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shengqs

她让我正视前方,让我思考未来。真正的爱情,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凝视对方,而是手挽手,一起凝视未来和创造未来——Angela。
此虽她言,亦吾心声。厚颜自夸,英雄所见略同。

镜像(八)

那么多的无奈,那么多的牵念……

林怀瑾:

我快困死了先写到这为了防屏蔽我这回一点肉渣都没写我好棒棒大家脑内润色一下就好了开什么车炖什么肉另外我还没校对所以有错什么的多包容一下我要去睡觉了明天醒过来再看看有没有需要改的88

第八章

  她们聊了很久很久,直到天色渐晚,Steve的短信挤满了Sarah的收件箱。两位沉浸在探索这场奇妙旅程的女演员从回忆抽身,并肩走下秋千,准备驱车离开。

  

  不知道该说缘分巧妙还是造化弄人,她们把对彼此的心思隐藏得极好,只当那些匪夷所思的梦境是两个朋友共享的奇特经历,这次会是她们最后一次聊天。可就在Amy还有些眷恋不舍地拉开车门时,房子的真正主人迈着缓慢的脚步,从鹅卵石铺就的小路出现了。

  

  那是个年迈的女妇人,望见门口的二人,她条件反射地怔了怔,随后扬起一道微笑。“你们是来看房子的吗?噢,网络真神奇,我才把广告发上去没多久。”

  

  Sarah本能地示意Amy先进车,然后才对这位房东露出一贯的热情笑容。“嘿,你好啊…奶奶,不,我们只是路过。”

  

  “不是吗?”老人有些遗憾,“我要离开美国,搬到加拿大去了,这房子空着也是空着,我原本准备出售它,但一直找不到买主,他们都说离市区有点太远了,才把它放到网上出租。我不为了钱,只是…唉,它和我相伴了这么多年,我希望我走了以后,它还能有点人气。”

  

  Sarah理解地点点头,友好地和人道过别,坐进驾驶座。透过后视镜,老人孤身仰望公寓的背影有些寂寥,Amy望着那道渐渐模糊的背影,抿着唇,犹豫了很久才开口。

  

  “Sarah…你可以回去吗?”

  

  Sarah顿了顿,打着方向盘让车慢慢掉头。

  

  最终租下这幢公寓的人是Sarah,她通过电话和Steve谈了一通,隐去了找到这房子的缘由,让对方先查一下房主和背景资料,然后以一个十分公允的价格租下了这幢公寓,等到感觉需要从拥挤嘈杂的城市解脱的时候,就举家来这里休息——反正带着三个孩子,确实需要一个清净地方。Steve欣然答应。

  

  Amy陪着她,把房子里里外外都看了一遍,越发现它与脑海里那幢至关重要的房子重合,越感到惊愕。房东签过合同,相当爽快地把钥匙交给了Sarah。后者坐在沙发上,神情颇显呆滞地朝向客厅里的电视。

  

  Amy自然而然地坐到她的身侧,柔声询问:“怎么了?”

  

  “只是在想,那个梦真是美好。”Sarah的嗓音轻得近似呢喃。

  

  “我的生活一直很曲折,为了自我安慰,我时常把它们当作神赐给我的考验,慢慢磨练成我最满意的样子。有很多事情并不困苦,但我还是选择了妥协…”

  

  Amy心疼地握住Sarah的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Sarah对她温柔地笑笑,缓缓舒出一口气。

  

  “实际上,在梦里,那些困难也丝毫没有消减。但…你是美好的。当一切都不如人意的时候,你是最温暖的存在,以一种温柔的方式消去了我的很多心魔,而且我…”Sarah抬起头,深邃又隐忍的黑眸和Amy蕴满爱意的晶莹棕眸相对,及时地截住了险些趁机溜出口的告白。

  

  谢天谢地,她的理性还在,还没有被这禁忌的爱情冲昏头脑。Sarah在内心叹息。

  

  可她们仍旧要命地在互相吸引。Amy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正在发颤,支撑身体的双手也紧张得攥紧了沙发皮套,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想做什么,但脑子里那个不断提醒她的警钟完全消音了,好像这所房子隔绝了她脑海里所有现实的因素,她听到血液在血管里流动的轰鸣声,她的心跳疯狂加速。

  

  Sarah的双眸湿润,双唇微微张启,表情仿佛随时都会哭出来似的——Amy就近在眼前,她根本做不到提醒对方,甚至拒绝对方,她只能接住那视线里满溢的爱意,内心高筑的围墙轰然倒塌,某种占有的欲望在废墟中肆意生长。

