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shengqs

她让我正视前方,让我思考未来。真正的爱情,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凝视对方,而是手挽手,一起凝视未来和创造未来——Angela。
此虽她言,亦吾心声。厚颜自夸,英雄所见略同。

镜像(十一)

林怀瑾:

  “转多少身,过几次门,虚掷青春。”


文/林怀瑾




  这段苏醒的回忆,在Sarah眼里,不过是年少无知、懵懵懂懂的情动,与爱情毫无关联。可它却真真实实地撼动了她为家庭坚定不移的信念,某种“命中注定”的宿命论借着这点生机在她心底疯狂滋长,把她们向彼此推得更近。




  Amy因着这个机会,终于明白自己不再只是单纯地崇拜、仰慕着Sarah。她从所有虚幻的感觉里彻底醒来,清楚地分辨出脑海里盘旋着的回忆、梦境与现实,不再饱受混淆虚实的困扰。但在这时,她已经无所谓那些画面的真假了,因为不论如何,在胸腔里鼓噪、跃动的那种心悸感觉,都是千真万确地存在着。


  


  她爱着Sarah。不管梦境抑或现实,有没有那些故事铺垫都好,不管她是不是真的在十一岁那年对这个成熟的小个子心动。(注:此处瘫痪时间为作者私设,实际她是在一年级瘫痪了两个星期,但那时候Sarah还太小了不能写。)


  


       ——她爱她。




  角色重逢的戏份结束,再相见时,她已然心境坦然,有微弱但却足够的勇气去承认这份禁忌和注定充满争议的爱意。她的目光落在Sarah的眉间,毫不掩饰其中的关切和深情。


  


  原本拍摄好的第七集出于安抚粉丝的目的,改到了第四集,播出以后,有节目专程来采访几位主创的心情,还做了一个快速问答的小游戏。Amy没有发觉自己的语气相较过去已经稳了不少,在谈论起两个角色的爱情线时,她给出的回答也十分漂亮,让担忧得在摄影机后悄声提醒的Sarah露出了赞赏和满意的神情。


  


  Amy看着她,唇角轻轻弯起一个温柔又安心的微笑。


  


  她明白了一件事:爱慕一个人,并不一定需要和对方在一起。爱是想触碰又缩回手,是心甘情愿的付出、等待,把对方的幸福视为自己的。事到如今,她只期望Sarah和Steve能够格外幸福。


  


  访谈过后,她就收到了第十集的剧本。Greg特意亲自来告诉她,下一集,他们就要像最开始说过的那样,杀死她的角色,让机器选用她的嗓音。她早已明白这天迟早会到来,于是理解地点点头,坐进James来接送她的车里。


  


  Sarah隐在暗处,悄悄目送她离开。Amy在后座把剧本塞进包里,视线投向后视镜,透过它凝望门口那道愈发渺小的身影。


  


  “对了,他们和你说过没有,我也要回剧组里了,演我第一季的角色。”James开着车,目光心不在焉地往她脸上飘,道。




  “哇…恭喜你,终于回来参演了。huh…还剩三集了。直到现在我才出现了这种感觉…我们要分开了。”Amy发自内心地祝贺他,思绪流转,想到再过不久自己的戏份就要杀青了,又有些感慨。




  “是啊…我有点不舍得它。”James低声叹息。




  车里的气氛逐渐转向沉默。Amy在思索,她想把发生的所有事都对James坦诚。


  


  “James…我有些事要告诉你,是关于最近的…”




  “再等一等,Amy。”James的表情很冷静,Amy从他沉下来的嗓音听出一丝颤抖,心蓦地漏跳了一拍,各种猜想划过她的脑际。


  


  “我带你去用餐,你一定很累了。别担心,我让妈照顾着孩子们。”


  


  “…是的,你说得对…我也饿了。”Amy终归还是心软了。她要怎么向这个完美的丈夫解释,说她违背了当初在圣坛前承诺的婚誓,荒唐地爱上了另一个同样有家室的女人?


  


  这话无异于一把直扎入他心口的尖刀。鲜血淋漓。


  


  Amy不忍心开口,只敢偷偷用眼角余光看着镜面上反映的Jemse有些苍白的唇色。


  


  他们在Amy最爱的餐馆前停下,James推开车门,举止还如往常一样体贴。


  


  不…在车里不是个好时机,在餐桌前不是个好时机,在散步时也不是个好时机。Amy轻轻地叹了口气,怀着如此沉重的一份心事,菜肴虽鲜美,她却感觉形同嚼蜡。


  


  James打量着Amy的表情,眸里蕴着的绝望愈加浓烈。最终,Amy没能让任何真相溜出唇,他们彼此无言地回到家。


  


  偌大的房子,此时空无一人。Amy有些讶异,原本听James那么说,她还以为妈妈来了纽约。


  


