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shengqs

她让我正视前方,让我思考未来。真正的爱情,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凝视对方,而是手挽手,一起凝视未来和创造未来——Angela。
此虽她言,亦吾心声。厚颜自夸,英雄所见略同。

镜像(十三)

林怀瑾:

发完这一章,我正好去打游戏,回来就写大结局咯。


文/林怀瑾


  Sarah没有在Amy的屋里久留。悬在她心上的大石在确认对方安好后总算落地,她支支吾吾地道过别,随手截下一辆出租回去了。
  
  Steve心不在焉地哄着昏昏欲睡的双胞胎,Sarah生气得抿紧双唇克制的模样不断在他的脑海里回播。他为自己逼得她将父亲的事提出来而倍感愧疚,扶着前额一脸懊悔。他并非有意惹怒Sarah,只是…今晚实在让他感到了严重的危机感。
  
  他知道Sarah在某些方面很疯狂,而且乐于挑战极限和刺激,可她从来不会到擅闯民宅的地步,击碎玻璃爬进去找人,足以显露出她对Amy的在意。
  
  想到Amy,他忽然记起自己手机里还有James的电话,当初在剧组聚会上以两位女演员各自的丈夫身份交换过号码,存进去以后就没拨出过。他取出手机,犹豫再三,还是摁下了拨号键。
  
  为了自己,为了Sarah,也为了这个家庭…他需要知道Amy究竟发生了什么事,James也许会知情。或至少,他会能让Steve找到真相。
  
  等候了几秒,电话终于接通。James的嗓音有些嘶哑,低低地问了一句。“谁?”
  
  他在脑中迅速组织好言辞,试探地以平常的语气约对方出来喝酒,James想了想,答应了。
  
  Steve的心情霎时蒙上一层阴影。James不会喝酒,至少就他一直听说的那个“顾家好男人”James不会。即便会,这个时候他也应该去陪伴刚才似乎失踪了的Amy身边,而不是同意某个不算相熟的人出来饮酒,郁郁寡欢。
  
  他即刻清楚,这对模范夫妻十几年的婚姻旅程已经完结。这算什么?他不理解来龙去脉,但不认为Amy是那种心狠的人,可James…他究竟在想什么?
  
  恰逢这时Samantha带着女友来探望Sarah,他顺势把两个孩子就交付给这对年轻情侣,怀着满腔的愁绪抵达电话里约好的清吧,在吧台边,James的身旁落座。
  
  Samantha若有所思地望着男人低落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
  
  酒过三巡,他才把话题引到了此行的真实目的上。James惊讶于他的知情,但经他解释,也就没有多想。他叹了口气,接过Steve推来的倒满伏特加的子弹杯。
  
  “我感觉我犯了一个错。”他道,“每时每刻,我都在想这件事。”
  
  “别想了,老兄。”Steve拍拍他的肩膀,尔后为自己也点了一杯,却没有喝,只是静静地观望杯身由于冷气不断凝结出的水珠。
  
  沉默良久,他终于开口。“她们在一起,这会儿。”
  
  James闻言一愣,缓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Steve心情复杂地和他碰了一下杯,语气满怀感慨,双眸透着受伤的神色。“我不知道你怎么忍受得了,过没有她的生活。”
  
  “你放弃了Sarah?”James讶异道。
  
  “不…她今晚就会回家,只是去看看Amy的状况。”Steve把酒一饮而尽。“但我开始觉得自己在做一件错事,老兄,她今天把一些事情…她从来不提的事情搬了出来,而那都是我的缘故。”
  
  James看了他一眼,视线饱含同情。“我能理解。”
  
  Sarah推开家门,正巧碰见妹妹及其女友一人抱着一个娃,在给他们哼催眠曲。她挑挑眉,从容地步入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这个时间你找我干什么,Sam?”
  
  “只是探望一下你——顺便看看我可爱的外甥女。”Samantha小声道,折回卧室把孩子放进婴儿床,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望见一脸疲相的Sarah,索性直入主题。“你最近似乎很憔悴。”
  
  “是啊…照顾他们太累了。”Sarah揉着眉心,叹息。
  
  两个女孩聊起了家常,Samantha说她把女友带去见家长了,妈对人很满意,所以她准备等一切都稳定下来以后,就筹备求婚的事宜。当然,说到后半句,她先把人支开了。
  
  Sarah没怎么注意听,只是迷糊地点着头,脑袋靠上沙发休息。Samantha打量了她一眼,微摇摇头。“你对自己实在太严格了,Sister.”
  
  Sarah并未在意,目光聚焦上天花板,出神呢喃。“是啊…”
  
  Samantha瞧着她,眼底划过一丝心疼。她敛起眸,坐到Sarah身旁,倾斜身躯,亲昵地让脑袋靠在人肩膀上。“你知道吗,Sarah,出柜的时候我很害怕。别理解错了,我知道妈希望我们幸福,不论作为什么人,身边陪伴的是男是女。但我知道她担心我们会因为童年的事情产生心理阴影,不去对异性动感情。我害怕她会误会,认为我过得很不开心。”
  
  Sarah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她现在可不会这么觉得了。”
  
  Samantha不禁也笑出声。“是的,这么多年了,她总算没有再把‘同性恋’和‘不幸’挂钩,知道我过得比谁都快活。但我反而很担心你,你把她的想法看得比任何事都重要,尽管我们心知肚明,她最在乎的是我们能否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Sarah垂下眼睑,一言不发。
  
  Samantha的女友也把孩子闹出的混乱收拾得差不多了,Samantha见状站起身,回头俏皮地眨了眨眼睛。“我会告诉妈我来过——是她派我来看看你的状况的。”
  
  “这就解释了你今晚怎么这么多愁善感。”Sarah恢复常态调侃了一句,送俩人出门。
  
  她环顾四周,屋里空荡荡的——Steve还未回来。
  
  Sarah先进了卧室,倚着门框,安静地凝望孩子们安详的睡颜。随后她掏出手机,给最常用联系人那一行的第一位拨去一通电话。
  
  “谁…”那边的人很快就摁下了接听,嗓音听着还有些乏,很快又清醒过来。“噢,Sarah?”
  
