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shengqs

她让我正视前方,让我思考未来。真正的爱情,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凝视对方,而是手挽手,一起凝视未来和创造未来——Angela。
此虽她言,亦吾心声。厚颜自夸,英雄所见略同。

【肖根】Summertime Sadness(四)

Julian Sorel:

电梯间戳这里


      第四章


  荒岛的夜晚终究是孤寂且冰冷的。为了不让Sam受凉,Root不得不在对方含着期望的注视下,晃悠悠地荡出身后那条毛茸茸的尾巴。


  Sam抱着她的尾巴,她抱着Sam,总算平安无事地渡过了几夜。


  “我们怎么才能逃出去,Root?”在她强烈要求下,Sam总算把对她的称呼改成了Root。


  Caroline Turing只是她众多伪装身份的一个而已。她说。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Root实诚地摇了摇头。“姑且盼着杀手的老板再安排几个人来,我们好乘坐他们的交通工具离开。”


  Sam听懂了二人可能要在这里过上很久的潜台词,低下头沉默不语。Root想揉揉她的脑袋,被她不情不愿地躲开。


  “你说你是个雇佣杀手,你有任何组织吗?他们会不会来找你?”Sam又蹦出一句话。


  “噢,亲爱的…”Root心疼地道,“我不属于任何组织,一向独来独往。”


  “那我们是没救了。”Sameen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
      
  天刚拂晓,Shaw就自觉地收拾好她们的行李。Root还在房车里补眠。周围安静下来,她总有种对方的呼吸就萦绕在自己耳畔的错觉。


  Shaw打包好野营的用具,摇摇头把这个念头甩出脑海,上前若无其事地敲了敲车门。


  “该走了,Root。”


  门被缓缓拉开。身着睡裙,睡眼惺忪的Root打着呵欠出现在门后。“噢…这么快。说起来,我昨晚和John通过电话,他同意教你。”


  “什么?”Shaw愣了愣,然后想起来自己昨晚稀里糊涂定下的交易。平心而论,她倒也不觉得那算什么坏事,她原本就厌烦普通人的生活。“噢,Reese挺不错的。”


  “当然,不止是他,我会和他一起教你。他负责枪支、格斗技巧的运用,至于我——”Root弯了弯唇,笑容里透着几分狡黠。“亲爱的,我将教你怎么最好地利用自己。”


  ……


  螺旋桨转动的震耳欲聋的声响从她们的上方稳稳降下。Sameen——就如同她未来与Root每次碰上危险时所做的那样——下意识地挡在了Root的身前,满脸警惕地看着从舱门下来的高个男人,另一只手紧紧握住口袋里的军用匕首。


  Root挑了挑眉,对小患者展现出这么强的保护欲有些意外。


  Sameen紧张地盘算着,如果Root能成功牵制住他几秒钟,也能给她足够的时间切断这个西装男的要害。


  那个男人理了理衣领,迈开长腿慢腾腾地朝二人走来。Root与他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接了片刻,随即弯起唇角,气定神闲地摸了摸Sameeen的发顶。


  此举使她立即受到了小个子的一个白眼。她垂首望着Sam如临大敌的表情,脸部线条柔和起来。


  “我不觉得他是那些杀手之一,甜心。”


  “你们还好吗?”男人打量着警戒心极重的Sam,脚步在两米开外就停了下来。


  “还算不错——她是个不错的助手。”Root说着,把另一只手搭在Sameen的肩膀上。“Harry去哪了呢,John?”


  这俩人认识?Sam当即撇开了脑袋,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不给她再把手放上来的机会。


  “Finch有他的事要处理。”他说完蹲下身,让自己和Sam目光平视,神情尽量温和。“我是来接你回去的,你不该被卷进这个人的事情里,太危险了。”


  他看了Root一眼,眸里颇有几分责怪的意味。


  “去吧,等我一会儿。我,呃…我会带你回家的。”他不知道如何和小孩打交道,只能尽量摆出一张和蔼的脸,尴尬又不自在地指了指直升机。


  Sam看看他,再看看听见这话时笑容微妙的Root,轻轻摇了摇头。“我只和她一起上去。”


  John的脸色出现了一瞬的阴沉,他站起身,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对着空气点点头。“我知道,我尽量。”


  Sam这才发现他耳朵里藏了一个小巧的耳机。


  John的目光落到全程守在Root身前的Sameen固执的脸上,再对Root开口时,语气里流露出明显的怒意和不敢置信。


  “你对一个八岁的小孩迷魂了?”


