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shengqs

她让我正视前方,让我思考未来。真正的爱情,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凝视对方,而是手挽手,一起凝视未来和创造未来——Angela。
此虽她言,亦吾心声。厚颜自夸,英雄所见略同。

镜像(十二)

林怀瑾:

文/林怀瑾


  Amy没有留下房子,她把钥匙托一位共同朋友交给了James,自己则找到那位当初租给Sarah房子的老太太,请她把钱款转给Sarah取消交易,然后租了一年的时间。


  她趿着拖鞋,在空无一人的房子里悠悠晃荡。孤寂感趁机占据她的心灵,牵引着她从通讯录里搜寻Sarah的名字,但她没能摁下拨号键。


  入夜,她捧着一杯牛奶,身躯软软地陷进沙发里,猜想Sarah这会在做什么,是哄着那两位天使,还是为了新闻上所说的新剧熬夜默背角色的生平…?


  她回到卧室,想着Sarah入睡了。


       第二天,她和Sarah合作了最后一幕。Amy离婚的事没有外传,只有她最亲近的几个好友知道,他们不清楚个中缘由,仍一致保护着Amy的隐私。戏份杀青后,Sarah主动找上Amy,给了她一个拥抱。Amy深深嗅着她发间的香味,内心泛起一阵酸涩。在这之后,她的工作只需要进录音棚为“机器”配音,也就是说,这会是她们最后一次见面。


  Sarah抱得极紧,又惶恐伤害到她,稍微放松了点力道。她闭起双眸,在分开时侧过头,不引人注意地轻轻吻过Amy的脸颊。


  Amy满足地浅笑,面颊透着羞赧的红晕。她点点头,道别后坐进出租车里只身离开。Sarah望着汽车飞驰而去,内心不由得生起一丝不解。James再过不久就要进组参演,Greg已经确定过,他这阵子没有其他安排,可为什么忽然不来接送Amy了…?


  离婚事宜处理完善,Jackson与Ava也被从德州带回了纽约,Amy和James都和孩子亲近,也不愿意让对方承受分离的苦楚,商讨过后,决定让他们先住在James家里——也就是他们原来的家,但他们仍有自己的意愿,可以随时去Amy的房子住。


  Jackson的双商比同龄孩子稍微高些,很快理解了俩人已经无法回到过去的现实,他感到苦涩异常,撅着唇在两个家来回了好一段时间,也渐渐适应了这种新生活。Ava的表现和过去无异,似乎还未意识到分居的意思,或者说,心思纤细的女孩子明白怎样才能让两位疼爱她的父母安心。


  录音不相比拍戏,需要等背景搭建、演员到位、道具准备…Amy得以腾出大半时间陪伴两个孩子,在新家里为他们烹饪点心。James没有出现,他今天得去片场,而且,这样暂且对他们最好。


  Amy从烤箱里取出制好的曲奇,小心翼翼把盘子搁上桌,随后四处去寻孩子的位置。


  Jackson正在他的卧室里,蹲在地上试图打开一个他从德州带回来的小笔盒。它的表面有些地方泛着锈迹,看起来稍微有些年头了。


  Amy倚着门框,含笑弯下腰打量Jackson怀里的盒子,好奇地发问:“这是什么?”


  Jackson没抬头,还在使劲掰着铁盒。“外婆说这是你小时候的东西,我打不开…”


  就像心弦忽然被触动,Amy脸上的微笑滞了一秒。她陪着孩子坐到地上,接过笔盒细细端详,在接口处发现了一个凹痕。


  “瞧,在这儿。”她用巧劲摁着凹痕打开盒子,开启的一瞬间,里头的东西就都被震了出来,散落在地。


  “这是谁,妈妈?我看过你小时候的照片,不是这样的啊…”Jackson把笔盒里的其他东西都取出来,整整齐齐地列在地板上。分别是一张已经泛黄的明信片,依稀能辨认出上面的图片是东京铁塔;几张没过塑的相片,尺寸稍大,因此边角都被折了一些,才能塞进这个小小的笔盒里。


  相片也显得老旧,画面被毁得差不多了,但Amy仍认出了其中一张照片的背景,正是她现在租下的这个房子。


  Sarah去玩耍的时候经过这里,让她时髦的老妈拍了张照片。然后就兴冲冲跑来找Amy,让她也看看外界的模样,感受一下Sarah所拥有的、行动自如的自由与畅快。


  Amy捏着照片,轻轻拍拍Jackson的发顶。“是妈妈的一个朋友,我做了点心喔,放在餐桌上,去吃吧。”


  Jackson应了一声,起身跑出房门。


  Amy珍惜地收起照片,把它们一张张地摊平,放上掌心。她望着相片里笑容灿烂的Sarah,忍不住轻笑出声,高高扬起唇角。


  她们分明忘记了过去,又在不自知的情况下…悄然爱着对方。素来胆小的Amy迎来了一个去日本拍摄广告的机会,二话不说就只身前往。而决心要为这个令人疼惜的瘫痪未来女友游遍天下的Sarah作为一位甜食嗜好者,愣是克制住了自己的饮食习惯,近乎偏执地锻炼身体,即便这段往事被逐渐遗忘,她仍旧记着这些——不知从何而来的执念。