  “是的,妈…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聊一下…”
  
  Sarah沉默了半晌,直到感觉那方的人在等候中渐渐酝酿出了睡意,才缓缓开口。
  
  幸运的是,Amy的两个孩子极其懂事,只需要一本童话书,Jackson和Ava就顺利睡着了。Amy把书搁到床头上,俯身给两个孩子各一记在额头上的吻,小心走出卧室。
  
  她倚着走廊的栏杆,低首望向一楼紧阖的门。
  
  Amy感到自己的心都被某种奇特的满足感填满了,她知道Sarah不在身边,却没来由地产生一种人就在门口的错觉。好像她们离得如此之近,Amy只需要推开门,就能把人迎接回家。
  
  她知道事情远没有自己梦里那么美好。Amy打了个呵欠,慢悠悠地踱进自己的房间,直到铺天盖地的睡意席卷她的大脑,将意识控制在半梦半醒间时,才恍恍惚惚地记起一楼的窗户好像是被打碎了。
  
  噢…得先把这个处理掉。Amy在困倦里挣扎着坐起身,摇摇晃晃地下楼,给熟悉的家装公司打电话,请他们第二天赶来修理。
  
  随后她就在沙发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Steve还在酒吧和James聊天,愈发地推心置腹。他们谈到各自对爱情、家庭的看法,不约而同地丧气起来。
  
  “离婚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那个人是Sarah。谁能猜得到她们的关系会这么深入。我以为她就是崇拜而已,没想过…”
  
  “你不需要和她离婚,老兄,”Steve叹了口气。“你没有妨碍她的幸福。”
  
  “我后悔过,真的,非常后悔。我想飞奔回她面前,但是那样…我只会让她一辈子活在愧疚里,而她是……我见过最美好的人,我不能那么自私,Steve。我不能毁了她。”
  
  James的酒量远比Steve想象的好,他虽然晚到,但摄入的酒精量一点不比对方少,他都开始感到晕眩了,而James仍然咬字清晰,逻辑分明。
  
  Steve晃着空空如也的酒杯,自嘲地笑笑。“放手成全。我就做不到这么伟大。”
  
  “告诉我,”他说着,转头看向James。“你爱她吗?”
  
  James咽下口中的酒液。“我视她比自己的生命还重。但这也是为什么…我必须让她离开。”
  
  Steve被酒呛得连连咳嗽,呛得连眼泪都流了出来。他的嘴角下撇,又紧紧抿起双唇掩饰。酒保摆上来又一杯,他倦怠地伏下身,眼睛盯着透明的酒杯,将下颚抵在吧台上,唇角高高扬起,语气似在呢喃,意识看起来已不清醒。
  
  “To the woman we love.”
  
  最后是James通过优步叫来一辆车,把他送回家去的。为防他呕吐,司机特意打开了窗户,让冷风不断吹袭他的面颊,期望这样能把人吹醒。
  
  Steve揉着脑袋,迷迷糊糊地下了车,被Sarah接进屋里。


  “What the…”Sarah把后半句脏话咽回肚子,扶着他坐上沙发。“我去倒水。”
  
  “等等,等等,Sarah。等等…”Steve伸手拉住她的手,把人牵到面前。“我爱你,你知道的,对吗?”
  
  Sarah身体一僵,又瞬间放松下来。她无奈地摇摇头,安抚地拍拍他的手背。“我知道,我也爱你,但你这会真的醉过头了,Steve。”
  
  “太好了。你知道。你知道。”Steve还是不愿意放手,低沉的嗓音无端地添了一份稚气。“我们离婚吧,Sarah。我们离婚。”
  
  Sarah登时愣在原地,她微弯下腰,抚上Steve有些发烫的脸颊。“你喝醉了。”
  
  “不…我没有。”Steve握住她的手,抬头迎上人的目光,双眸清澈有神。“我没有醉,Sarah。”
  
  “我们明天再说。”她神情柔和,语气极具耐心。
  
  “明天我或许会改变主意。”Steve吻了吻她的掌心。“Sarah Shahi,我此生的挚爱。你愿意和我离婚,从今以后,不论贫穷或是富有,健康或疾病,男婚女嫁…”讲到这里,他有些哽咽,又硬生生地压了回去。“各不相干吗?”
  
  “不行。”Sarah不得不承认她在那刻有所动摇,但还是坚定地摇摇头。“我们明天再说。”
  
  “我不想看着你背负那么多生活,Sarah。”Steve紧握住她的手。“你不会开心的。就算你再擅长演戏,我也能看出来。孩子还是由我们两个一起抚养,我永远是他们的父亲,你没法把这点从他们的生命里抹除的。”


  Sarah张了张唇,却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她只能重复那句话。“你醉了,我们可以明天再谈。”
  
  Steve松开Sarah的手。“去睡觉吧,Sarah。我今晚睡这里就行,当个厅长。”
  
  滚烫的液体划过他的两颊,他意识到那是自己的眼泪。于是他趴倒在沙发上,把脸深深埋进柔软的抱枕里。
  
  “Please.”

评论

热度(25)

  1. tianshengqs林懷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