  

  她咽了咽口水,深吸进满肺裹挟了Amy香甜气息的空气,然后小心翼翼地吻住了对方的唇。

  

  这个吻就同初次那般情不自禁,唯一不同的是,她们已经预想到了后果,却在肌肤接触的瞬间把一切都抛诸脑后。

  

  她们用指尖描画彼此身躯的线条,虚幻的记忆随着情欲涌来,将她们淹没,迎来一次又一次的颤栗。

  

  Amy在那瞬间恍惚地产生了一切就此改变的错觉,她将迎来人生里首场反叛,她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

  

  噢天…她做了不可饶恕的事。

  

  直到她紧紧拥住Sarah,这个念头才开始清晰地划过她的脑海。她想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忽然不受控制地哭了出来,她吮吻着、深深嗅着Sarah颈间的香味,一边小声地抽泣。

  

  为什么她没有像梦里那样在最早的年华里遇见Sarah呢?她伏在Sarah的怀里,几近任性地想着。Sarah紧紧抿住双唇,轻抚着她的背脊安抚,内心不断叹息。

  

  她们都清楚,这场渴慕今天就该结束,不论那些梦是否宇宙送给她们的征兆,她们早已做出了各自人生的抉择,不能自私地再相守一起。

  

  所以她们缓慢地整理好着装,替对方补全妆容,然后,一起把这件事深藏在心。

  

  少了拍戏必需的会面,她们甚至电话也不来往了。Amy接到了新剧本,将扮演一个变种人的母亲,她仔仔细细阅读了一遍剧本,满心欢喜地幻想之后这个角色也摇身一变成为变种人大军一员的画面。Sarah继续在两个新生儿上忙得焦头烂额,连休息的时间都匮缺。

  

  那些梦也彻底消失了。她们都以为事情会就这么过去,消淡,直到她们记不清那股悸动的感觉。

  

  直到Sarah养好身体,收到Greg寄来的第七集剧本。她扮演的角色将在第七集重磅回归,留给她一整集的表演时间。她兴冲冲地研读过剧本,大致看出了编剧的无奈,也许是明白所剩时间不多,Johnathan又赌气似的不愿意再在剧里多付心思,全身心扑到了他又一部科幻新剧上,剧本里,“Shaw”性格里的独立和过去都被抹消,只留下一个千疮百孔,留有太多伤痛的身躯。

  

  他们放弃了塑造Shaw。Sarah翻到描写模拟重逢时两人床戏的情节,不由阖上眼,轻轻叹了口气。这一集是对角色的大改造,忽略了前期所有铺垫,决心破罐子破摔。至于床戏,它在剧集里绝非毫无作用,但也掩盖不了它只是送给粉丝的一份大礼的事实。

  

  他们想让Shaw和Root真正在一块,但按照二人原来的性格,这说不得得耗上多长的一段时间,Root要花费多久才可以绕过这个二轴人格障碍患者在情感上的漠然,渗透进她的内心。

  

  所以模拟的确是最简便又粗暴的方法,利用她对小分队所有成员的保护欲,把所有希望压在Root身上,让Root成为她唯一的安全之所。Sarah把剧本收进包里,心情复杂地摁开电视机,她特意掐准了时间,准备替剧组增加些收视率。

  

  Steve提着两袋日用品回来,进门后把塑料袋搁到一旁,先到Sarah身边讨了一个亲吻。

  

  “你在看什么呢,美人?”他语带戏谑,身心放松地摔坐上沙发。

  

  Sarah耸了耸肩。“我的剧。”

  

  Steve一愣,神情蓦地有些黯淡,他点点头。“对了,你的剧,疑犯追踪。正好我没追有一段时间了。”

  

  Sarah嗅出气氛有些不对劲,但没想出缘由,干脆忽略了,朗声开起玩笑。“嘿——你怎么能连自己老婆的剧都不看?”

