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shengqs

她让我正视前方,让我思考未来。真正的爱情,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凝视对方,而是手挽手,一起凝视未来和创造未来——Angela。
此虽她言,亦吾心声。厚颜自夸,英雄所见略同。

镜像(七)

文即心声,文记心声,文寄心声。欢乐愉悦痛苦纠结,都要在作者君的心里上演一遍,这些复杂的情绪才会借由作者君的心做滋养,借着作者君的笔做酝酿,最终成为打动读者的陈酿流淌出来。一如七杀拳。作者君辛苦了,非常感谢。

林怀瑾:

  第七章

  

  第四季里Shaw的戏份杀青以后,Amy就没再见过Sarah,听说她一直宅在公寓养胎,几个月来,连推特也极少更新。

  

  那些梦在她们拍摄第十一集的当晚回来了。

  

  Amy差不多习惯了这种双重生活,她觉着,只要不见到Sarah,她也不至于混淆那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生。她的工作极忙,又不定时,因而想念对方的次数也慢慢减少。好几回,她都感到这段奇异的Crush终于结束了,胸腔里那股悸动的心情已经彻底消失,但下一刻她拍摄完毕,抱着剧本在暖色灯光下独处默默温习Root对Shaw的思念时,那些回忆又会巧妙地和梦融合在一起,跳入她的脑海。

  

  她从未过问Sarah对洗手间那次亲吻的态度,她记得是自己理性的失误,猜测宽容大度又开明的Sarah只是将毫无特别之处的她当作吻过的女孩之一,关于回吻,也许只是为了安抚她这位同性关系里的处子。

  

  Amy很庆幸这件事没有变成她们之间的问题,她想好了一切搪塞的理由,说入戏太深、灵魂里的Root抢占了她的身体,她还把Sarah看作Sameen Shaw,等等等等,但Sarah并没有追究,往后的谈话里也没有提及。

  

  可这种体贴的做法却让Amy暗暗地感到失落,她说不上来——又或许只是为了否认,掩藏自己触犯了禁忌的事实,又或者,她期许自己在Sarah的眼里会有所不同。

  

  她有些可笑的幻想,梦境里仿佛平行宇宙的生活,也在那次电台节目中终止。

  

  时间悄然流逝。转眼间,剧组开始筹备起第五季的剧本,由于剧集所属电视台高层的要求,他们不得不对故事做出删改,即便主创们一退再退,一改再改,最终,《疑犯追踪》还是被勒令结束了,仅剩十集。所有热爱这部剧的人主动策划起了拯救它的活动,在多方商榷后,集数最终被定为十三集。

  

  最先得悉这道消息的Nolan几乎气疯,他把改过数版的新剧本狠狠砸上桌面,朝其余人摊了摊手,兀自走出办公室。随后,《疑犯追踪》被砍的新闻登上了各影视刊的头条。

  

  Amy这回是被经纪人通知的,她茫然地握紧手机,不知道该怎么消化这个重磅炸弹。她还没有做好和Root道别的准备。她甚至设想过自己会像当初那个记者所闻的那样,演这个人物将近十年,继续对观众们调笑着Shaw同Root的发展。

  

  她几乎是立即想到了生过孩子,在家养胎的Sarah。Amy攥起包,决定去拜访一下她或许不会再回归的前拍档——编剧会怎么写仍是未知,不论如何…能见一面也好。“前拍档”,这名词让她难过。

  

  Sarah的住处不是秘密,她们私底下交换过住址,为免对方惊慌,Amy特意先拨去了一通电话。

  

  “哈囉?”Sarah的嗓音依旧洪亮,语气听起来极其愉悦,微微下沉的尾音又显露出她的疲乏。

  

  “嗨,Sarah。”Amy有些紧张,她坐在出租车里,但还没提供地址,司机侧头瞥了她一眼,催促她快些。

  

  “Amy?”

  

  “是的,恭喜你新生了双胞胎,现在打扰你吗?”

