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shengqs

她让我正视前方,让我思考未来。真正的爱情,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凝视对方,而是手挽手,一起凝视未来和创造未来——Angela。
此虽她言,亦吾心声。厚颜自夸,英雄所见略同。

【AASS真人坑】镜像(五)

林怀瑾:


  Amy Acker不太敢相信她现在在某个心理治疗师的办公室里。尽管对方一再让她放松,置身此地,她还是感到一阵的别扭——或者说害怕,担忧自己的所有念头都会一股脑地被正在泡茶的那位女性循循善诱着倒出来。


  她可不能,她怎么能?


  Amy没有意识到,单是这点就已经说明,她并没有自己期望地那么想要逃开这一连串的梦境,逃开那个体贴入微的Sarah。


  “Amy?我只是希望你能放松些,别太拘束。我知道我和James的熟悉会让你有些不自在,但我有我的专业素养,他不会知道我们都聊了些什么。”


  她坐到Amy对面,倾身去拿茶几上的笔记本和圆珠笔,在瞧见Amy的表情因此出现了细微的变化后又微笑着放下它们。


  “不如我们聊点别的开始,怎么样?”


  Amy点点头。


  “我看过你拍的那部剧,《疑犯追踪》,对吗?你在里面的表演很惊人。我们可以聊聊这点。你拍这部剧的感受是什么?”


  “很特别,整个剧组…到剧本都很棒,我很喜欢和他们共事,有时候感觉就像家人一样。这点大概是因为ME,他一直是我崇敬的演员之一,而且他也非常好交流。Jim非常喜欢恶作剧,实际上,他有一回还把James吓了个半死:他以为我被绑架了,他很有趣。…Sarah很聪明,她总是知道该说什么,不管是生活还是采访里。我想我有点崇拜她就是因为这点…”


  一问一答的情形,和她参加的各种采访没有什么区别,打开话匣子以后,这位女演员的表情也逐渐放松下来。


  最后她们终于谈到了正题。


  “那些让你这么困扰的梦,都是些什么,Amy?”


  “我…它有点像是平行世界,在那里我没有和James在一起…而是…另外一个人。”


  把真相说出来后,她才真正感觉到整件事的荒谬,与之而来的,还有一直潜伏心底的愧疚。


  心理医生理解地点了点头,把笔记本搁到一旁,她双手放松地交握,落在膝盖上。


  “不如我们…看一眼你做的梦,也许能从中发现引发它们的原因?”


  “你是说…催眠?”


  她点点头。


  另一边,Sarah还在和陌生人讲述自己那些离谱的梦境,心情五味杂陈。


  “最坏的情况是,我知道我必须放手——我得忘掉那些梦…但我做不到。我也避不开她,何况我们还在同一个剧组。”


  那男人听到她提起剧组时满脸意外地挑了挑眉,随后轻轻咳嗽一声,压低嗓音道:“今天…你的这些事情,如果你是个演员,最好不要再在别人面前提起。”


  经他提醒,Sarah才意识到自己失言,她皱着眉,一副懊悔不已的样子。“噢…上帝。”


  “别担心,我不会把你的事说出去。现在…我相信你的丈夫正在家里等着你的好消息呢。”他的语气十分温和。


  Sarah叹口气,但想到怀里孕育的新生命,又有些宽慰。她告别了吧台旁的男人,带着钱包转身离开。


  目送她远走后,男人从包里翻出一个笔记本,在上面记下几个关键词:梦境,双重人生。随后他拿出手机,拨出一串号码。


  “嘿?我是Fisher。我有个新的想法要和你讨论一下,是的,我准备筹备新剧了。名字吗?我还没有想好,但从现在来看…”他把手机夹在脖子间,用笔在“梦境”二词上画了一个圈。“‘Reverie’会是个不错的名字。”


  “不不不,你会喜欢这个主意的,见面以后,我会告诉你详细内容。主演我已经定下来了,你认识一个叫做‘Sarah’的演员吗?我非常想请她加入,不,我不知道她的姓是什么,她没有提到。这样吧,我找一下这阵子在纽约拍戏的剧组,试试看能不能发现她。不,不,听着,我不要别的演员,就要她。”


  ——“现在,放松下来,你见到其他人了吗?”