  Root的表情像是忽然被噎了一下,对有这种猜测的John露出嫌恶的眼光。她无奈地叹一口气,伸出食指点了点Sam的肩膀。


  “干嘛。”Sameen看不懂这两个成年人的谈话,表情有点不爽。


  “你对我有什么感觉,Sam?”


  “我应该感觉到什么吗?”她反问,随后她注意到男人的表情有一丝意外。“你知道我没有这种能力,既然你非要说…我觉得你非常欠缺教训。但至少你没有让我在这里冻死。”


  Root无辜地耸了耸肩。“如果你死了,我就得自己烤鱼了。”


  Sam撇了撇嘴,她知道Root说的都是真话。“现在我后悔了,我自己去坐直升机。”


  话虽如此,她的脚还是一步都没有挪过。


  “瞧?”Root向着John示意。“如果我用了我的特殊能力,她就不会还对我摆出这么一张臭脸,她应该喜欢我,愿意为了我做任何事——但看在上帝的份上,John,她只是个八岁的孩子,我不会这么越过这条底线。我们都经历过这么多事了,John,你真的应该相信我。”


  “现在,我们得走了。Ugh,在这呆得太久,我感觉我这辈子都不会想吃鱼了。”


  很快的,他们照着来时的航线跨越了大洋,成功停降在纽约一幢高楼的天台。Finch很有远见地带着两套干净且体面的衣服出现。


  尽管Sameen并不乐意,Root还是捏着她的脸,笑意嫣然地亲了亲人面颊。


  “下次见,我的小客户。”


  由于年纪不足,Sameen不得不进入寄养机构。Finch暗中给这孩子送了不少资金和帮助,半年后,他才收到Sam不过一星期就逃离了寄养家庭的消息——他们显然是为了Finch庞大的资金才一直守着这个秘密,但生日贺卡必须附上的本人照片让他们暴露了。


  Finch首先找上了Root——不为别的,他知道Sam和对方在荒岛上共处了好些日子,没人知道Sam是不是已经发觉了对方不为人知的那部分。


  譬如说,她的狐狸尾巴。Root或许会为了这点灭口。Finch有些忧虑,他知道Root能做出怎样伤天害理的事,但同时,他也期望这个女人不会真的丧心病狂到对一个未满十岁的孩童下手。


  “她逃走了?”Root的语气平静,没有一丝惊讶。“噢,我很理解为什么她会这么做,只是…你找我又为了什么呢,Harry?难道我会藏着她吗?”


  Root故作委屈地瘪了瘪嘴。“你怀疑我会对她下手——那真让我伤心,Harold。你和我都知道我不是那种人。”


  “…事实上,我不知道。”Harold神情复杂地抿起嘴。“我会继续调查的,但…只是提醒一句,Ms.Groves。”


  “如果你伤害到她,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除掉你…我希望你知道这点。”他的语气前所未有地强硬,刻意压低的嗓音显露着威严。


  “当然,当然。”Root笑意盎然地道,对他的威胁毫不在乎。


  但没用上Finch太久的时间,他就发现,纽约市的档案里多了位叫做Samantha Groves的女人,在这个名字的记录下,有一份官方的、正式的收养文件。


  Sameen Shaw。她的养女。


  Sameen在餐桌前吃着她带来的点心,面无表情地抬起脑袋看向对手机撒娇的Root,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一抖。


  ……


  即便共处了十年,Shaw还是没能挖出Root的过去,甚至是她的背景。她们的生活里充满了太多的谜团。


  尤其在Shaw和Harold与Reese日益熟悉,逐渐掌握二人的性格后,更觉古怪。


  这两个三件套不离身的男人极富正义感,不惜跨过法律的界线在纽约扮演英雄的角色,很多时候,他们就是在用自己的命换取尽可能多的普通人——号码们的性命。


  他们和为钱杀人的Root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即便有交集,也该处于对立面才是。


  “我听说你没吃早餐。”


  在健身房里埋头训练,汗流浃背的Shaw忽然感到脊背上多了一只柔软的手。她放缓动作,逐渐把呼吸调整平复。她不满地抬起头,和笑得一脸慈祥的Root四目相对。


  “Reese还真什么话都和你说。”Shaw接过她递来的能量棒,思忖两秒后,无所谓地撕开包装。“你找我干什么,我以为你还有工作要顾。”