  

  “谁叫你生了双胞胎,我整天都在忙着伺候那两个祖宗。”Steve笑笑。

  

  “那是谁的错你心知肚明。”Sarah不禁笑出声,神情微妙。

  

  Steve朝她坐近了些,动作自然地搂住人,陪她看向电视。屏幕上正好演到机器把所有人都错认成Root的情节,逗得Sarah前俯后仰,“Micheal这个撩发的动作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我要笑出眼泪来了。”

  

  “说起这个,你要回去见到他们了吧?你的经纪说新剧本到手了,噢,对了,她还有一个新剧本,叫什么‘Reverie’,她说是你感兴趣的类型。”Steve特意错开和《疑犯追踪》有关的话题,道。

  

  Sarah果然好奇地挑了挑眉。“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她不肯让我看剧本,让你有空给她回个电话,她约编剧一起出来聊,据说那个编剧点明要你出演。”Steve努了努唇。

  

  这下Sarah更感兴趣了,她拧着眉仔细回想,却没琢磨出这个神秘人物会是谁。当然,她早把酒吧那次的倾诉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也就没有留心这个“白日梦”的名字会和她的故事有何关联。

  

  Steve沉默了许久,目光不住地往Sarah身边的包瞟。他知道里面就放着新一集的剧本,出于专业演员的素养,Sarah决不能让他看见内容。不知为何,他的内心隐隐地生起不安。

  

  但他又知道是因为什么。是那晚Sarah回来,不设防地在他身旁陷入沉睡后,锁骨位置不起眼却刺目惊心的红印。他愤怒得几乎掀被而起,但积聚的所有怒气都在对方疲累的睡颜前消淡得无影无踪。

  

  他不能问,也没有必要去问,他知道Sarah那晚和谁在一起。他后来悄悄把疑犯追踪反复看了好几遍,打心里期望这只是他向来敬业的妻子一次无法出戏的体验而已。

  

  可他心里清楚,Sarah当初答应嫁给他,究其原因不过是他足够大胆,而且足够爱慕她。Sarah究竟爱不爱他,他自己也分不清楚,相处了这么多年,爱一定是有的,却不知道能否与他期望的“爱情”搭边。

  

  结婚后,好几次他伪装出打闹的样子请求Sarah,往后千万不要为了一个女人离开他。他用玩笑粉饰自己不安定的内心,究其原因,是他对Sarah的了解程度。

  

  Sarah相当看重家庭,他和孩子,也包括她的母亲。她是如此深沉地爱着自己的母亲,以至于在Samantha——她妹妹公然以女同性恋的身份出柜后,她就再没继续扮演此类角色,她知道母亲期望她们得到最好的,期望两个女儿没有受到父亲的影响,仍旧胆敢对“组建家庭”抱有希望。

  

  她不想让母亲以为自己有童年阴影,因此拼了命地去做另一个同样很幸福的人,作为安抚,还把母亲写给她的信里的一句话纹在身上。

  

  Steve一直活在感情不稳定却又深切地知道Sarah绝对不会为了任何人离开孩子的生活里,他知道这种想法有些自私,可如果能用孩子把人留在身边,这样的结局他也可以接受,他一定会加倍地对Sarah好。

  

  “你今晚怪怪的。”Sarah笑着拍拍Steve的脑袋。“双胞胎睡了吗?”

  

  提起这个,Steve长叹一口气,让Sarah靠着他的胸膛。“总算是睡了。两个人饿和哭都是同步的,太累了。”

  

  “Sarah…”他小声道。

  

  “什么?”后者还在观赏同事的演出,随口回应。

  

  “我听说《疑犯追踪》被砍了,新一季只有十三集,编剧走了一大半,也许…”他斟酌着辞令,小心翼翼道。

  

  Sarah终于听出他话里潜藏的意思,挣开人怀抱坐起身。“什么?不,我才接到的剧本,他们根本来不及改,再说,粉丝们还在等我回来,你怎么突然这么说?”

  

  “我是说…是的。”Steve丧气地松了口气,“我只是感觉后边的剧情没有最初精彩了。”

  

  这个理由着实蹩脚,他比任何人都清楚Sarah对角色的投入与热爱,而且根本不会自私得就此抛弃剧组和期待她回归的一众粉丝。Steve也从来不是这样的人……

  

  脑海里突然蹦出的猜测就像一记晴天霹雳,震慑得Sarah愣在原地,表情僵硬地看着Steve继续找借口。

  

  他知道了。

  

  就当她以为那个关键话题终于要被抛出来,她是时候面对自己犯下的过错时,沉默已久的他却忽然无措地握紧Sarah的手。

  

  “很晚了,回去睡觉吧,Sarah。趁着我们的双胞胎还没醒。”

  

  “你说得对,我正好也困了,走吧,走吧。”Sarah何等聪明,瞬间明白了Steve的真实意思。他不愿过问,想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

        她垂下眼睑,认真点了点头。

  

  俩人同时站起身,Steve倾身取过Sarah手里的遥控器,摁下待机的按键,恰好停在Root在电脑前守候机器搜寻Shaw结果的画面。

       屏幕逐渐暗淡。


评论

热度(29)

  1. tianshengqs林懷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