  Amy觉得满足,这感觉如此真实。她将相片放回盒里,收进自己卧室的抽屉。


  Sarah和James碰面了。他不知道对方就是Amy心心念念的人,毫无顾虑地把低落显露在外。Sarah在休息间隙找了个机会坐到他身旁,但不准备开口询问任何有关Amy的事。


  她在害怕,害怕事实会和她有一瞬冒出的猜想重合,怕自己真的成了一个家庭被毁的罪魁祸首。


  她不知所措,而James却渐渐地瞧出了不对劲,没过多久,他的手机收到了推送的新闻,是第十集结束时Amy接受的个人采访。他忍不住点开视频,又暗暗骂了自己一句。


  “生活里…大多数人都在做着牺牲。”Amy的嗓音带着哭腔,采访途中几度哽咽,视频的剪接痕迹很明显,可以看出她哭过一回。


  他开着外放,虽然调小了声音,但就坐在他身旁的Sarah恰好把一切收入耳内。她神情蓦地黯然,抿着双唇一副隐忍的模样。就是这个表情让James恍然大悟,他关掉手机,回过头。


  “你知道Amy在哪吗?”


  Sarah一愣,摇摇头。“不,这事你不是应该比我清楚吗?”


  “…是的,”James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这件事。“她…她搬出去了。”


  “什么?”Sarah如遭雷击,惊愕得怔住了。“但…为什么?”


  James深吸进一口气,又缓缓呼出。“我想你知道,有很多事情…不能勉强。”


  那一下午,Sarah的拍摄都有点不在状态。她最担忧的事情被证实,已经顾不得Steve的感受了,她毁了Amy的家庭…拍摄结束的下一秒她就浑噩地钻进出租车里,直奔Amy的新家去。


  她还不知道自己的租金被退回来的消息,房东给她打电话时,是Steve接的。但她有种直觉,Amy只会在那儿。


  她没直接回家的事很快被经纪透露给了Steve。他攥紧手机,再三检查上次转账的信息提示,咬了咬牙,把两个孩子放进婴儿车里带上车,踩下油门往房东在电话里说过的地址而去。


  他相信Sarah,但仍无法控制地感到恐慌。


  Sarah在门口敲了几下门,但始终没有人应。她透过窗户望见里头已经不像第一次看见时堆有薄尘,搬进了许多崭新的家具,而且在鞋柜前摆有几双平底鞋,都是Amy常穿的款式。


  她给Amy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没被接——十几年的婚姻结束,她难以想象Amy都在经历着什么,心焦如焚。


  她没带这幢公寓的钥匙,于是砸碎了最近的一面窗户,小心翼翼地爬进去,她的手掌被一块玻璃碎片划破了,但程度很轻,只渗出几丝猩红,就没再往外流血。她在客厅抽屉里找出创口贴,撕开包装贴上伤口,快步跑上楼梯。


  “Amy——?”她轻喊着。


  无人回应,偌大的房子寂静得有些吓人。


  她继续给Amy打电话,大约三十次后,Steve的电话切了进来。


  “Steve?我现在有点忙,我在找……”她的语气有些急切。


  “下来,Sarah Shahi。”Steve打断她的话。“不用说了,我就在门口,下来开门。”


  Sarah跑下楼,Steve让车门敞开,把两个孩子放在驾驶座上。他双手抱胸,昂起头颅,眼睛略微眯起——他瞧见了窗户上的玻璃碎片。


  “跟我回家吧。”他压着内心涌起的怒意道。相信Sarah。他在心底默念。


  “不,我不能,至少现在不行,我得找到Amy。”Sarah干脆利落地拒绝了,她的目光转向驾驶座上的两个孩子,焦急的表情缓和下来。“我会回去的,我保证。”


  “…她怎么了,你非找到她不可?”


  “她…”Sarah刚想解释,又想起这事属于Amy的隐私,料想她应该不大愿意被别人知道,又把话咽了回去。“我不能把事情告诉你,那是她的私事。”


  “那么为什么你又要关心呢?交给其他人不好吗?比如James,她的丈夫。”Steve一时激动,声音也提高了不少,但很快又压了下去。


  “你必须相信我,Steve。”Sarah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你宁愿非法闯入一间不属于你的公寓,就为了找她,你还让我相信你,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让双胞胎留在家里…”他的话未说完,就被Sarah打断。


  “不要把孩子拽进这些事里…!”她表情浮着愠怒,在一个转头间又被她强行平息下去。“我们会在一起生活很久,但如果我们想做好这些,我们就需要信任彼此。”


  “那就跟着我回家。”


  “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至少不会再犯,我不会离开你,我发过誓不会成为像我父亲一样的人,我不会抛弃我的家庭!”Sarah提高了嗓音,在这种状况下提到父亲,她的语气不免有些颤抖。出于愤怒,也出于痛苦。


  Steve愣住了。这是他第一次听见Sarah提及父亲。过了半晌,他沉默着点点头。


  “我们在家等你。”


  Sarah坐进秋千里,直等到暮色四合,才望见路口驶来的车里在一闪而逝的路灯下逐渐清晰的瘦削身影。Amy讶异地望着秋千上的人,目光在开启的门、打碎的玻璃窗上徘徊。她张了张唇,把所有疑问咽回肚子里。


  Jackson和Ava极有礼貌地和Sarah打过招呼,随后就互相争夺着第一冲向二楼,Amy带着笑意喊二人当心点,深呼吸一口气,这才转向身旁的人。


  “Sarah…?”

评论

热度(19)

  1. tianshengqs林懷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