  “是的,关于那个…Harold插手了,他在保护那个普通人,我不想和他对着干。”Root耸了耸肩。


  Shaw发出一声嗤笑,在对方嗔怪的眼神里自顾自吃完了整条能量棒。


  “你知道我和他们的关系有多微妙,如果我做得过火,下一个要我命的人就是John了。”


  “也不尽然。”Shaw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把包装袋放在Root摊开的掌心里。“他现在基本所有任务都会叫上我,或者根本就让我一个人处理。如果你越过和他们约好的那条线,我相信第一个要你命的人会是我。”


  “你瞧,这就是为什么我推掉了那份任务。”Root坐上旁观的椅子,好整以暇地看着Shaw用毛巾擦拭身上的汗。


  她绝对不是故意不易觉察地咽了咽口水。


  Root赶在自己的视线变得更加直白以前别过了头。Shaw注意到她的反常,莫名所以地瞟了她一眼。


  “言归正传。你找我干什么?”被这么盯着的感觉让Shaw有些不自在,她索性放弃了今天的训练计划。“别告诉我就是给我补个早餐。”


  “……”Root哑然,她张了张唇,正准备承认,却因为突然涌起的一阵心虚悬崖勒马,临时改了口。“当然不止如此。我需要你去接近一个人。”


  “新目标?”Shaw感兴趣地挑挑眉。


  “也不尽然。我监视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Root饶有兴味地眯了眯眼。“我听说你一直在向那个柔情铁汉探听我的过去。”


  Damn it,Reese。Shaw在心底骂了那个大个子一句。“是,我问了,他没给过我半点有用的信息,只是叫我尽可能地远离你。”


  Darn it,John。Root的嘴角下撇了几分,小心眼地揣摩起报复他的方式来。


  远在一千米开外做着监视工作的John突然连打了两个喷嚏,收到Finch关心的问候。“一切还好吗,Mr.Reese?郊外是有点冷,你带齐保暖的衣物了吗,我可以给你送过去几套。”


  “我很好,Finch。估计是Shaw在怨念我这次没有带她来盯梢。”John玩笑道。


  “…我们不能让她知道这些,你继续追踪Mr.Lambert的一举一动,我去购置两件外套。”Finch从图书馆那个他呆了不知道多久的位置起身,走向大门,皮鞋踏地的声响一轻一重。


  “和你的过去有关?”Shaw很快抓住了重点。


  “——是的,可以这么说。他们的组织隐藏太深,我到现在也只能找到她这一个成员…”


  “一千万。”Shaw打断她的叙述,开价直截了当。


  Root露出满意的笑容,冲她点点头。“如果你成功找到我想要的消息,我给你双倍的价钱。”


  “成交。”


  她们的新交易在当晚就传入了Harold Finch的耳朵。他勃然大怒,但仍然压制住怒气保持一贯温和且礼貌——或者说傲慢的态度和Root争论。


  他们吵架的时候,Reese和Shaw就跑到图书馆楼下的酒吧,胡乱下着赌注相互灌酒。


  ——那两位看起来丝毫不会老去的天才在争论的时候总会牵扯上各种各样的哲学、物理学,有时甚至会引用上哪个诗人的词句。Shaw有一回用监听器偷听他们关于号码的争论,却莫名其妙地收获了一大堆形而上学的知识,虽然每个单词她都听得懂,但连起来——就完全不明白他们在吵些什么。


  John和她一样,也时常对自家老板的言论一头雾水,但近朱者赤,这么多年下来,他好歹能清楚一两句名言的出处。


  只不过这回,Shaw发觉事情或许没有单纯担忧她以身涉险那么简单。


  Root毁掉了她安装的监听器——实际上他们一直都知道Shaw在暗中监听,但出于对她的宠溺,他们从来没有拆毁那个装置,任由Shaw听着他们对道德与人性的讨论。有些时候他们吵到最后,往往都会从争论变成给Shaw教学,烦得准·特工主动关掉耳机。


  这次不一样,这次他们是动真格了。


  “我在查出她具有那种基因的时候就警告过你,别把她卷起这些事里。”


  “你知道她迟早都需要面对那些人。”Root强硬地道。


  “我们拯救生命,Ms.Groves,你让她执行的又是什么工作?眼下这个当口,你把她推给Decima的人,无异于送她去死。”Harold的脸庞因愤怒而涨红。


  “至少现在他们还没查出Shaw的真实身份,不是吗?我们都需要这个组织消失。”