  “我把他们送去德州暂住了。”James解释了一句,脱下外套挂起。


  


  这就是最完美的时机…Amy知道她应该把事情交代清楚,然后,James会生气或者不论怎样…都是她应该经受的。但她又打心里清楚这个大男孩不会忍心为难她,不会忍心发脾气。她在伤害James。想到此,她的心更加酸楚。


  


  “James,我…”




  “等等,再等等,我需要你听我说几句。”James立即打断了她的话。Amy望见他的眼里有泪光,心口一阵揪痛。


  


  他什么都知道。


  


  “我爱你,Amy。我真的真的非常爱你。”James的声音夹杂了些许鼻音,语气趋近于哀求。“我真的希望我能带给你幸福,在结婚以来我都这么希望,也努力去这么做。”


  


  Amy闭上眼,她知道后半句是什么,James想说什么。她扶着沙发支撑住身体,不愿意再听下去,Jaems颤抖的嗓音里每一分痛楚都割锯着她柔软的心。




  “我知道现在不同了,你不能再像当初嫁给我那样。我不知道究竟是谁,Amy,谁这么幸运成了你爱的人,我想让你开心,天哪…我觉得我不说出来,你永远不会提,就会留在我身边…直到你上次昏倒,我才意识到事情从来不是这样的…我不想让你活在歉疚里,Amy…我想给你幸福,可现在,呆在你身边的每一分钟,我都认为我才是阻碍你获得幸福的人。”




  “你一直让我很开心…”Amy流着泪道。




  “求你别让我退缩…我鼓了很大的勇气才下定决心做这件事…”James从准备好的包里抽出一份文件,手指用力攥得指节发白,微颤着把它递到Amy面前。“我已经签了名字,房产都属于你,孩子…孩子我们可以再做决定,我都听你的…”


  


  Amy看着离婚文件发怔,失神地坐进沙发里,双手掩住脸,低声抽泣。




  “别担心我,Amy…我…我需要离开这里一会。”James心碎地望着她,拼命克制住拥抱她,安慰她的念头。“别担心…我现在深陷痛苦,但我会很好的…”


  


  他深吸一口气,不再将目光投向Amy,转身快步走出门,坐进汽车里。他发动汽车,开到离已经不属于他的家还有两个街区的地方停下车,无声地垂下头,前额贴上握紧方向盘的手,肩膀不断颤抖。泪珠淌过他的面颊,沾湿他的手背。




  Sarah的家迎来了一个意外的客人。她进门时,恰好看见Steve正和人交谈甚欢,客人循着Steve的介绍望向她,故作讶异地挑挑右眉。




  “嗨,我是来找你的,关于新剧《Reverie》的事。噢,我是它的编剧。很高兴认识你,Sarah。”




  她登时愣在了原地——眼前正是她在酒吧里当树洞倾诉过的男人。Sarah的视线在他与Steve身上来回,震惊得拼凑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对、是…你说什么?”她皱着眉,似乎完全没听懂对方的话。




  “我是《Reverie》的编剧,Fisher。”他忙道。




  Sarah恍惚地回过神来。“那你们两个…是在…”




  “不,我只是和他聊一下男人间的事,和剧本没关系,那可是我的事业。Anyway,我这次是来找你的,我联系过你的经纪,她安排你和我在今天见面,你…不记得了?”




  “噢,对。”Sarah想起来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最近发生的状况太多,她都有些混乱了。想起自己和这位编剧说过的事,她清了清嗓子,朝向Steve,摆出一贯的玩笑口吻。“你先去看看孩子,我们——两个专业人士要聊商业机密了。”


  


  Steve耸耸肩,离开了。Sarah望着他的背影,暗暗松一口气。




  “好了。”他从包里取出装订好的剧本。“这是第一集的剧本,你先看看,我会给你解释大概剧情。”




  他们在沙发落座,Sarah一页页地翻着剧本,眉头拧得越来越紧。




  “这是…”Sarah阖上剧本,狐疑地开口。她没把话说完,但Fisher明白她的意思。他点了点头。“是的,那次谈话是我灵感的来源。”




  “简而言之,就像上面写的,很多人深陷在美好的梦里,无法自拔,你的角色则负责把他们从梦境里带回现实。”




  “我的角色会把现实和虚拟幻境混淆…”她低沉了嗓音,呢喃道。




  “Well…那也是这部剧的看点之一。”




  屋里安静了一会,她突然问:“最后结局是怎样的,我的角色?”




  Fisher不准备欺瞒她,坦诚地道:“我的脑子里装着好几个版本的结局,但第一集还没开拍,最后该是哪一款结局,还不清楚。这也是我来找你的目的,为了完成这则故事。”




  Sarah微笑起来,笑容夹着几分释怀。




  “好吧,我同意演这部剧。”



评论

热度(22)

  1. tianshengqs林懷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