  Amy安详地闭着双眼,身体放松地躺在躺椅上。她无意识地弯起唇角,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是的。我见到…人。”


  她的防御机制让她在讲出Sarah的名字以前适时地改了口,心理医生轻叹一口气,继续温言软语地指示她向着梦的最深处行进。


  “那个人就在那里吗?”


  “我们在家里,噢…我做的饼干有点多了。”


  亲爱的,你知道我还想节食的,对吗?


  Sarah把又一块曲奇塞进嘴里,靠在沙发上,惬意地搂住她。电视机上正在播放她们首次合作的美剧,《疑犯追踪》。现下正在直播的,恰好就是二人初次见面的那幕。


  Shaw(Sarah的角色)被绑在椅子上,电击带来的颤栗使她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只能任由Root(Amy的角色)把她拖拽到椅子上,用塑料扎带捆好。


  这一幕应当是场酷刑,是Sarah饰演的ISA特工被折磨的情节,但不知为何,她们说话时刻意压低的语气,以及俩人近到犯规的距离,都让这副场景看起来更像前戏,而不是严刑拷问。


  荷尔蒙都要溢出屏幕了。


  Sarah和Amy相视了眼,会心一笑。


  进剧组时,Greg并不知道她们之间的关系,于是悄悄拉住Amy,想问她能不能把这场戏演出一点情色的感觉——因为他是个压抑的变态,当然,最后这句是开玩笑的。


  Amy顿时心领神会,红着面颊举一反三地提出了好几个例子。Greg当即明白,Amy还会和他们合作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


  终于,这场戏杀青后,所有摄影机后的人都为二人之间强烈的化学反应大为感叹,有些同事甚至当场萌上了戏里这对相杀的CP,直到Sarah一头雾水地凑过来围观,被告知Greg的小心思后才恍然——怪不得Amy突然即兴发挥,演出了剧本里没有的动作。


  她还以为是俩人在一起太久,Amy情不自禁呢。原来不是自己魅力太强。Sarah耸耸肩。


  没过多久,工作人员们才发现Sarah和Amy一直是同时间来工作,又一定是守到对方戏份结束,才一起回去的。


  她们从不把这视作某件大事,没人问起,她们也就没有主动透露什么。


  直到ME在剧组的采访节目上一脸天然呆的样子把她们戴同样款式的结婚戒指的事情抖了出来,大家这才意识到,这对被粉丝疯狂追捧的“荧幕情侣”,不仅在一起,而且已经结婚两年了。


  Amy看着底下疯狂尖叫的迷妹,甜蜜又害羞地把脑袋靠上了Sarah的肩膀。Sarah轻轻碰了碰她的额头,熟练又自然地亲了亲她的头发。


  全场哗然。


  “左右看一下,你能看见自己在哪吗?”心理医生轻柔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


  Amy伸手握住Sarah的手指,磨挲着上面的皮肤,略显粗糙的触感顺着神经反应上她的大脑。这个梦实在太真实了。


  Sarah疑惑地扭过头,脸上温暖的笑容逐渐变得暧昧。


  你在想什么呢,天使?


  …不是你想的那样。Amy羞赧得连耳朵根都红了,她忙松开手,又不舍地再把人的手握得紧紧。


  “你能控制自己的行为吗?”


  “…是的,我能了…”


  “很好,我需要你试着拒绝梦里出现的这些人,引领故事往另一个方向走。结束它,这样就好了,你能听清楚我的话吗,Amy?”


  “我能听到。”


  那是什么?


  Sarah好奇地将脸凑近,端详着自己妻子突然的转变,尔后坏心眼地在对方的脖颈处留下一个温柔的、挑逗的吻。


  Amy几乎要卸甲投降了,她勉力地克制自己不要发出舒适的哼声,身体缓慢地向后仰去。但当她反应过来时,她已经搂上了Sarah的腰,正在娴熟地逗弄着对方身上的每一个敏感点。


  “Amy?”


  “我还在这里。”


  “你逃开那些人了吗?”