  “那是你的私仇,Root。如果你执意让她进行…”Harold抿起嘴唇,表情僵硬。“至少你要让她得知真相。她应该有选择的权利。”


  Root一滞,随后缓慢点点头。“我明白。”


  Reese望了眼在酒吧外等候女友与闺蜜结束闲聊的高个男人,不甚在乎地撇了撇嘴,让酒保为自己再呈上一杯深水炸弹。


  Shaw皱着眉头思忖楼上两个电脑天才可能有的辩论,在脑袋里冒出一大串量子力学的理论时摇了摇头,和大个子继续比赛酒量。


  “Reese,我得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准·特工当然知道只凭酒精是不能从John Reese的嘴里撬出情报来的,但…女儿家试试也无妨呀。


  她无端想起Root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


  “我可不能保证会回答。但,呃,你想知道什么?”John把酒杯凑到唇边。


  “为什么和Root打交道?你们天天让我提防她,恨不能把她隔离出来,既然这样,你们为什么还和她保持联系?”


  John皱起眉,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如实回答。“我猜到你会问她的事。她和Finch认识了很多年,老实说,我也不清楚她们怎么结识的。Finch从不喜欢爱打探的员工。”


  “那你呢?你对她有什么看法?”


  “Nah。”John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过去和她没有两样,唯一的区别在于,我是为国家杀人,她是为了金钱和复仇。”


  复仇?Shaw的精神登时振作起来,但没有揪着这点追问下去。她得让大个子毫无防备地抖出自己知道的部分。她招招手,让酒保不要断掉酒的供应。


  “Finch不喜欢她的行事方式,但他们的关系很特别,特别到他有时会打破自己制定的原则。”


  “那你呢?”Shaw看似随意地道。“我想起来,从离开荒岛到现在,我认识你得有十八年了。但这么多年,你的样貌似乎就没有变过。”


  “我?”John指了指自己,失笑道。“我倒是忘了把这个告诉你。”


  他压低嗓音,朝着Shaw的方向微微倾身,用只有他们俩能听得到的音量道:“我是个狼人。”


  “那Finch是…?”


  “我不能告诉你。”Reese恢复刚才的懒散,摇了摇头。Shaw注意到他的双眸异常清澈,微微泛着些狡黠的光。显然,刚才他并没有真的因为酒精上脑而“失言”。


  这下,Shaw也就无所顾虑了,她开门见山地道:“Root想向谁复仇?”


  “一个叫做Decima的组织。她被俘过几年,遭受过一些…不人道的实验。”John提起这些时神情有些惋惜。


  Shaw一时不知该做何反应,心脏隐隐疼起来,但并不要命,痛楚很浅,处于她能承受却又显得烦人的程度。


  “我们不是普通人类,Shaw。他们想把我们拉去做实验再正常不过了。我们只能躲藏在芸芸众生里,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个地方,以免引起怀疑。”


  “像我们这样的存在,只能在黑暗中行走。”John的语气有些沉重,他端起一杯酒,却迟迟没有喝下。


“但Finch让我意识到我们无需孤身前行。”


……


  圣诞夜。纽约处处充满了节日的欢乐气氛。道路上张灯结彩,几乎每间店铺都或贴或挂满了圣诞节的装饰。孩子们在吊着装饰灯的树下欢欣鼓舞,等待装扮成圣诞老人的男人带着礼物出现。


  Sam在七岁的时候就知道圣诞老人只是个神话了。她隔着窗户看楼下在雪地里蹦跶的几个邻居小孩向她招手,面无表情——在孩子眼里是凶巴巴——地拒绝邀请。


  Root刚给壁炉里添了一把柴,拍净手上的木屑。Sam听到木制地板杯对方恨天高的鞋跟碾压过时发出的呻吟声正在向自己靠近,旋即转过身,干净的黑眸盯着穿成性转圣诞老人的Root,摇摇头发出挑剔的评价。


  “太…”她在脑海里搜寻了一阵,终于找到了合适的词。“太性感了。你这样会毁了圣诞老人的名誉。”


  Sam正襟危坐,一本正经。Root则不在意地轻哼一声。


  “你说得好像那个成天在孩子堆里钻的老年人有多正经一样。”


  “那你至少得把胡子贴上去。”Sam指了指楼下那个满脸白色络腮胡的扮演者。


  “你更宁愿我戴着那个蹭你的脸吗?”Root轻描淡写地来了一句。


  “……”Sam皱着眉头想象了下,果断选择闭嘴。


  不远的电梯忽然传来“叮”的一声,她们齐齐转头,正好望见一位西装革履的圣诞老人正艰辛地把一棵和他差不多高的松树扛进厅里。等他出来后,躲在角落以免被树误伤的Finch神情复杂地从电梯里慢腾腾地走了出来。