  

  “不,完全不会!”Sarah用肩膀夹着手机,两手各搂住一个娃,轻拍着安抚他们。“我听说了剧的事,太遗憾了,我们的剧很棒,他们一定是脑子都被垃圾堵住了,甜心。”

  

  “Umm…我在想,我能过去看一下那两个天使吗,他们一定很可爱。”Amy犹豫了会,尽管她清楚Sarah不会拒绝她,但还是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道。

  

  “噢,来吧!他们是天使,但也是恶魔,非常能折腾人。”Sarah笑道。“恰好,我正在给他们喂奶,再过一会儿他们就都该睡了,我们两个女孩子可以谈谈天。我太需要解脱一小会了。”

  

  Amy不禁微笑,她眷恋不舍地挂掉电话,尔后迎着司机微微摇头的无奈目光,颇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小声报出Sarah住处附近的街道。

  

  得了应允的她满心欢喜,却忽略了Sarah家庭的另一位成员。她抵达的时候,Steve正在帮忙哄着男婴睡觉,Sarah则抱着女婴,身上仅穿有一套宽松的睡袍,面上笑容幸福又甜蜜,充满了母性光辉。

  

  Amy扯起笑容和绅士地替她开门的Steve道安,她们并肩悄声交流着孩子的柔软与可爱,一边往婴儿床步行。俩夫妇小心翼翼地把双胞胎放回床,发现他们没被惊醒,皆松了一口气。眼前画面温馨得让Amy也感到了几分暖意,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丝无法言说的心酸。

  

  Steve很快被Sarah打发去超市采购食材,余下各怀心事的二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Sarah先是抛出了几个无关痛痒的话题,问询其他演员的状态,拍戏的趣事啦…最后,不知道是谁提到了那场派对,开启了所有梦境的源头。

  

  Amy低着头,想和Sarah解释,当初预想过的说辞在这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她感受着身旁人的气息,磕磕绊绊地导出了真相。

  

  “在那个派对,你告诉我你青年时的故事后,我一直在做梦,那些梦…好像是连续着的一样,每一晚的故事都能和上一次的连接,我…梦见了很多事,发觉自己认识以前的你。有段时间我的脑子一团乱,所以…在洗手间那里,我没能分清楚幻觉和现实,那事…”她磕磕绊绊地道。

  

  “等等。”Sarah突然制止了她,神情有些呆滞。“什么样的梦?”

  

  这反而让Amy羞于启齿,她紧紧抿住嘴唇,不自然地摇了摇头。

  

  “没什么…”

  

  Sarah不敢置信地张着唇,心情久久不能平息。旋即,她忽然想到什么,忙掏出手机给Steve发去消息,让他快些回来照看两个小顽皮,她要和Amy出去逛逛。

  

  Amy茫然地被她拉起身,带出客厅,推进车的副驾驶上。

  

  “怎么了,Sarah?我还没有…”

  

  “我知道你要说的是什么,Amy。见鬼了,我有个很疯狂的念头需要证实…但首先,我们得离开这个地方。”她踩下油门,漆黑的眸里爬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Amy系好安全带,视线迷惘又担忧地在窗外飞逝的景色与Sarah的脸上徘徊。她全身心的信任对方,认为Sarah绝不会伤害她,可同时,她也找不到对其行为的合理解释。

  

  逐渐的,她的视野明朗起来,车外的景象也凭空多了几分不知来由的熟悉感。Sarah泊在一幢被漆成白色的房屋前,她们双双下了车,抬头观望着这幢房子。门口固定了一架秋千,正因微风的吹拂缓缓晃荡。植物的清香味与花蜜的甜味充盈着她们的肺部,轻微的水汽瀰漫在空气中。

  

  这是出现在她们梦里的那幢房子。

  

  Amy的眼神充满惊异,Sarah也无异,她们仿佛听到了悬系也区分着幻梦与真实的细线断裂的声音。秋千下有一个细微的灼烧印记,那是梦里Sarah无意间把烧烤用用夹炭火的铁叉贴到上面的痕迹;木质台阶有个缺口,是梦里的Amy初次使用铲草机的结果。

  