  “我…”


  Sarah。Sarah。Sarah。她在破碎的喘息里低唤着爱人的名字,情动的双眸映射出身前人满足的容颜。


  I love you。


  Sarah冲她露出一个微笑,牵起她的手,吻了吻指尖。I know。


  I love you,too。


  “你看到了什么,Amy?”心理医生困惑地探头,指间的圆珠笔因不安而快速地敲击着笔记本。


  “我想要醒过来。”Amy沉默了片刻,不知道她究竟在梦里看见了什么。


  与此同时。


  “Sarah?有什么事需要你这么急切地把我叫回来。”


  “呃…我想告诉你,我…”Sarah用手抚上还不明显的孕肚,欲言又止地道。“你要当三个孩子的爸爸了。”


  “什么?!”Steve兴奋得提高了声调,他激动不已地绕着Sarah转了两圈,当父亲的喜悦冲昏了他的头脑,直到Sarah拉着他在客厅坐下后,俩人才露出了苦相。


  “我得同时给两个小孩子换尿布吗…”Steve愁眉苦脸。


  “还有晚上无休无止的哭闹…”Sarah绝望地撇着嘴。


  “我得去商场一趟,给两个小婴儿买床,还有,也多买几罐啤酒。”Steve叹了口气,拿了车钥匙准备出门,他虽然表现得很烦恼,但脸上仍布满了笑意。


  他要迎来生命里的第三、第四个最爱的人了。


  “Damn,别提酒——”Sarah站起身,匆匆忙忙地往洗手间赶。


  “怎么,你今天喝过了?现在可还没下午五点,Sarah——”


  “不,牛奶!”


  第四季的剧情因为Sarah突然的怀孕而不得不做出删改,许多属于Shaw的武打戏份都被删减,编剧们凑到一起,互相商量着怎么让Shaw的暂时离场更有价值。


  Amy还不知道这则消息。她的角色比较特别,不像Sarah或ME那样每集都有戏份,她隔一集才会出场一次。这减少了她和Sarah碰面的机会,也让她成了最后一个收到这份重磅炸弹的人。


  到了第七集,她们终于有了再次同屏的机会。


  Amy坐在拖车里,正认真地默背着自己的台词。车门忽然被人拉开,沉浸在剧本里的她没有在意,还以为是自己的经纪人。


  Sarah望着她,缓缓弯起了嘴角。她不打算上车,免得打扰到Amy,或是让对方回想起那次见面时的“意外”。


  她感觉自己有必要去解释,却又不清楚究竟该说什么。


  那个吻到底算什么?


  她们避而不见,很有默契地不去触碰这个问题。可或迟或早,她们都要接触。


  不管她们愿意与否,Root与Shaw的命运始终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这种命运、这种关系,也包括作为扮演者的她们。


  至少在眼下,在剧彻底完结以前是的。


  她抿了抿唇,无奈地微微垂首。


  “…为什么你不进来呢?”


  Amy把剧本放回腿上,好奇地发问。


  “我不打算打扰你来着。”Sarah笑起来——她感觉Amy不论做什么都会使人不由自主地露出笑意,就像某种可爱的生物,时时刻刻都让人想把她抱进怀里,再亲一亲。


  “你没有打扰我啦。快上来,我们可以对一下台词。”Amy微笑着朝旁边挪了挪,给她腾出空位来。


  ——就好像她真的忘记了所有悸动一般。


  Amy在Sarah坐到她身旁时不留痕迹地别开了头,把胸腔里翻涌的情绪和思念都紧紧压在心底。


  她发现,自己真的是个很棒的演员。


  她们都是。


  “Umm,我听说你还不知道,所以,呃,我过来看一下你,顺道,Umm…”


  “什么?”


  “我怀孕了。”


  她脸上的笑容出现了一瞬间的破绽,又被她完美地掩饰住。但同时,她又的确发自内心地为她喜悦。


  “祝贺你!你感觉怎么样,有晨吐的迹象吗?”


  “Ugh,还好,没有很难受,毕竟已经不是第一回了嘛。”


  “哇…我真为你开心!”


  Sarah拥抱了下Amy,轻轻拍着她的脊背。


  “谢谢你,Amy。”


 

评论

热度(24)

  1. tianshengqs林懷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