  “噢,嗨,Harry。圣诞节快乐。”Root朝他扬起一个好看的笑容。


  “Okay…我觉得放在这里就可以了,Mr.Reese-。”他示意John把树搬到大厅的一处,尔后掏出手帕给员工擦了擦脸上的泥泞。“非常感谢。”


  “喔…这可是份大礼,Harold。”Root的语气吃惊之余又透着些早有预料的意味。


  Sam发怔地看着这棵有两个自己高的圣诞树,和Reese交换了一个“他们是不是脑子坏了”的眼神。


  John无辜地表示他不知道。


  晚餐是Root临时安排一位大厨制作的,Reese和Harold本来不打算庆祝什么节日,但既然Root主动邀请他们上门就餐,Finch觉得自己空手而来有些不大好。


  ——于是就有了现在杵在四人面前的圣诞树。


  “太过头了…?”Finch问。


  Root端详着圣诞树,摇摇头。“完全没有。”


  John把挂在指上的那袋装饰物递给Sam,用眼光示意了那棵尚且光秃秃的圣诞树。“喏。”


  Root和Sameen相视一眼,违背了原来吃晚餐吐槽节日传统的计划,上前给树挂起各种各样的吊灯来。


  “男生也别想闲着。”Root用眼角余光注意到John和Harold已经坐到了长方形的餐桌边,当即道。“杂物房里还有其他装饰,”她说这话时Sam瞥了她一眼。“把它们拿出来布置。”


  邻居的音乐有点响,导致他们不需要打开音响也能听到那首无处不在的《Jingle bells》,圣诞节欢乐、温馨的气氛无孔不入地渗透了这幢别墅,他们各司其职,逐渐投入到自己今晚的角色中。


  一个热爱佳节的人类。


  Sam踮起脚尖,把一颗灯球绑在树的一角。Root微微弯腰,帮助她检查一切是否稳固。她们的呼吸在细微的电流声中交织。Sam拧起眉,抬头看向Root。


  “我以为你不喜欢圣诞节。”


  “我只是对它没有什么感觉,甜心。”Root没有在意,随口道。


  “那为什么在杂物房里放那些东西?”


  “以防万一呀,亲爱的。”Root每句回答都要加上对她的昵称,这让她有点心烦。


  “这套服装?”Sam继续追问。


  “如果你不喜欢,我明天就可以把它们都丢掉,Sam。”Root的表情软化下来。


  “不,我…呃。”她显露出的百依百顺让Sameen有些无措,连讲话也磕磕绊绊的。“我觉得你穿着它很好看。”


  但这下Root就又得意起来了。她缓缓扬起唇角,微笑既温柔又自信。“我知道。”


  Sam悄悄翻了个白眼。


  “Mr.Lee说晚餐已经准备好了。”Finch的声音吸引了她们的注意力,随后是烤肉的香味。


  噢……Root脑袋顶端冒出两只兽耳,由于愉悦微微摆动;Sam难得露出了略显憨傻的咧嘴笑,表情沉醉。John耸了耸鼻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餐桌边,双手稳稳地握紧刀叉。Finch则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西服坐上主位,把餐巾铺在膝盖的上方。


  四人微笑着目送厨师踏上电梯,随即,平安夜晚餐大战开始。


  John和Sam的争食简直斗得难解难分,但可以看出身为人类的Sameen还是略逊一筹;Root和Finch保持着用餐礼仪,在身边人抢食的时候仍然优雅地切割着盘里的肉。


  餐桌上觥筹交错,碰杯的清脆声响不绝于耳,酒波漾开的香气为屋里的氛围更添了一层温馨。


  Root和Finch看着他们莫名其妙的比拼,不由得相视一笑。


——


和可能在追这篇文的迷妹们解释一下,每章插入的剧情都处于不同的时间段。Root和Shaw露营的时候,Shaw只有十八岁。


Root给Shaw卧底工作的时候,Shaw已经26岁了。


圣诞节是Shaw十岁的事。


她是八岁遇到的Dr.Turing。


Root要比Shaw大二十六到二十七岁。


Root认识Shaw的父亲。


…噢剧透了。

评论(1)

热度(35)

  1. tianshengqs林懷瑾 转载了此文字