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shengqs

她让我正视前方,让我思考未来。真正的爱情,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凝视对方,而是手挽手,一起凝视未来和创造未来——Angela。
此虽她言,亦吾心声。厚颜自夸,英雄所见略同。

鏡像(九)

林怀瑾:

我先去打遊戲了明天醒了再修改回見!!!


文/林怀瑾


  Sarah很快回了剧组。她承诺Steve绝不会再犯第二遍错,但这不意味着她得用自己的事业去妥协。尽管对Sarah而言,家庭至上,可这次不同以往,她真的因为这个剧感受到了粉丝的热情和感激,有人会寄信给她,感谢她出演了“Sameen Shaw”这个角色,感激她大方承认了角色的取向。Sarah意识到,她对粉丝们具有了某种责任感,仿佛肩上负着那些少数群体的未来和希望。
  
  她无法对其弃之不顾。
  
  回剧组的第一天,Amy和她开始互相躲着对方,就像在公寓那晚分别时说过的那样。工作人员们自是发觉出两个女主演突然的疏离,但都云里雾里的,不敢轻易上前调停——毕竟两位都是出了名的好相处,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当然,没有人会猜到真相。除了想象力丰富又天性八卦的Greg。可他也没那个胆子贸然凑过去问两个人是不是脱离世俗的眼光,搞在一起了,说到底,这是两个演员的私事。
  
  可床戏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非拍不可。顾虑到两位演员的关系,导演特意雇佣了两位和她们体型相近的替身演员,正主只需要拍几段吻戏——甚至可以借位,往后全交给剪辑师解决就行。
  
  Sarah不太愿意用这种方式响应粉丝的请求,她主动让Greg取消了替身的安排,决意亲身上阵。Greg疯狂暗示她自己找Amy谈替演的事,她早预料到了结果,长叹口气点了点头。
  
  Sarah在片场找了一会,终于在某个角落里发现了默背对白的Amy。她屈着长腿,双足踏在木椅的横桓上,手肘抵在扶手上撑着脑袋,显得恬静又乖巧。
  
  Sarah弯起唇,悄悄猫到对方身后,轻咳两声以示存在,Amy就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忽地瑟缩了下,望见Sarah才放松下来,露出一个愉快的微笑,又想起什么似的把笑意压制下去。
  
  “噢…早上好,Sarah。”除了这个,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早,Amy。”Sarah指了指自己的拖车,“我们能去车里说吗?我有些事要找你,是关于剧的。”
  
  她忽然记起经纪人和Steve关系甚好,立即接着道,“你的车。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Amy有些发怔,茫然地点了点头,起身和她并肩走向自己的拖车。
  
  一路无话。
  
  她们轻车熟路地上了车,拉好门。Sarah莫名心虚地透过车窗瞄了眼经纪人,望见人仍背对着自己才放松下来。
  
  “你知道他们找了替身演员吧?我和Greg说了,我可以亲自出演,所以…我是说,粉丝真的很期待这一幕,我不想用替身演员毁了她们的期待。”Sarah明白自己这样说几乎是在逼心软的Amy同意,她对此有些歉疚,可又认为自己至少该开口问一次。为了粉丝。
  
  Amy抿着唇坐下,视线扫过Sarah的脸,支支吾吾地说:“我能理解,只是…你还在涨奶的期间…你确定可以演吗…上一次…你…我…”
  
  她的话说得磕磕绊绊,想起初次浑身被对方的奶液覆盖,甚至润滑的情景,后知后觉地红透了脸。
  
  这方面向来粗神经而且无所畏惧的Sarah差点脱口而出“那次的效果不是更好吗”,幸好她及时拉住了自己,没让Amy更加害羞。她抬高视线,清了清嗓子,语气满是尴尬。
  
  “关于那个,咳,我知道…”
  
  Amy紧紧抿住双唇,浅浅的耳尖从披散的棕色蜷发钻出,红得能滴出血。“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不介意这个。”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Sarah通知导演撤掉替身,场景搭建完毕,所有男性工作人员都被清场,片场只剩下两位敬业的女演员。
  
  然而事实证明Amy的担忧并不是多余的,Sarah目前的身体状态完全不适合拍摄任何激情戏,好几次她们都因为奶液浸湿了上衣(或者Amy)而不得不重来,一天下来,Amy已经在Root与Shaw的角力下累得体力不支,呼吸急促。可怜的Amy,Sarah满心以为自己还有余力,又一次开机时不由分说地要脱离剧本把她抱上桌面,结果就在她们肢体接触的瞬间,Sarah又因为身体上的刺激,双臂微软,力道差了那么几分——Amy脆弱的尾椎骨就和结实的桌沿来了一次亲密接触,疼得她连眼泪都流了出来。
  
  两个人的动作换了又换,改了又改,终于,导演找到了最佳的解决办法——两位演员避开所有身体上的亲密接触,只着重拍摄亲吻的特写。镜头死命往Amy的身上挪,一秒也不能停留在Sarah随时可能溢奶的上身位置。要再有其他激情戏…就靠暗喻吧。
  
