凝视进Amy的眼里,语气认真。“是个关于LGBT的剧,剧情大部分是关于同性恋群体的,我扮演的角色就是其中之一。”


“哇…我还没有演过这样的角色,那一定很有意思,”Amy兴奋地前倾身体,“怎么样?”


她的态度让Sarah有些惊讶,在Sarah的心里,她一直是个相当传统又害羞的女孩。“呃,老实说,没有什么差别。”Sarah耸了耸肩,“我试镜时是场床戏,有点好玩的是,剧情要求,


“什么?那怎么…”Amy自觉地噤了声,茫然的小脸因此浮起红晕,抿着唇,好奇地等Sarah继续解答。


“也不是完全不能有肢体接触…well,只是她不可以主动。就像这样。”对方纯良的神情让Sarah突生恶作剧的念头,她的手落在Amy身旁支撑身躯,前倾着将唇凑近,逐渐地,在离Amy的眼睫只有几英寸距离停下。


Amy不自觉地微微阖眼,紧张得大脑一片空白。她能感受到Sarah呼吸时呵出的气流正拂过她的眼睫,眨眼间,双眸亦由此氤氲起一层水雾。


Sarah的距离把握得很好,她的唇由始至终都未碰触Amy的肌肤,吐息却不受控地越发滚烫,急促。Amy的身体随她的动作稍稍下滑,背脊抵住墙壁。她感觉到Amy正在微微颤抖,想分心看一眼对方的表情,如果发现玩笑过火,她就立刻收场。


Amy睁着湿润的眼睛,眸间的清明不复存在,只出神地凝望她的脸,神色布满了祈求。Sarah直觉头脑发晕,她分不清对方的眼神究竟是希望她停止闹剧,还是其他,她连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她悄悄地后退,想结束这场玩笑,再替自己的冒犯道歉,内心却飘出了另一个声音,蛊惑着她完成自己的渴求。


——和她不同,你不是什么都不懂,对吗?


……


Jim开车时很专注,Amy不想分散他的注意力,只好扭头望着窗外不断飞逝的景色,胡乱压下脑海里浮起的各种记忆。


“Amy?”Jim留意到后座人的走神,放缓了车速。“我们离餐厅还有两个街区。怎么了?你看起来心不在焉的。”


“Sarah在电话里的状态好像不大好。”Amy收回投在窗外的目光,不无担忧地道。“但她没和我透露任何话。”


“我相信她不会有事,Sarah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强壮。”


“…是啊。”


Amy点点头,直到坐上车,她还在期盼后座会突然冒出那位在她的工作和梦境里都占着不小分量的女演员。和现实高度相似的梦境一连做了数天,让她有点混乱,隐隐地对Sarah产生了一种说不上来的,理所当然的感觉。


她就要见到Sarah了。真实的。同时,她又感到了强烈的不安。


车辆驶入停车道,她的视线穿过餐厅的玻璃,落在和其他人闲聊的Sarah脸上,逐渐地,移到了张合的红唇上。


对方恶作剧得逞的戏谑笑容在她脑海里浮现。


以及,双唇柔软的触感。


--


Sarah的状态其实很糟糕,她刚从宿醉恢复过来,作呕感仍在,脑袋也发涨作疼,一切都难受得厉害,实际上,现在的她根本不适合应付任何需要动脑的活动。她暗自后悔自己没有采取Steve的建议,推掉聚会在家里休息。她强迫自己清醒些,神志不清地和其他人聊自己也不知道在讲什么的东西,同时大量地灌自己温水。


她勉强自己来并不是没有原因的。那些她和别人聊起来不值一提的梦境,其实对她的影响远深于此。她不是彻底的异性恋。尽管对外她一直称她尝试和女性交往过,得出的结论是男性对她的吸引远比女性强,但内心深处,她清楚事实并非如此。直到该谈婚论嫁的时候,这个愿意为她做所有挑战,连她的荒唐也照单全收的人出现了。她想,Steve真的是她的绝配。虽然不是她想要的。


但她的潜意识却在这些天来不断用虚假而美好的画面提醒她,迷惑她,也使她感到愧疚。为了替她做出不少贡献的Steve,和她发誓不会毁掉的家庭,她认为自己应该解决这些已经干扰到她的正常生活的梦。


心理医生自然是不现实的,她已经埋藏了十数年的秘密,永远不会对任何人松口。也许可以利用虚实之间的落差——让她的大脑认知到,Amy深爱着James,梦里的一切都是不可能、不存在的。也许那些梦就会停止了。


她的心头涌起一阵酸涩。


所以当Amy进门,和所有人拥抱,坐到她身旁后,她呷了一口咖啡,唤回部分神智后侧过头,向她道出酝酿已久的一句话:“对了,Amy,你的……”


——但梦境不会是得不到才想要吗?如果我这样做错了呢?她迅速清醒,强行把话改成了“你的家…怎么样啊,我听说你家装修得很好看?但我想起来你没有邀请我去过,是这样,我打算给自己家做个小改造,也许可以借鉴一下你家的装潢?”


她不间断的发问让Amy无所适从,愣了半晌才呆呆地点头。“啊…是,是我家人拿主意的,随时欢迎你来,如果你喜欢,我可以帮你联系。”


“那太好了。”


Sarah暗自叹了口气。清醒了大半,她正欲融入剧组其他成员对剧情的讨论,又因为灌了太多水的缘故,聊不到几句就遁了。


剩下的成员面面相觑,都感到一丝的古怪。一直保持沉默的Jim突然发话,“Umm…你们觉不觉得,Sarah今天有点反常?”


Michael附议。“她的神情非常憔悴,而且这期间,我看见她不时会按揉太阳穴。以我对她的认识,也许是宿醉未醒。”


“她的确一直在喝水。”


“我去看一下她。”Amy拾起小挎包,快步赶往洗手间。


一进门,Amy就发现Sarah正站在镜子前,额旁有几绺黑发被打湿了,她垂着头,水珠顺着鼻尖和下巴滑落。“你没事吧,Sarah?”Amy以为她在哭泣,而对方注意到Amy,表情懵懂地望了过来。“Amy?”


“你在洗脸吗…?”Amy凑近几步,从包里取出纸巾,动作轻柔地替她拭去额上的水珠。


“是啊,有点晕乎。”纸巾擦过Sarah的眼眶,她闭起双眼,表情难得的乖巧。“可能就是年轻的代价…以后得收敛一点了。”


Amy轻笑出声,她觑着对方近在咫尺的脸,视线逐渐下移,落在Sarah润泽、饱满的双唇上,她下意识地屏住呼吸,抿了抿唇。Sarah觉察出气氛的不对劲,但也没有多想(以她刚用冷水冰过的脑子也无法多想),毫无防备地昂着头,嘴角弯起宠溺的弧度,任由Amy动作。
Amy低下头,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


-Fin                                                          下一章

评论

热度(8)

  1. tianshengqs一条废狐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