  她们愕然地望着熟悉又陌生的一切,齐齐登上台阶,走到紧闭的大门前。Amy试图透过半透明的窗户望进内部,但视野内只是一片模糊。Sarah拉了拉门把手,发现它被锁住了。她们对视良久,Amy才咽了咽口水,颤抖着嗓音轻轻开口。

  

  “这个地方怎么会存在…它只是个梦。”

  

  “问倒我了。”Sarah呢喃出声,又在房子外部仔细搜查,想再找到几处能和梦对应的东西——什么都好。

  

  她们也曾有过短暂的分不清现实与梦境的情况,但从来没有遇见过如斯恐怖的现象。Amy怀疑自己因为思念那种生活太久而产生了幻觉,紧张之下,习惯性(梦里带出来的习惯)去寻Sarah的手,牢牢牵住。后者捏了捏自己的脸,在发觉这个地方和梦里完美重合以后,呆滞得失语。

  

  她们先是逛了一圈。附近也有其他房屋,但多空置着,且其中很多都挂着待售的牌子。Amy靠着记忆,一间间地认了过来,但没找到梦境里那几位和善的好邻居。

  

  她们坐上秋千,双腿交叠着垂下,前后轻轻摆动,带动身下的秋千摇晃。

  

  “我的版本里,我找到了这间房子的中介人,靠第三份电影工资付的首期,等到带你住进来时,已经还得差不多了。”Sarah感触良多地叹了口气,把从附近超市买来的饮料递给Amy一瓶——她倒是想买啤酒,但现在处于哺乳期,不能饮酒。

  

  “我倒是不知道有这么一个环节,在我的梦里,你只是突然用黑布把我眼睛蒙上,带到这里来了。”Amy降下眼睑,看着手里开启的果汁,轻声道。

  

  “这真的很奇妙……我们竟然在做同一个梦。”Sarah的语气透着几许微妙的笑意,她揣摩了片刻,忽然道,“再说几个,Amy,肯定有对不上号的地方。”

  

  “好吧…我第一次见你,大概是在高中…?不,我记不太清了,又好像是大学。你和几个女孩子溜到我们的派对里,结果遇到了我。”Amy的嗓音逐渐变得低沉,陷入回忆。

  

  “噢,对。我们还散了一小会步,没聊多久,扫兴的就来了。”Sarah接道。

  

  Amy不禁哑然失笑。“她们是你的朋友,至少在那会是,你可算是半个头头了,你告诉过我的。”

  

  “Nah——不影响我损她们。”Sarah扬了扬眉毛,摇头笑道。“但她们真的扫了我的兴,你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女孩子,不过,那会我可还没发觉自己有这个倾向,我只是想结识一个金发的可爱女孩子,典型的德州美人。”说到这,她神情古怪地微阖眼睛。“追你的男孩子可不少,我想肯定还有很多女生也动心了。”

  

  “Well,不包括你。”Amy的嘴角高扬,说到后半句,她上扬的尾音又夹着些委屈的意味。“刚认识我那会,你总想着把我丢给哪个马虎的男生。”

  

  “不对——我最开始是有过这样的念头,我觉着,哈,那一定很有意思!但我没想到的是,你比我介绍给你的任何一个男孩都优秀…不单数学,你的投篮技术也非常好。你就像某种天才的奇异混合体,我猜那就是我产生好奇的原因。Uh,好奇心害死猫啊。”Sarah倍觉感慨。

  

  “我记得情人节你给我送了一大束红玫瑰,但准备等我不收就转卖给你的朋友。”Amy回想及此,不由得轻笑出声。“结果它在我卧室的花瓶里插了几个小时,又被做进给你的甜食里了。”

  

  Sarah也记起后续,在她温柔的目光下略不好意思、又有些甜蜜地咧了咧唇。“奇怪的是我还记得那个玫瑰饼的味道,它非常香甜。你在哪里学来的?”

  

  Amy却忽然怔住了,她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在脑海里搜寻了一阵,尔后抿着唇,轻轻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

       这场沉默将她们扯回现实。


评论

热度(33)

  1. tianshengqs一条废狐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