  Greg在摄影机后无力地杵着脑袋,一半出于无奈,一半是因为刚才笑到脱力了。
  
  这是她们最后一次接吻了。
  
  每一回,这个念头都会在Amy的脑海里蹦出,然后她进入角色,竭尽所能地使力,动作粗暴地推倒Sarah,发狠地吮吻人的下唇。她的尾椎骨仍在隐隐作痛——Sarah提出送她先去医院看一下,被她拒绝了——这股前所未有的强烈钝痛使她的心脏也颤栗起来,唯有和Sarah的亲密接触能让这阵痛楚缓和,所以她本能地、条件反射地加深力道,分开时还刻意舔舐过Sarah的嘴唇。
  
  并不足够…不足够。
  
  她的唇角漾起属于Root的在疼痛里获取快感的病态又甜蜜的微笑,任由Sarah把她推上餐桌。她张开双腿,配合地夹住Sarah绷紧的腰身,顺从地躺倒在桌面上,握着对方的手,把它伸到自己的颈间,引诱着人掐紧。
  
  所有她体会到的刺激、所有愉悦都是属于Root。但她切切实实地感到自己比过去更加渴望Sarah的贴近,她想要Sarah安抚她,抚平她所有的痛处。
  
  然而聚焦在二人身上的摄影机都提醒着她,身边的一切都是虚假的,这种不真实的感觉甚至比做梦还糟糕,她不能像上次或梦里经历过的数百次那样,像情人、像伴侣那样,堂而皇之地请她进入。
  
  可她们不属于那任何一种关系。
  
  当晚,她们各自带着满身的伤痕回家了。Steve对今天的戏份缄口不言,Sarah知道他清楚自己只是在拍戏,但她还是先找一间旅馆冲了次澡,把身上Amy的香味洗得一干二净才踏进家门。
  
  她做了错事,甘愿这么小心翼翼地活在歉疚中。
  
  James瞠目结舌地瞧着妻子颈项上的咬痕,无声地做了个“wow”的口型。Amy的眼神流露出几分恰到好处的无奈,表情羞赧地避开和他的目光接触,抿着嘴唇迈进盥洗室。
  
  她没把今天收工的时间告诉James,对方也就没有准备浴缸的热水。
  
  但这都无所谓——Amy累极了,沉甸甸的心事压着她的胸口,她只想尽快洗个澡,然后倒下休息。莲蓬头被开启,温热的净水洒遍她的全身。Amy身心俱疲,所有情感似乎掐准了时机一般聚在此刻忽然释放,她的大脑被纷杂的思绪挤得满满当当,却什么也无法分心思索,水声在安静的浴室里回响,密集而嘈杂,仿佛能冲刷走一切。
  
  Amy抹去迎面落在脸上的水珠,抽噎了两声,湿漉漉的手掌握成拳头抵在唇间,皓齿咬着食指克制住哭泣的冲动,却在两秒后就抵不住内心的压力,扶着壁面的瓷砖抽泣起来。
  
  她知道James听不见,可还是感到心悸,害怕这幅情形会被发现。五味杂陈的情绪夹杂着尾椎骨的痛楚袭上她的脑海,她身躯一软,顺着墙壁瘫倒在地。
  
  “Amy?”
  
  门外的James忽觉心脏砰砰作响,某种不详的预感划过他的心头,他敲了敲浴室的门,没收到回应。他担忧地拧起眉头,打开门锁,一眼就望见了倒在淋浴间的Amy,呼吸登时一滞,巨大的恐慌笼罩住他的心头,视野氤氲起一片水雾。
  
  James第一时间关掉水龙头,拽过浴巾裹住浑身湿透的Amy,把她打横抱起,双腿发软着往车库快走,生怕摔了怀里的人,嗓音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Amy?醒醒,Amy,醒醒,求求你别离开我,醒醒,Amy,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Amy蹙着眉咳嗽几声,一只手从浴巾里探出,轻轻拽了拽他的黑色衬衫。
  
  “我没有事,James,只是有点累…我很快就会养好的,别担心,好不好?”她语气温柔地哄着这个敏感又温和的男人,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
  
  “向我保证你不会再这样了…我的天…别这么离开我,Amy,你不能这么做…”James几乎哭出声,他抱着Amy回了卧室,小心翼翼地把人放上柔软的床,尔后吻了吻她的前额。“别动…我去给你倒杯水,明天一早我就带你去看医生。”
  
  Amy乖顺地点点头,用毛巾擦拭湿发上的水珠。一直到人离开房间,她才将脑袋埋进被窝里,悄悄掉泪。
  
  在此之前,她都沉浸于对Sarah的痴迷与崇慕,丝毫没有意识到那样会对身边的人造成怎样的伤害。
  
  现在她尝到了愧疚的苦涩滋味,可为时已晚,即便她再想退缩,Sarah也已经彻彻底底地扎根在她的心上。
  

评论

热度(25)

  1. tianshengqs林懷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